69中文网 > 倾君一梦负韶华 > 第三百二十章 守护着希望

第三百二十章 守护着希望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云螭显然亦不太理解这一切,毕竟发生得太突然了。

    清尹宿阳望着我,目光里满满的探索,仿佛能看穿我的身体一般。

    而我心中却最清楚!

    方才实在担心清尹宿阳受到伤害,故,在情急之下竟掬出了大地之气来砍伤了火凤王灸舞,然,这大地之气是我女娲一族特有的灵气,那火凤王灸舞是女娲大神所造,遇到我这女娲后人自是以主人相待,莫要说是要他脖子上那块“涅槃玉”,便是要他在我们面前自毁修为,他亦会照作不勿。

    “管他怎的了!”我无奈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握紧了手中炽热的“涅槃玉”道,“正事要紧!”

    许是摆脱了危险大家皆安心下来,故,也没想那么多,便又急急的返回了女娲宫中。

    “慕姑娘,咱们回来啦!”

    才开心地喊着这句话,我用力的扬了扬手中的“涅槃玉”,却不想一袭粉色身影自我面前一闪,我手中的炽热感登时消失了。

    原是那慕碧莲竟将“涅槃玉”直线抢了去,那动作之快,之轻犹如鬼魅,不光是我,甚至连清尹宿阳都一脸错愕,显然亦是没看清她何时又是如何出的手。

    “慕,慕姑娘,你,你怎的......”我想问,却又问不出来。

    只见慕碧莲的脸上挂着一丝诡秘异常的笑容,一块“涅槃玉”紧紧地扣在怀中,“噔噔噔”的倒退了好几步,放声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涅槃玉’啊‘涅槃玉’,我到手了,终是到手了!”她说罢目光竟微微一侧,冷冷地望向了站在一旁的慕清荷,眼神中竟满是嫉妒与憎恨,阴恻恻地说道,“哼,哥,你看看,这‘涅槃玉’如今在我手中,而非你啊!”

    我们实不知她此时究竟是在做甚么,个个神情讶异,谁亦说不出话来。

    然,那慕清荷却似早已知晓一切般,悲切地看着她,叹气道:“哎,莲儿,原是一切你皆知晓了,你皆知晓!”

    “不错!”慕碧莲的冷笑仍旧挂在脸上,声音冷得似要结出冰来,“我一早便知一切了!当年女娲娘娘种下莲子并注入大地之气,本以为结出花仙,却不想叶与花竟生出我们兄妹二人,这亦令她甚是为难。你我本为同根而生,又非一体,而这‘凝凘心’又只有一颗,故,一人成仙另一人便要灰飞烟灭,哥,我讲得可全对么?”

    她的话委实教我们倒抽了一口冷气,清尹宿阳更是急急地开了口,道:“慕,慕姑娘,你,你......”

    完全没有理会他,慕碧莲继续大声朝着慕清荷吼道:“哥,这些若不是我在女娲娘娘离开时偷偷听到你们的对话,只怕你要瞒我到死了罢,你只想自己修成仙身,可是么?你可知,我这些年来过的每一天都煎熬,那么多次跑出去,我都寻不着这‘涅槃玉’,你可是希望我一去不回,那样你便可心安理得了,可是么?”

    痴痴地望着她,慕清荷的眼中被悲哀填满了,微微地摇着头叹了口气,道:“莲儿,若是你知女娲娘娘与我所说之事,便该知只有那纯良之心方能修成正果,若是心怀恶念便是有这‘凝凘心’亦是要灰飞烟灭,且,那妒恨更是万恶根源,你可明白么?”

    “够了!”收住了笑意,慕碧莲的脸色由红变青,仇恨的目光犹如一把利刃刺向了他,“事到如今你还哄我么?妒恨?你骗我在先,如此自私,难道自私便不是恶么?我告诉你,无论是你还是女娲娘娘,谁亦休想决定我的生死,休想!”说到这里,她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是翻涌起了汹涌的波涛,“哥,永别了,待我修成仙体脱开莲身,定会好生感谢你的!”

    说罢,她合个儿将那“涅槃玉”吞入了口中。

    张开了双臂呈飞翔状,脸上露出了一个极美的笑容,只见她身子缓缓沉浮在空中,渐渐向好女娲神像飘近,一股寒气自神像中牵出仿佛与她的心口处散发的热流交织到了一起,且迸出了七彩霞光。

    此刻,想必是她自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罢。

    然,幸福总是来得过于突然,又消失得过于唐突了。

    “哥,好难过!”慕碧莲在空中开始了痛苦的扭动,口中哀嚎不断,“哥,哥!”

    才凄厉的喊出这一声,她整个人便如同一朵烟花,“啪”的一声碎成了金光闪闪的粉末,只留下那“涅槃玉”被一圈光包裹着,在空中仍旧沉浮。而与此同时,那女娲神像亦跟着轰然崩塌,一颗晶莹剔透花苞出现在空中,与“涅槃玉”相汇融合,跟着一瓣一瓣的盛开,最终化成了一朵流着金光的荷花。

    静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慕清荷不发一语,只有两行清泪自眼眶中默默地流淌着。

    浮起身去捧下了那朵金色荷花,他蓦然失声道:“莲儿啊莲儿,你怎的就如此傻啊!是我的错,是我不能替你受这过,我不配做你哥哥,不配!”

    我看得目瞪口呆,一时间真就不知究竟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这到底是怎的一回事?”结巴了半晌,我才结巴出这么一句。

    依旧哭泣着的慕清荷断断续续道:“几位还不明白,我缘何一直隐瞒‘涅槃玉’的下落么?”

    说罢,他目光幽幽怨怨地望了我们一眼。

    清尹宿阳沉思了片刻,小声试探道:“莫非,你一早便会知是今日这般结果么?”

    微微点了点头,慕清荷回答道:“正是如此!”

    “怎的会是这样?”云螭见他吞吐,追问了起来。

    这会子倒是苌菁安静是出了奇,我有些介怀了:每每有大事发生之时,一向最为聒噪的他反而最沉稳,这多少让人在意。

    然,心头所想,亦不能说出来。

    目光重新落回了手中那朵微微沉浮的金色荷花上,慕清荷啜泣着说道:“很久之前,久到我自打一出世便知莲儿有多恨我,她常常在想,若是没我这个哥哥,那一切便是她的,女娲娘娘的悉心照拂,女娲娘娘的大地之气,甚至是女娲娘娘留下的脱掉植物身而化仙的方法。她惧怕,惧怕我的存在对她成仙构成的威胁。我一直对‘涅槃玉’三缄其口,便是一早觉得以她那嫉恨之心寻着非但成仙不成,反会落得今日这般下场,然,知了便是知了,却阻止不了!”

    “哎!”我们四个听罢,是真心不知应做何回应,但只得异口同声地叹了叹气。

    几颗晶莹的泪水滚入了金色荷花中,带着无比遗憾的心痛,慕清荷继续道:“她是我同根而生的妹妹,我如何能坐视不管,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想要这‘涅槃玉’来引出‘凝凘心’,我一点儿也不想成仙,我只想兄妹二人永世为伴,哪这寂寥,亦好过面对今日这般结果,只是,只是命运终是逃不过,逃不过的!”

    不知怎的,我竟悲从中来,一股强烈的自责窜上了心头。

    “对,对不起,若,若不是我们,若不是我们前来,你们亦不会被害成这般光景!”我想说得更婉转好听些,声音中的颤抖却狠狠的出卖了我。

    温柔的望着我,慕清荷微微摇了摇头,道:“姑娘莫要自责,此事与你们无关,其实,今日莲儿偷出宫去我亦有察觉,便是今日你们不曾前来,终有一日,还是要走向这个结果,亦或者就是明日!”

    眼泪骨碌一下子跑了出来,我连忙用手拭去,问道:“那,慕姑娘就这般,这般灰飞烟灭了么?”

    闻听此言,慕清荷闭上了双眼,身体竟亦浮在了空中,那朵金色的荷花盘于他的头顶,这一次投下来的光,绚丽压目,而他身上那袭碧色的长衫渐渐开始发生了变化,很快一个白衣碧带的男仙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她这结是如何,亦无需执着了!”他的声音不似之前那般温柔似水,有了一股高深且空灵的味道,“这金色荷花便是‘涅槃玉’同‘凝凘心’的结晶,等我消散上天后,‘涅槃玉’便会自行归回原位,而那‘凝凘心’你们若需要便拿去罢,能自这不见尽头的岁月中解脱于我来说亦是好事,往后,我便带着莲儿的愿望,好生做个神仙便是了!”

    随着他的声音越发的空灵,慕清荷亦渐渐开始变得轻薄透明,最后如一缕清烟般消失在我们一干人等眼前。

    走上前去捧过了款款落下的‘凝凘心’,我才发现那上面星星点点的面满了绿莹莹的泪水,心中一紧竟亦落下了泪来。

    清尹宿阳走上前来,轻轻地执着袍袖与我擦拭眼泪,似是想要说几句安慰的话,却又不知要从何说起。

    死死在捧着那寒气逼人的‘凝凘心’,我将头抵在了他坚实的胸膛上,无法宣(三水世)心中的悲恸。

    苌菁终是按捺不住,忽然悲切地大喊道:“为甚么?不是说成仙乃是世间最好之事,怎的就会如此残忍?只道‘一将功成万骨枯’,怎的成仙亦要有骨枯才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