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七十七章 老杰克转动手中的罗盘

第一百七十七章 老杰克转动手中的罗盘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杰克转动手中的罗盘,脚跟的马刺咔咔作响;他的左眼微微眯起,右手按着腰间的法书……”

    “……白皮桦树上站着三眼乌鸦,绿毛湖水里爬出黄皮青蛙,嘎嘎声里交错着呱呱,互相咒骂彼此的瞎…”

    喇叭花里传来欢快的蓝调爵士,喇叭花下,客潮涌动。

    聚集起来的客人们,许多是经过的路人,被店门前热闹的情景所吸引,围拢过来的。但也有许多,是持着请柬而来。

    比如托马斯与希尔达。

    他们是助教团的代表,同时也是郑清等人的老师与朋友,郑清在当初送请柬的时候,自然没有漏掉他们。

    因为年纪相差并不是很大,所以两位助教非常欣赏年轻巫师们的干劲儿,因此专程抽出时间来参加这个开业典礼。

    用希尔达的话说,他俩觉得老姚可能没时间来凑‘小孩子的胡闹’,所以特意过来看看,为宥罪猎队加一点人气。

    “上次在姚院长办公室,他对你们这种不务正业的行为深表不满……但是我们不同,作为你们实践课的老师,我觉得你们这种深度实践的行为非常值得赞赏。如果不是现在是在校外,而且是在课堂外,我肯定会给你们每个人加上几个学分的。”希尔达助教摇头晃脑,对郑清他们开设的这爿小店赞不绝口。

    他耳朵与嘴唇上的铜环银钉随着晃动碰撞在一起,发出一连串清脆的声音。

    “不要紧,不要紧,我们可以等的!”郑清听到能加学分,眼睛顿时亮了,连忙笑嘻嘻的凑了过去,说道:“课外不方便,您可以在课堂上给我们加分啊!如果需要的话,我们可以提供一份完整的实践报告!”

    希尔达被年轻男巫积极的态度吓了一跳,半晌,才讷讷着说了一句:“噫,真吓人……你竟然会说‘您’了!就算这样,我也不会另外给你们加分了……对其他人不公平。”

    “但是刚刚您还说要加分的啊?!”

    “那只是打了个比方……就比方说,某位血仆做了一件讨吸血鬼长老开心的事情,吸血鬼长老一时兴起,表示会把这个血仆提为真正的血族。但事情哪有那么容易!”

    听着希尔达的说辞,郑清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减了几分——也就是跟这些‘大男孩儿助教’们熟络,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把心底的想法表现在脸上。

    托马斯看着公费生变幻的脸色,不由笑了一下。

    “来的匆忙,没有准备什么好礼物……这套野妖解剖工具是我托外面的朋友带来的,也许你们猎队以后会用得上。”说着,托马斯将一个小巧的红木箱子塞到郑清怀里。

    箱子不大,只有尺许高低,两侧是兽衔环的铜耳朵,正面挂着一枚精致的玉锁。

    然而打开箱子,里面却有些深不见底的感觉。

    “里面只是增加了一些空间延展与空间加固的魔法阵式,不要期望能看到一个完善的解剖室。”希尔达看到年轻公费生将脑袋探进箱子口后,忍不住嘲笑道:“但是话说回来,托马斯在妖魔解剖方面的经验很丰富,学校很多教授都比不上的……所以他送给你们的解剖器材,肯定是最全面的。”

    “谢谢,谢谢。”郑清把脑袋从箱子里抽出来后,忙不迭的点着头,连连致谢。

    “不必客气,这是我的礼物。”希尔达助教笑嘻嘻的接过话头,从怀里摸出一本厚厚的习题册,搁在了郑清怀里的红木箱子上面,然后轻轻拍了拍,补充道:

    “这是魔咒实践中常用的一些小技巧……你可以理解为实践课的重点与难点。如果有了这本习题册你们期末考试还拿不到高分,那就是智商问题了。”

    辛胖子敏捷的从旁边蹿了出来,伸手抱过郑清怀里的两件礼物,嚷嚷道:“两位先生里面请,里面请……小店准备了丰厚的红包作为回礼,请里面领取!”

    托马斯与希尔达笑着对郑清点点头,示意他去忙,然后便欣然跟在胖子身后,去店里领那份属于他们的丰厚红包。

    郑清瞥见助教们离开的身影,立刻撒腿向人群外挤去。

    他可不敢想象,如果希尔达助教发现所谓丰厚的红包只是一张标准制式的静心符后,会是什么反应。

    直到挤出人群,年轻的公费生才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抬起头,看见了十多米外站着的三位女巫与一条大蛇。

    “这边!”

    男巫连蹦带跳的挥舞着胳膊,试图吸引女巫的注意力。

    蒋玉忍俊不禁。

    “你跳起来真像一头蛤蟆。”李萌远远的喊道。

    郑清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那也是一只四条腿的成年蛤蟆!”年轻的公费生毫不客气的回怼道:“不像某些蝌蚪,只发育出两条前腿,连尾巴都没褪去。”

    “你说谁是蝌蚪!”小女巫顿时瞪大眼睛。

    “谁承认就说谁呗。”郑清仰着脑袋,用鼻孔看着她。

    “魂淡,去死!”李萌抬起小皮鞋,一脚踹向年轻的公费生:“昨天晚上青丘公馆那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竟然还敢来捋老虎的胡子?!谁给你的胆子!”

    “哦!!”郑清拖着长长的声调,一副恍然的大悟的表情,继而双手合十,脸上挤出诚恳的表情:“母老虎,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捋你的胡子了。”

    小女巫呆了几秒钟,然后阴着脸跑到蒋玉身边,开始在她的手袋里翻找自己的法书。

    蒋玉哭笑不得的的制止了小女巫的暴躁。

    “你多大的人了,跟她这么计较。”女巫嗔笑着瞪了男巫一眼。

    “皮相年纪大了,但心还是少年……俗称苍老的少年。”郑清嬉皮笑脸的回答道。

    站在旁边的刘菲菲与她的眼镜蛇笑成了一团。

    当然,对刘菲菲来说,所谓笑成一团,只是一个夸张的形容;但是对那条眼镜蛇来说,它真的笑成了一团。

    郑清瞅着眼镜蛇把自己打成个死结球,大为称赞。

    “在入校专机上,我就觉得你这一手非常厉害!”他冲眼镜蛇竖起大拇指。

    “小龙是条蛇,能听懂你说话吗?蠢货!”李萌没有拿到自己的法书,只能回过头,气鼓鼓的攻击郑清的每一个举动。

    “那我说蛇语不就行了?”郑清耸耸肩,而后张口,装模作样的说道:“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不出意外,他这番举动,连小女巫都糊弄不过去,更不要提眼镜蛇了。

    看着眼镜蛇那副看傻子的模样,郑清却忽然走神了。

    他突然想起某个大雪天,某个湖畔,那个陪在他身边,一起‘嘶嘶嘶’学蛇说话的女巫。

    不知道她现在在做些什么啊。

    不知道她会不会来。

    年轻的公费生抬起头,若有所思的看向校园所在的方向,蓦然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