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五十一章 流言与梦魇

第五十一章 流言与梦魇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各位同学请注意。”

    乘务长优美的声音在机舱的各个角落重新响起。

    “我是本次航班乘务长苏旗君,本次航班在航程中受到了不明身份危险生物袭击;现已确认,除部分同学受到惊吓外,无学生受伤。在此,我谨代表本次航班全体机组成员及巫盟月下航空公司向您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旅程仍将正常进行。若有同学感到不适,或发现其他异常情况,请及时与我们的乘务人员联系。”

    “非常感谢同学们积极配合机组人员的工作。”

    “谢谢!”

    在机舱广播缭绕的余音里,郑清在花名册上签了自己的名字,然后被萧笑与释缘搀扶着,向客舱走去。

    餐厅门口的走廊很幽深,每隔几米,都有一个圆拱雕花的小门,门后是不同的客舱。此刻,这些雕花小门的门口,拥挤着许多好奇的脑袋。那些没有去餐厅,或者吃完午饭早早回来的人,正扒在门口,小心打量着从餐厅归来的新生们。

    专机很小,妖魔出现在专机上的消息已经飞快的传开了,只不过这些消息五花八门,真假不一。

    乘务长那番用词含糊的通告,更让许多人对这些流言将信将疑。

    每节客舱的雕花小门处,都有自称打听到第一手消息的巫师,正指手画脚、滔滔不绝的说着那些稀奇古怪的内幕。

    有人绘声绘色的描述餐厅里小精灵们如何暴动,为首的一只小精灵又是如何青面獠牙,身长一丈,张着血盆大口,吃掉那些宠物。在这些描述里,平时温和的小家伙不堪巫师的奴役,奋起反抗,将工作的锅碗瓢盆尽情打碎,桌椅板凳全都推翻,吊灯砸碎,窗帘扯烂。仿佛史诗故事里的英雄,带着正义的光环,反抗邪恶巫师的暴政!

    稀奇的是,很多年轻的巫师都听的津津有味,热血沸腾,似乎丝毫看不到这个故事里无数的逻辑矛盾。

    也有人郑重其事的解读着乘务长发布的公告。比如危险生物就是妖魔;不明身份的危险生物就是未登记在册的妖魔;有同学受到惊吓,那肯定有人被吓哭、吓晕、甚至吓的魔力暴动;无学生受伤,意思就是有非学生的人受伤了。这些解读公告的人,甚至耐心分析着苏旗君乘务长语气停顿、重音在哪里、哪些词的表述有异常等等。

    不得不说,相比小精灵暴动,这些分析通告的人得到的结论更可靠一点。

    还有人神神秘秘,小声告诉同伴,其实专机上的妖魔没有逃走,而是溜进了新生中间,那些从餐厅回来的新生被妖魔替换的可能性最高。乘务长让大家注意异常情况,就是为了不打草惊蛇,瓮中捉鳖。

    这种说法,让门口那些好奇的目光中增添了几分审视。

    张季信与刘菲菲都在不同的客舱。因为那些审视的目光,几个人没有继续搭伴前行,在餐厅门口就分别,约定到了学校后再聚会。

    李萌抱着三只小宠物走在最前面。她昂首挺胸,小皮鞋踩得噔噔响,抱狐驭鸽,左顾右盼,神气十足。

    但令她气愤的是没有一个新生向她打听餐厅发生的事故。

    大部分好奇的目光都落在了被搀扶的郑清身上。

    这些无聊的新生好奇的看着他们,窃窃私语,小心打探郑清是不是与妖魔战斗中受伤了。

    郑清脸色涨红。

    他最讨厌被人围观。

    就像看猴戏似的。

    他甚至巴望着头痛来的更猛烈一些,最好让自己彻底昏过去,躲过这些无礼的目光。

    与他不同的是,也有一些新生把这种围观当做炫耀的舞台。

    “我之前就觉得那个红眼睛的空乘有问题!”走廊里,一个男生激动的对旁边的伙伴说着:“如果不是担心别人骂我歧视,我肯定对她砸我的驴蹄子。”

    说着,这个男生举起胸口挂着的一个漆黑干瘪的小玩意儿,一本正经的向伙伴们演示怎样用黑驴蹄子降服一头妖魔。

    周围的新生听的津津有味。

    郑清翻了个白眼,努力屏蔽掉这个辣眼睛的画面。

    他都为那个男生感到尴尬。

    只有真正站在妖魔的气场里,才能理解勇气的含义。

    直到几个人回到座位上,周围那些逡巡的目光才慢慢散去。

    “你真的没关系吗?”小和尚将郑清放在座位上,有些担忧的问道。

    “唔,没事,休息一会儿就行了。”郑清忍着头部一抽一抽的疼痛,含含糊糊的应着,一边把座椅的靠背放低了些。

    小和尚对面那位留着酒红色大波浪的美女仍然戴着自己的眼罩呼呼大睡。

    郑清心底有一些莫名的失望。

    “他大约是被刚才的刺激诱发了什么症状。听他的意思,是老毛病。一般这种情况还是听他的比较保险。”旁边,萧笑正小声的给蓝雀解释着餐厅发生的事情。

    李萌探着身子,挤在他们旁边,也跟着小声补充,并争论着什么。

    郑清听不清,也不想听。

    他蜷缩在宽大的座椅中,感到自己整个脑子都处在一个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很快,便陷入睡梦中。

    ……

    身子一前一后的摇晃,忽远忽近的景象让人有种失重的感觉。

    他伸长脖子,探着脑袋,想看看自己为什么晃来晃去。

    一双呆滞的木头眼珠子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然后是硬邦邦的脖子。

    直愣愣的腿。

    然后是两块咯吱作响的摇摇板。

    他恍然大悟。

    原来,自己在一匹木马上。

    狗吠声由远及近。

    他回过头,一只大狼狗,正吐着湿漉漉的舌头,睁着猩红的眼睛,追在木马身后。这条狗颈子上挂着荆棘项圈,皮毛上纠结着血痂与尘土,看上去脏兮兮的。它张大嘴,露出黄渍的獠牙,浑浊的涎水从牙缝里渗出,淌在泥土中。

    不能被狗咬了。

    他心底发狠,用力踹着马肚子。

    快跑!他大声叫着。

    狗吠声越来越远。

    他回头看,已经看不见那条大狗,视野中只有深深的暮色。

    夕阳下的火烧云远远的铺散开,像海水一样漫了过来。

    火烧云越来越近,颜色也越来越深。

    直到像血一样深红。

    云后,似乎传来那头野狗凄凉的咆哮。

    血红的火烧云席卷过木马,像海潮涌上沙滩,淹没了一切。

    ……

    李萌正叽叽喳喳跟蓝雀讲述餐厅那件事故的细节。

    旁边睡觉的郑清忽然向前扑了一下,把她吓了一跳。

    “你干嘛!”小丫头气鼓鼓的看着郑清。

    郑清咕哝着说了句话,然后翻个身,继续睡觉。

    李萌茫然的看向萧笑。

    “梦魇?”萧笑摇摇头,拿起笔,在他那本似乎永远写不完的笔记簿上刷刷的记录着什么。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