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八十章 退缩的五月大人(新年好!)

第一百八十章 退缩的五月大人(新年好!)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条表皮皱皱巴巴,颈子上没有系项圈的老狗慢吞吞的走在贝塔镇步行街上。

    它的身后,跟着一位灰色长袍、拄着沉重木杖的老巫师。

    老巫师须发灰白,但身材高大,走起路来虎虎生风,手中那根长长的木杖敲在青石板路面上,咚咚作响,听的人心头发颤。

    如果郑清在这里,肯定会一眼认出这位老巫师——他就是曾经负责临钟湖夜巡管理工作的老校工,凡尔纳老人。而那条老狗,自然就是五月大人。

    对于步行街上稍微有些年头的店铺来说,凡尔纳老人与五月大人都不是什么陌生面孔。虽然老人大部分时间都消磨在第一大学校园内,但他也时不时来街上溜达一圈,买点东西。时间长了,便也是熟人了。

    “大叔今天来的有点早啊,”双唐记的小唐师傅把脑袋从橱窗里伸了出来,笑呵呵的打着招呼:“要不要来一份‘龙骑士大战巫妖王’?店里的一月新品,还没有上市呢……我琢磨了两个月才想到用芝麻糖棍打造巨龙的身体——白芝麻当做腹鳞,黑芝麻当做背鳞,打起了鳞片四溅,效果相当出色!”

    凡尔纳老人停下脚步,目光越过橱窗外的那颗圆脑袋,粗声粗气的喊道:“老唐?老唐!你儿子又糟践你家糖料了!”

    小唐师傅闻言,面如土色,脑袋哧溜一下滑了进去,身影眨眼便消失在橱窗后面了。

    未几,另一个圆脑袋从橱窗处钻了出来——这颗脑袋与之前那颗脑袋眉眼间颇多相似,只不过新脑袋的头发中多了许多斑白。

    老唐师傅看向凡尔纳老人,笑呵呵说道:“您这么早就出来了啊……那小子爱胡乱折腾,就让他折腾去吧,反正这个店最后要交给他的,折腾完了,就让他自己滚去新世界闯荡去……您今天来点什么吗?”

    凡尔纳老人瞅着老唐师傅,半晌,才微微叹口气:“你也是心大……新世界是好闯荡的地方吗?让那臭小子安安稳稳开店多好!……今天就不要了,上次买的那座糖果屋我才刚刚吃掉前厅……必须承认,前庭花园里那些杂草吃起来味道很棒,你是用什么做的?”

    “独家配方!”老唐师傅听到凡尔纳老人的夸奖之后,顿时喜形于色,眉飞色舞道:“我只能告诉你,我在种草的时候烧掉了整整三张标准符箓!”

    “嚯!难怪你敢卖三枚玉币!”

    “我旁边这家新店卖的便宜……她家的甜甜圈齁甜齁甜的,你肯定喜欢。”老唐师傅歪过头,用下巴示意的点了点旁边那家喵喵甜品店,对凡尔纳老人说的:“就算你不爱吃,五月大人肯定爱吃……对吧,五月大人!”

    说着,他冲凡尔纳老人脚边的老狗眉开眼笑。

    老校工摇摇头:“唔,今天没时间,还有其他事情呢……改天再来看看。”

    听着两位老人的对话,老狗只是甩了甩蓬松的大尾巴,并没有吱声,甚至它那被皱皮淹没的眼睛都没睁开。

    “五月大人还是这么沉稳。”老唐师傅咂咂嘴,追问道:“大上午的能有什么事?我记得你是夜间巡逻的主管吧。”

    “调职了。”老校工轻描淡写的说着,继而将话题扯了回去:“是之前认识的一个学生,在步行街新开了一家店,好像是卖老鼠虫子什么东西的……给我发了个请柬。恰好最近这几天五月老伙计想吃卤鼠头,我去看看那个新店有没有货。”

    “新店?”老唐师傅愣了几秒钟,恍然大悟,道:“哦哦,对对,是林果他们新开的店吧,好像叫个什么叮叮当当捉虫店?年轻人,起的名字都古里古怪的。他们当时也给我发了请柬,但是店里太忙,走不开。”

    “恰好,您老受累,帮我们把这个‘KOF2008精品赛’送过去,给他们当开业礼物……林果那孩子做事情很努力,必须鼓励一下。”

    说话间,小唐师傅已经抱着一个尺许高低的小礼盒,一溜烟跑了出来,送到老校工面前。

    透过礼盒透明的盒盖,凡尔纳老人能够清楚的看到盒子里正有一群豆子大小的人影互相摔跤打斗着。

    注意到老校工的目光,小唐师傅立刻解释道:“这个盒子外面贴了‘易形符’,稍稍调整了一下大小。吃的时候先把符纸揭了,完全不会影响到口感。”

    “这也是臭小子最近捣鼓出来的,店里还没正式启用呢……做事情没轻没重,没有一点定力。”老唐师傅半挂在橱窗口,嘴里虽然说着训斥的话,但语气中却满满的骄傲。

    凡尔纳老人自然不会听不出他话前话后的意思。

    他接过那个礼盒,挂在木杖上,对两位唐师傅点点头,最后说道:“那我就不打扰了……时间不早了,我先去他们店里转转,回头再谈糖果屋的事情。”

    “您慢走!”小唐师傅恭恭敬敬的弯了弯腰。

    老校工摆摆手,然后拄着木杖,继续大步流星的向前走了。

    拐过街角,没走几步,原本跟在他脚边的老猎犬五月大人忽然呜呜了两声,脚下一定,竟不肯再向前走了。

    “有情况?”老校工立刻警觉的四处张望着,手中木杖的杖尖隐约闪烁起一点黯淡绿韵。

    五月大人甩了甩尾巴,喉咙里呜呜的哼唧了几声。

    虽然没开口咆哮,或者说说话,但老校工依然很轻松的理解了老伙计的意思。

    “你是说,只是因为那边味道不好,所以你不想过去?”老校工扬起眉毛,扫了一眼脚边的老猎狗,继而抬头看向不远处那爿新开小店。

    店门口整齐排列的各色花篮,以及熙熙攘攘的人群,还有头顶上将散未散的礼花,都清晰的向老校工说明着什么——更能说明问题的,是那些熙熙攘攘的人群,似乎受到了什么攻击似的,正惊慌失措的四散逃开。

    老人把手伸进怀里,费力的掏摸了片刻,终于找到了一张红黑相间的卡片,瞅着上面的鎏金大字,逐字逐句的读道:“叮叮金融与杀虫公司……简称‘D&K’!”

    然后老人抬起头,眯着眼看向那座店子。

    没错,虽然店招牌上还挂着几道彩色的丝缔,但透过那些干扰,老人仍旧可以清晰的辨认出招牌的名字。确实是他想找的那家新店。

    “他们不是卖老鼠跟虫子的吗?怎么会有怪味呢??”老校工自言自语着,手中的木杖轻轻在地上顿了顿:“既然你不想过去,那就在这里趴着,找个背风的地方……我去看看他们店里有没有好的老鼠脑袋,顺便帮唐师傅把礼物送一下。”

    老猎狗五月大人呜咽着、点着头,不慌不忙的向后挪了两步,选了一处背风有阳光的地方,然后安安稳稳的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