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八十二章 闻风而动

第一百八十二章 闻风而动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当伊势尼出现在D&K店外的时候,郑清就知道来客的身份了。

    这并不是说年轻公费生的占卜术有了很大提高,能够未卜先知,而是来客颈后破袍而出的那一小簇背鳍暴露了它的真实身份——尤其是鱼鳍上挂着的那枚金色鱼钩,虽然郑清只见过两次,但印象深刻,不可能忘记。

    “完蛋了……”

    男巫看着挤过人群的鱼人以及慢慢骚乱起来的客人们,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并不是每个巫师都能像瑟普拉诺那位目光长远的胖巫师一样,能够客观看待鱼人异族。

    巫师世界的大部分巫师,仍旧秉承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传统观念,对于类似鱼人、鲛人、马人、巨人、矮人等类人族保持了相当高的警惕与敌意。

    即便是瑟普拉诺,也只敢将鱼人放在社团下辖的一支新成立的猎队中试水,而不敢直接将其招募进祥祺会的正式猎队之中。

    正所谓屁股决定了一切,屁股歪了的人,有碍大众观瞻,很难有好结果。

    “糟糕……我应该让它晚上再来的。”年轻公费生看着那些皱眉离开的客人,看着外面有些骚乱的场景,懊恼不已。

    由于之前校猎赛中,伊势尼的出现并没有引起猎手们巨大的反应,所以年轻男巫下意识的认为大部分巫师也是如此,完全忽略了第一大学里的佼佼者与校外普通世界巫师之间的区别,也忽略了鱼人在大部分巫师心目中根深蒂固的糟糕印象。

    果然还是没有经验,不知道开店忌讳。

    却不知道这个意外会不会影响小店日后的生意。

    公费生抬起头,看到部分客人脸上难掩的怒气与厌恶,看到一些朋友脸上的惊诧与不安,最后将目光落在了鱼人背鳍最高处挂着的那枚金色鱼钩上,深深叹了口气。

    “除了伊势尼,你还给其他‘类似的朋友’发过请柬吗?”萧笑挪到郑清身边,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在‘类似’两个字上咬的格外重。

    “没,没有……我哪里认识那么多人。”公费生面露苦涩,连连摇头。

    “幸好幸好,伊势尼上岸的手续是齐全的……琳达学姐已经帮忙关照她的朋友,不会给我们在这件事上添堵了。”辛胖子绕过柜台来到两位伙伴身边,急忙忙说道。

    琳达是校报编辑部的主编,也是胖子在校报当记者的领路人。胖子提到的琳达学姐的朋友,是与她一同前来参观小店的媒体圈的朋友。

    步行街上出现一头鱼人,这件事不大也不小,但如果这件事与第一大学最年轻的梅林勋章获得者、第一大学的公费生扯上关系,就有点噱头了。

    媒体的节操,郑清是信不过的,尤其是经历了入学专机、以及之前他某次夜巡中遭遇野妖等事件,媒体那种推波助澜的劣性,令男巫异常反感。

    好在宥罪猎队还有一位胖子担任记者。

    或许鱼人出现在步行街上的新闻仍旧免不了被发出来,但有了胖子的斡旋,新闻稿中的用词应该会有些许调整,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

    “也许我们之前就应该听木老鬼的话,”胖子最后忧心忡忡的补充道:“这才刚开业,还没过俩钟头呢。”

    木老鬼,就是步行街第九十六号店铺的主人木明子,只不过私下里几位年轻男巫喜欢叫他‘木老道’‘木老鬼’,这并不代表年轻巫师们对木明子有什么恶意,充其量算是一种调侃罢了。

    在宥罪猎队打算租赁这爿店铺的时候,木明子就警告过他们,流浪吧附近的几座店面并不适合做生意,建议他们放弃这座铺子。

    只不过一方面这个小店租金便宜,是猎队预算中最划算的一个铺子;另一方面,店铺隔壁的隔壁,有一家三有书屋。

    所以衡量之后,郑清最终仍旧选择了这个铺子。

    辛胖子正是想起来木明子之前的警告,然后联系到自家店铺刚刚开业才几分钟的遭遇,心底难免有些惴惴不安——相对于世界之外的白丁们,巫师对于某些不可描述、虚无缥缈的概念更加敬畏,每每遇到都不免胡思乱想一番。

    “哦,谢特。”郑清忽然爆了个粗口。

    感受到周围几道或者诧异、或者警惕的目光后,年轻公费生苦笑一下,小声对几位伙伴说道:“我好像还给林子里那群猫,还有办公楼前台那群鹦鹉送了请柬…”

    萧笑的脸色立刻黑如锅底。

    林子里那群猫还好说,到底不会说话,虽然可能在教养上稍显欠缺,但它们毛茸茸的形象足以弥补这些缺点。

    而办公楼前台的那些鹦鹉就不是好相与的货色了。

    打过几次交道,那些碎嘴聒噪的绿鸟是什么德行,大家都一清二楚。

    “你疯了吗?!”胖子瞪大眼睛,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当时不是担心没人来么……只想着多多益善。”公费生嘟囔着,脑袋几乎要钻到柜台下面去了,仍旧硬着头皮解释道:“而且,我写请柬的时候刚刚从猫变身回来,脑筋难免有些不清楚,你们又都不在……”

    萧笑喟叹一声,双手扶着柜台,默默无语。

    “想开些,说不定那些鹦鹉看不懂你的请柬呢。”胖子扯了扯腮帮子,强笑两声,却也最终放弃自己骗自己的打算,扭头钻出柜台,向铺子外跑去,招呼那些渐渐散去的围观者,似乎想再挣扎一二。

    郑清不能跑。

    他是店长,而且与伊势尼更熟悉。由他与鱼人打交道,比猎队其他人更合适一点。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他喃喃着,迎了上去。

    “抵押,死当!”

    鱼人将手中的鱼皮袋撂在柜台上,冲台后站着的年轻公费生咧咧嘴,露出满口尖利的黄牙,喷出一股熏死人的腥臭。

    鱼皮袋口的皮筋崩开,散落出一片布满水渍的杂物。

    破损的法书、长了绿毛的小铜鼎、生锈的计时器、锅底板结的坩埚、半截的牛角梳、几根折断的木杖,等等等等,看上去都是一些毫无用处的杂物——其中倒是还有几根漂亮的珊瑚、一把颜色暗淡的黑珍珠、以及几件鱼人用兽骨打磨的饰品,在郑清看来有回收价值。

    年轻的公费生屏息凝神,努力扯起嘴角,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欢迎欢迎!辛苦啦,在太阳下面跑了这么远……”

    说着,他绕出柜台,扯着鱼人的袍子,把它向店铺后面的货仓拉去:“后面坐,后面坐……后面有雅座,我们这里不是当铺,不直接收这些东西的。”

    “交易方面的事情,我们可以到后面慢慢聊。”

    “我们是一家金融公司,主要帮一些缺少学分的同学进行短期周转…谁告诉你我们这里收这些东西的?”

    “巫…巫嘶…巫嘶不喜欢这些吗?”伊势尼瞪大眼睛,显得有些迷惑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