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三十章 泣血的重生

第三十章 泣血的重生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每一个堕落的巫师,都经历过绝望的挣扎。

    尼基塔依稀记得自己第一次撕开巫师喉咙的情景。

    那时,她在尼罗河的尽头流浪,酷热的阳光炙烤着大地,脚下的沙土仿佛沼泽一样,将她用力向黑暗的深处吸去。

    一个年轻的巫师,缀在她身后已经一个多月了。猎人们对待猎物总有无尽的耐心,他就远远的看着她在沙漠中踉踉跄跄,蹒跚前行。

    她已经一周没有吃东西了。

    妖血从身体到心理,对她进行了彻底的改造。巫师,或者说人类的食物,吃进嘴里后,会以更猛烈的方式吐出来。只有血食能够被妖魔的身体所接受。

    动物的血肉当然可以勉强果腹,但是吃的越多,饥饿感就愈发强烈。每一个直立行走的生灵都仿佛移动的糖果,散发着诱人的香甜气息。

    她抗拒这种欲望。

    于是她逃进荒漠深处。

    这里除了丑陋的昆虫,没有一个人影。

    除了身后远远缀着她的那个巫师。

    仰面瘫在滚烫的沙堆中,尼基塔看着天空一望无际的蓝,目无焦距。沙漠里的昆虫异常强悍,它们坚韧的甲皮下面,裹着硫酸一样的体液。这些液体灼伤她的嫩唇、刺激她的口舌。但真正让她体无完肤的,是那个年轻巫师大声的咒骂。

    她知道,那是猎人们惯用的手段。被妖魔侵蚀的巫师,精神都会变得非常脆弱,很容易在刺激下发狂,做出不理智的举动。在第一大学读书的时候,她也曾是其中的佼佼者。

    年轻的巫师就在不远处。

    尼基塔侧过头,用微微发红的眼睛看着他。

    真是个漂亮的年轻人。她的心底一阵恍惚。如果还在学院里,这样的年轻人受到自己这样的关注,肯定会羞红了脸,手足无措。而现在,这个年轻人只会警惕的看着自己,翻开他的法书,随时准备将雷咒丢到自己头上。

    再也回不去了啊。

    她重新看向天空,闭上眼睛。

    耳畔传来年轻人短促的惨叫,还有身体扑倒在地上的沉重撞击声。

    尼基塔挣扎着坐起身。

    沙丘旁,一个笼罩在黑色宽大袍子里的老人正用猩红的眼睛看着她。

    “死了。”老人的声音干枯嘶哑,仿佛冷风刮过干枯的树林。他扬起袍子下面细长的手杖,指着身前匍匐在地上的躯体。

    尼基塔犹豫了一下,扑滚到年轻巫师的身旁,摸了摸他的脖子。

    脉搏的确已经消失了。

    老人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好像摸一条小狗。他抬起手中铁钎一样的拐杖,刺破死去巫师的脖子。

    血,从那个黑色的洞里软绵绵的流了出来,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就像小时候从那个老戏法师手里接过的黑面包。

    尼基塔低下头,吮吸起来。

    然后,她呜咽着,撕开他的喉咙,大口的喝了起来。

    从那以后,她有了新的老师。他是巫妖王的幕僚,老人让她称呼自己乌利希爵士。

    爵士带着她走出撒哈拉,回到了巫妖王的领地。

    日子一天天过去,尼基塔似乎已经熟悉了巫妖的生活。只不过在其他妖魔的眼里,她成了乌利希老师的耻辱。

    因为她只吃巫师的尸体。

    “慢慢来,不要急,开始大家都是这样的。”老爵士总是这么安慰她。

    直到周周来到巫妖王的领地。面对不怀好意的妖魔同伴,尼基塔发现,她依然无法直面巫师的死亡。

    于是她带着小女巫再一次逃走了。

    现在,在迷雾号上,终于无处可逃了,尼基塔心底忽然有种轻松的感觉。

    也许这就是乌利希老师的本意。

    已经坠入黑暗的妖魔,只有沉的更深一点,才能活下去。

    回忆只有短暂的一瞬间。

    却仿佛永恒一样刻骨铭心。

    尼基塔匍匐在船长的脚下,面无表情,红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显得晶莹剔透。

    “请让我留在船上吧。”

    迷雾号的船长默默的坐在桌子后面,面前摆放着之前盛放过‘记忆’的木头盘子。盘子里是小女巫的大脑,好像一颗鲜艳欲滴的水蜜桃,雪白的果肉上涂抹着粉红色的果汁。

    船长手中的乌刺飞快的挑动着大脑上的褶皱,一缕缕幽兰色的雾气像蜿蜒的小蛇一样钻进他的鼻腔中。

    许久。

    这颗鲜艳的水蜜桃逐渐失去了光泽,露出青灰色的本质。

    “虽然供奉了祭品,登上了我的船,但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留在船上。”船长温和的声音慢腾腾的响起:“所以你需要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

    尼基塔沉默了几秒钟。

    “我想活的好好的!”她咬牙说道。

    “嚯!”船长嘴角挑起,饶有兴趣的端详着面前的女巫,暗红色的眼睛里闪动着莫名的光泽:“这个理由不错,但是还不够。”

    “我能混进第一大学的航班。”尼基塔异常平静的说出这句话。

    这是那个有着翠绿色眼睛的男生与她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当她将这个秘密暴露出来后,她与过去的自己再也没有丝毫的牵连了。

    的确没有牵连了。

    过去的尼基塔刚刚已经死了,现在站在这里的,是尼基塔·周。

    船长把玩着手中的乌刺,出神的看向窗外。

    落日的余晖在海面涂上一层诱人的果酱,黯蓝色的天空仿佛一块巨大的桌布,罩在了这块巨大的蛋糕上。

    刚刚小女巫的记忆里流淌出许多有意思的细节。

    遥远的沉默森林深处,那座黑洞般的监狱里,有株古木抽出了新芽。这是一件非常重大的事情。但是第一大学仅仅补充了一位院长进入黑狱值守。

    在船长的印象里,那棵老树开花的时候,第一大学最少都会安排一位副校长级别的大巫师看护它。

    这意味着,第一大学出现了一些让他很感兴趣的变故。

    船长抬起头,温和的看着尼基塔,说道:“既然你能进入那趟航班,那就进去一趟吧。”

    尼基塔缓缓的点点头。

    “没其他事情,就去上面帮忙吧。告诉他们,我们要去一趟北面。”

    尼基塔没有立刻离开。

    船长安静的看着她。

    “我想要她。”尼基塔盯着桌子上木盘里,那颗枯萎的水蜜桃。

    这是小女巫周周残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点遗物。

    “真是个奇怪的要求。”船长摇着头答应了。

    尼基塔捧着枯萎的大脑,温驯的低低头,飞快的离开这片黑暗的世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