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十九章 在黑暗中坠落

第二十九章 在黑暗中坠落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如果说巫师是妖魔永恒的敌人,那么黑狱就是妖魔亘古的梦魇。

    黑狱是巫师为妖魔们设立的监狱,原本叫‘巫师联盟第一监狱’。这座监狱隐藏在沉默森林的深处。每年被押进监狱的妖魔数以百计,但是从来没有一头妖魔活着从里面出来。

    这座监狱仿佛一个黑洞,吞噬了所有的信息。

    所以它被妖魔们恐惧的称为‘黑狱’。

    巫师们知道后,索性将监狱名字改作‘黑狱’,以此来震慑活跃在外界的妖魔。

    而现在,从黑狱出来的小家伙就站在船舱里。

    迷雾号的船长用手撑着下巴,笑眯眯的看着她。

    这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粉妆玉砌,非常可爱;乌溜溜的大眼睛水灵灵的,看着高大的船长,开心的笑着,全然不知面前这头妖魔多么可怕。

    “她从黑狱来?”船长侧头看了女妖一眼。

    “是的。”尼基塔垂下脑袋。

    “都说那是一道深渊,她是怎么爬出来的?”船长捏了捏小女孩儿的脸蛋,很感兴趣的问道。

    “她的母亲是黑狱的看守。”

    “为什么保护她?”

    “我还是一名巫师时,她的母亲是我的导师。”尼基塔飞快的回答,她知道自己必须说服面前的男人,这些句子在她的心底已经酝酿了许多天了:“她被原生种的妖血侵蚀了,迟早会转化。导师知道她留在大学的后果,所以委托我带她走。我欠导师一条命,所以要保护她。”

    “太可笑了。”迷雾号的船长摇了摇头。

    尼基塔知道他的意思。

    对于一个妖魔而言,遵守对食物的承诺,的确是非常可笑的事情。

    也许,在她心底,还有那么一丝不切实际的期望。

    “为什么不回巫妖王的领地呢?”船长站起身,将披着的白色大氅丢在圈椅中。

    “回去过。”尼基塔涩声回答:“但是她现在仍然没有转化。老巫妖们想把她送上试验台,小巫妖们想把她吃掉,就连我的伙伴们,都对她蠢蠢欲动。”

    “为什么来这里。”

    “我的老师告诉我,她只有上了这艘船才有活路。”

    “你的老师没有告诉你,上船的规矩吗?”船长青黑色的嘴唇翘起。

    “规矩?”女妖茫然的看着船长:“船长的话不就是规矩吗?”

    “虽然很喜欢你的恭维,但是我必须告诉你,上船的规矩是海妖王陛下拟定的。”船长晃着手指,点了点面前的两只猎物,嘴角泛起一丝嗜血的笑容:“每个登船的人,必须携带自己的祭品。”

    尼基塔的心脏一下子收紧了,她面无血色的看着船长。

    “祭品!”她的声音因为惊恐而有些嘶哑。

    祭品,是祭祀时用的物品。

    巫师们在祭祀时习惯使用檀香、符箓、美酒、佳肴;比较隆重的祭祀还会供奉三牲。对于他们而言,祭祀在大部分时候只是一个缅怀先辈的仪式,只是偶尔充当一下阴阳沟通的桥梁。

    而妖魔的祭祀则完全不一样。

    妖魔有着悠久的历史传承。它们的祖先相信,世界源于一位伟大的真灵,每一个生命都是真灵的血裔。而真灵主宰着祂每一个血裔的祸福。巫师是真灵的盗火者,是逆子,巫师的血肉是奉献给真灵的最好礼物。

    妖魔们每一次宴饮之前,都会进行简单的祭祀。而每一次祭祀之后,都会举办盛大的宴会。因为新鲜的血肉是真灵之飨,也是妖魔们的佳肴。

    “所以我需要在你们中间选出一个合适的祭品。”迷雾号的船长温和的看着她们俩,暗红色的眸光没有一丝波动:“首先,你们的名字。”

    他打了一个响指,桌子上黑乎乎的油灯立刻冒出了绿油油的火焰。

    一个尖头圆耳,胡须花白的苍老精灵从黑暗中慢慢爬了出来,爬到桌子上,哆嗦着,铺开一张灰白色的兽皮图。

    图画中央是一座黑色的天平,仿佛用余烬中的碳灰画上去的,棱角粗糙,结构简单。兽皮四周布满了暗红色的符文,在昏暗的船舱中闪烁着淡淡的红光。

    尼基塔的嘴唇蠕动着,她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祭品,意味着死亡。

    从六岁那年流落街头算起,这是她最接近死亡的时刻。

    “周周。”旁边的小女孩儿抿抿嘴,怯怯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苍老精灵粗暴的拽过她的小手,用乌黑的指甲刺破她的手臂,手指蘸着流淌出的血液,在天平的左侧空白处写下‘周周’两个字。

    “‘周’字从口、从用,在很早很早以前,它代表着上佳的人牲。”船长背对着他们,透过舱里那个狭窄的窗户,正在欣赏外面灿烂的景象。

    身后,小女孩儿捂着胳膊,悄悄的抽泣。

    苍老的精灵用那根颀长的手指戳了戳旁边呆滞的女妖。

    “尼基塔。”女妖喃喃着。

    她的名字被填入天平的右侧。

    油灯上绿色的火焰腾然而起,照在老精灵沧桑的面孔上,显得格外阴沉。

    “现在,你们两个在海妖王陛下的神龛前念一段《伏惟尚飨经》。”老精灵沙哑着嗓子,指了指桌子上一小节黑漆漆,仿佛树桩一样的东西。

    《伏惟尚飨经》是妖魔宴饮祭祀前必须颂唱的经文。据说是上古时的妖王,记录的真灵训诫。而不遵守戒律的妖魔会失去真灵的福佑。

    尼基塔对这些祷词非常熟悉。

    苍老的精灵用它那古怪的音调唱一句,尼基塔与周周跟着念一句。

    “……酌以大斗,以祈黄耇(gou);黄耇台背,以引以冀。寿考惟祺,以介景福……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全经不足三百字,不到五分钟便颂唱完毕。

    灰白色兽皮图上那些暗红色的符文,在颂唱余音缭绕之时,绽放出耀眼的红光,将船舱里诸人的身影倒映在舱壁上,显得狰狞而扭曲。

    红光里,周周的小手紧紧拽着尼基塔的袍子。

    尼基塔抱着胳膊,坐在地板上,把头深深埋在膝盖中。

    ……

    闯进沉默森林,为了活着。

    从沉默森林逃出来,为了活着。

    闯进巫妖王的领地,为了活着。

    从巫妖王的领地逃出来,为了活着。

    挣扎了这么久。

    终于还是要结束了么。

    ……

    灰白色兽皮图上,天平左右摇摆不定。

    老精灵惊慌失措的请教船长,船长揪着它的耳朵,把它从窗口丢进大海。

    “你们自己选一个吧。”船长用洁白的丝帕擦擦手,然后将丝帕也丢出窗外。

    桌子上,绿色的油灯闪烁了几下,最终熄灭。淡蓝色的烟气袅袅上升,在狭小的船舱里缭绕不息。

    “如果我们没有办法一起活下去,那就让我们一起活下去吧。”周周悄悄附在她耳边,说道:“我还没变,不能吃人。”

    女妖抬起头,看了一眼小女巫,周周龇着牙,眼睛亮晶晶的。

    短暂的回忆如潮水般淹没了她。

    “姐姐,这个大叔好丑哦!”在巫妖王的领地,小女巫指着尼基塔的巫妖老师,凑到她耳边悄悄说。

    “等我长大了,给你抓一群小巫师!吃一个,扔一个!”站在篝火前,小女巫老气横秋的挥着小手。

    “姐姐,饿了咬咬手指头就不饿了。”逃亡的路上,面对滴水未进的她,小女巫安慰道。

    女妖嚎啕大哭。

    “真是令人着迷的味道。”迷雾号的船长转过头,看向舱内。他深吸一口气,神情陶醉,语气愈发温醇:“散发着恐惧与绝望,仍然试图挣扎,即使只是毫末之光,也紧紧抓住不肯放手。”

    “也许你的老师知道你还能看到一丝光明,所以把你送到了这里。”

    尼基塔感到彻骨的寒意。

    “现在你可以松手了。”

    尼基塔泪流满面。

    她知道自己即将坠入最深的黑暗之中。

    船长温和的看着她。

    看着尼基塔抽噎着,咀嚼着。

    看着她嘴角滑下的细细的血丝。

    看着她们在绝望中融为一体。

    嘴角的血是香甜温热的。

    尼基塔的胃却开始变冷。

    这股冷意很快会蔓延全身,而且将一直冷下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