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十章 魔法是不讲逻辑的

第二十章 魔法是不讲逻辑的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补血的药丸见效快,药效消减的也快。

    稍微休息了几分钟,郑清的燥热感便消退了很多。

    他掏出怀表。

    现在是下午四点十分。

    四季坊里巫师们来来往往,市场里仍旧热闹的很。

    郑清留恋的看着这些稀奇的景象。

    他知道自己该离开了。清单上罗列的物品大部分都已经装在灰袋子里。自己应该尽快回家,预习一下那些厚重的课本。

    然后他想起刚刚托马斯提到的升级考试。

    “大一升大二也要考试吗?如果考不过会不会被劝退!”郑清摩挲着手中的巫师书,惆怅的叹口气:“感觉什么都不懂,万一没考过被赶回家,岂不是很丢人。”

    “你在九有学院,考试是你们学院的基本规则。所以不要奢望大一升大二不考试。”托马斯残酷的打消了郑清心底的一点念想:“当然,也不是没有其他办法。”

    郑清的眼睛顿时亮了,他充满希望的看着自己的面试官。

    “你可以选择期中的时候转院,前提是学分达到转院的标准。但据我所知,转院的学分要求比升级更高。而在九有学院。”托马斯耸耸肩:“大部分获取学分的方式还是考试。”

    郑清沮丧的低下头,将自己簇新的法书塞进灰袋子里。

    大学里转院这种故事他听爷爷说过很多了。

    比如有的大学有一本学院,也有二本、乃至三本学院。

    一些背景资源比较丰富,但高考成绩不是特别理想的学生,会在长辈的安排下先进二本学院入读。然后通过一些运作,转专业、转入一本学院。

    自己浮萍一样的小巫师,哪里有资本运作转院这种高级项目呢。

    “如果升级考试失败,并不会被立即劝退。学校一般会给学生一两次机会。当然,这种留级生第二年参加升级考试要求的学分会更高一点。我听说九有学院有一个叫尼古拉斯的男生,已经在大一呆了三年了。”

    郑清咂咂舌。

    考砸了已经很丢人了。

    考砸了然后顶着别人异样的眼光与议论,跟比自己小一届的学弟学妹们一起重新学习,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

    那位在大一呆了三年的学生,又该顶着怎样的压力!

    “我讨厌别人围观。”他嘟囔着:“像看猴戏似的。”

    “我之前问过你,什么是巫师。”托马斯停下脚步,用翠绿色的眼睛盯着郑清,显得很严肃:“你说,用超凡力量解决问题的人,就是巫师。这么理解不错,但是还不够。”

    “历史上,有一位大巫师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我思故我在。如果说魔法代表着神秘、未知、力量,那么巫师就拥有神秘、拥有未知、拥有力量。想到,然后就能做到。这就是巫师。”看着郑清若有所思的样子,他补充道:“你要学会抛弃之前脑海里的逻辑,魔法是不讲逻辑的。”

    郑清打了一个寒颤。

    托马斯这句‘魔法是不讲逻辑的’实在是太霸道了。

    他觉得自己的呼吸都在颤抖。

    不是寒冷,不是害怕。

    而是激动。

    “有的人终其一生,只能搓几个小火球;但有的人在很小的时候,就能制造出惊人的天象。这些是潜力的差距。第一大学录取你们,参考的就是你们的潜力。贝塔镇上聚集的戏法师足有数千人,他们中有的人能变出让真正的魔法师也眼花缭乱的戏法。但那些终究只是戏法。”

    “你们只需要学习如何控制自己的力量,为什么要这么做。而不是学习如何进行力量的积累。力量的积累是一辈子的事情,不会在学校的几年间有巨大改善。就你而言,也许刚到学校后不能像别的人那样施展出高深的咒语。但是你能理解教授们的话。这就够了。”

    郑清盯着托马斯那双翠绿的眼睛,点着头,最终没有压住心底的好奇:“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当然是今天之前——你有没有印象。”

    “巫师的好奇心都挺旺盛,但现在我们有其他需要考虑的事情。”托马斯避开他的眼睛,看向街头:“街上的气氛好像不对。”

    郑清扶着他的肩膀,掂起脚尖,眺望街道尽头。

    的确,远处的街头好像有点乱糟糟的。

    “那边闪起霓虹灯了!”郑清眯着眼奇怪的问道:“天还没黑就亮霓虹灯吗?巫师的世界真够奇怪!”

    托马斯没有说话,他抽出自己的棕色巫师书,哗啦啦翻开,用力一拍。

    一层淡蓝色的光幕出现在两个人周围。

    郑清站稳,恍然大悟。

    只是眨眼间,缤纷的色彩就在整条大街上蔓延开来。

    仿佛傍晚华灯初亮,霓虹灯次第绽放。

    街上所有的巫师都将自己罩在这些闪烁的光幕里。

    一声刺耳的咆哮伴着这七彩的闪烁急促的响起。

    脚下的地面在轻微的震颤。

    郑清紧张的看着远处。

    一双猩红的眼睛在光华璀璨的街头异常耀眼。

    ……

    ……

    猪是一种安逸的动物。

    它们习惯于吃饱喝足后挤成一团,慵懒的享受着温和的阳光。

    这个时候,即使你拿棍子戳它们,也只会换来一阵哼哼唧唧的抱怨。

    野猪则是一种危险的动物。

    老练的猎人素来讲一猪二熊三老虎。它们皮糙肉厚,力大无穷,却又鲁莽暴躁。

    对付谨慎的老虎,猎人还可以想办法周旋;对付莽撞一根筋的野猪,就没有那么多好办法了。如果不小心招惹了它们,这些小心眼的夯货会撵着你追过四五个山头。

    小时候,郑清每年暑假都跟着先生在山上住过一段日子。

    他听着山里的猎人讲着野猪的可怕,对此印象非常深刻。

    他没有见过发狂的野猪。

    但是凭借多年电视纪录片的影响,他觉得正在四季坊的街上咆哮着、横冲直撞的,就是一头发狂的野猪。

    发狂是一种暴躁的状态。

    郑清安抚过发狂的奔牛。

    对付它们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它们冷静下来。

    他从怀中的灰袋里抽出一沓黄色的符纸。

    静心符。

    静心凝神专用。

    专治各种狂躁不安、火暴不满。

    这是郑清最擅长的符箓。

    平日里练字练的心烦,他总给自己脑门儿帖这么一张,异常有用。

    以前在山里,镇压那头发狂的黄牛,也只不过费了他三张符箓而已。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