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山雨欲来

第一百八十七章 山雨欲来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店外,寒风瑟瑟,冬日凉凉。

    小店内,两个矮胖巫师相对而立,面面相觑。

    站在左侧的巫师孤身一人,披着黑袍,袍子上绣着三叉剑的标志,脸上挂着强力部门工作人员惯有的桀骜气质。

    站在右侧的巫师周围簇拥着四五个身影,有黑发细眼、面皮白皙的巫师,有身材瘦小、眼神灵动的巫师,还有身披黄袍、头发褐白的巫师。

    但无论有多少区别,左右两侧的矮胖巫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身材一样的矮与胖。

    哦,还有,他们都叫安德鲁。

    “嗯,这位是安德鲁,三叉剑的专员,也是托马斯先生的好朋友。”

    “这位也是安德鲁,阿尔法学院一年级的学生,衔尾蛇猎队的队长,非常棒的猎手。”

    郑清忍着笑意,一本正经的向左右两位客人互相介绍着姓名,脸上颇有一种看戏的表情。虽然很没道理,但他总觉得两位安德鲁见面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旁边,蒋玉脸上也露出一丝无奈的笑意。而萧笑在郑清出现后的第一时间便打了个招呼离开了这片令人窒息的空间——相较于做年轻男女巫师之间的灯泡,萧大博士宁愿去仓库与那头鱼人聊天。

    两位安德鲁似乎并没有察觉年轻公费生的不怀好意。

    “咳咳,鄙人姓安,除暴安良的安,名德鲁,德才兼备之德、鲁敦周彝之鲁。”三叉剑的安德鲁干咳两声,笑眯眯的向对面的小胖子伸出手,一脸和气:“今日有缘相见,幸会,幸会。”

    而对面那位衔尾蛇猎队的队长,虽然平日表现的举止粗俗、性格暴躁,但却也不是蠢人,决计不会随随便便对一位三叉剑的专员甩脸色。

    “好说,好说。”衔尾蛇猎队的队长大人也是满面笑容,自我介绍道:“安德鲁·泰勒,魁北克泰勒家族……其实我也只是刚刚开始学狩猎,没有清哥儿说的那么好。”

    郑清撇撇嘴,看着一团和气的两位安德鲁,颇感无趣。

    “你刚刚在外面瞎嚷嚷什么?什么炸了?”年轻的公费生打断两位安德鲁之间的对话,看向安德鲁·泰勒,没好气的说道:“难道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在校猎会新生赛上,鱼人伊势尼曾经作为衔尾蛇猎队的辅猎手参赛,表现非常出色。郑清绝对不相信一向以嗅觉、追踪闻名于世的狼人,会辨认不出伊势尼的气息。

    三叉剑的安德鲁专员笑眯眯的看着两位年轻巫师,没有说话。

    安德鲁·泰勒眼珠滴溜乱转,四下里张望着,顾左右而言他道:“噫,我记得你给我们发的请柬上说开了一家什么金融跟杀虫店……怎么现在看上去这是一家宠物商店?”

    说着,他用脚尖蹭了蹭柜台前蹲着的一只波斯猫,补充道:“而且,你把猫跟老鼠放在一个屋子里,不会出事故吗?”

    原本脾气很好的波斯猫被狼人脚尖蹭过后,骤然大怒,嗷嗷叫着,扑道他腿上就是一阵乱咬。旁边其他随群而来的大小猫们也纷纷弓背竖尾,浑身炸毛,如临大敌的看向安德鲁·泰勒旁边的几位年轻巫师。

    朱利安默默叹口气,偏过头,假装没有看到与猫打架的自家队长;身材瘦小的欧米伽则蹲下身子,瞪大眼睛,同样张牙舞爪的与对面几只小猫对峙;整个衔尾蛇猎队,似乎只有占卜师琥珀对周围发生的一切漠不关心,始终低着头,掐着手指,念念有词,仿佛在计算着什么,一副神游天外的模样。

    “那些也是D&K的客人,请你放尊重一点。”郑清瞅着与波斯猫撕扯成一团的某位狼人,咬着牙,一字一句的强调道。

    “唔……还说你这不是一家宠物商店。”安德鲁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小猫的顶花皮,将它扯的离自己远了一点,同时念叨着:“客人不是鱼人就是猫,听说之前还来了一群小鸟……这样子,哪是给巫师开的店。”

    “还有一群老鼠呢!”旁边同样抱了一只猫的李萌乐呵呵的补充道:“听说是一群穿衣服的老鼠,还会说人话……”

    三叉剑的安德鲁专员闻言,眉头一挑,脸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

    就在某个狼人与小猫互爪互挠的时候,小店外面,步行街尽头,也出现了几个身影。

    一位金发蜷曲、面色白皙、身材修长的男巫从小街尽头缓缓走了过来。与得体的气质不同,他并没有像大多数巫师一样披着黑色的长袍,而是穿了一件长长的燕尾服,戴着一个高顶帽,一手拄着手杖,胳膊下夹着法书,手上戴着小龙皮手套。

    他走路的速度很慢,却很坚定。

    距离这位金发男巫不远处的另一条小巷里,一位黑发凌乱、下巴宽厚、身材高大的男巫则蹲坐在一头石狮子上,面无表情的盯着小巷尽头那家已经关门很久的书店发呆。

    与金发男巫相同,黑发男巫也没有披巫师的长袍,而是套着一件厚厚的棕色夹克,穿了一条看不出材质的黑色裤子。

    但与金发男巫不同的是,黑发男巫浑身上下充斥着一股暴虐的气息,恍若压抑着滚滚岩浆的火山,又像是密林中一头伺机捕猎的老虎。

    ……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流浪吧,流浪巫师哼着小曲,从二楼的办公室慢吞吞的走了下来,不时与坐在卡座间的熟客们打着招呼,笑容满面。

    “礼物呢?”他溜达到吧台前,抬手敲了敲台面。

    多臂族侍者默默的从台子下面取出一个篮子以及一方纸盒。

    篮子里斜躺着一瓶琥珀光,束着黄纸、系了彩色丝缔;纸盒里是一块流浪吧的特色糕点,香醇的奶油间洒了一片细碎的烟糖,还有一排排翠绿色的贺词。

    流浪巫师接过礼物,满意的点点头,转身向外迈出一步。

    然后又收了回来。

    “现在去?”

    “还是晚一点吧……”

    “前门进狼,后门进鬼,左右还有个不讲理的老头跟小娘。”

    “唔,反正就隔了一条街,晚一点,晚一点也没关系的。”

    一边嘀嘀咕咕着,流浪巫师一边重新坐回吧台前,将礼物码放在桌面,然后要了一杯青蜂儿,继续哼唱着那个没头没尾的小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