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七十章 一言不合就撕书

第七十章 一言不合就撕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也许因为都有一个永远写不完的本子,郑清与萧笑相处时感觉很有默契。

    就像现在。

    两个人都察觉到空气中正在缓慢流淌的不安气氛。

    萧笑捧着自己的黑壳笔记本,悄无声息的向更远处挪了几步。

    他讨厌麻烦。

    而郑清则把手探进自己的灰布袋里。

    他不害怕麻烦。

    只不过唯一他忧心的,是自己的灰布袋里几乎没有用来战斗的符箓。

    漫长的练字生涯中,郑清大部分时间都在温习符字。先生教给他的完整符咒非常少,而且几乎都是静心养神的符箓。

    唯一能对这些大二老生有点作用的,估计就是镇字符了。

    郑清抽出一本符帖,开始将帖子中勾画完整的符纸一页一页撕扯下来。

    这是一本‘镇’字符的符帖,也是郑清平日里的练字帖。

    帖子里的符箓都已经绘制完毕,随时可以激活。

    对他而言,符纸就是每天临摹的那些大字,只要撕撕帖子,总还是有的。

    场地中央。

    金发白袍老生眯着眼,举起手中的高脚酒杯,对着蓝雀抬了抬,转头看向林果,用一种高傲而矜持的语气缓慢的说道:“接受邀请,你将获得弗里德曼爵士的友谊。”

    弗里德曼?

    围观的部分学生似乎知道这个名字,一个个交头接耳,说着什么。

    原本怒气冲冲的奶茶店老板与其他几个街坊迟疑着,重新退回自家铺子里。

    似乎这家伙是个名人?

    郑清撕着帖子,瞅了萧笑一眼。

    萧笑把头埋在自己的黑壳笔记本中,没有出声。

    “我不要!”林果再次大声拒绝。

    金发的白袍老生收笑脸,面无表情的看着小男孩。

    场地间气氛顿时凝固起来。

    蓝雀拍了拍林果的肩膀,非常认真的说:“你很勇敢,我认可你!”

    林果看着蓝雀,眼睛亮晶晶的,重重点点头。

    “记住!不是谁都能获得我的认可!”蓝雀拄着剑,很是骄傲的抬起头。

    金发白袍脸色一暗,手中的高脚酒杯‘啪’的一声被他捏碎。

    稀稀落落的玻璃碎片从他手间洒落,在路边昏黄的灯光下闪烁着令人不安的光芒。

    其他几名阿尔法的学生慢悠悠的晃到蓝雀四周,不怀好意的看向他。

    形势一触即发。

    围观者们非常自觉的向后退了几步。

    “喂,蓝雀,看没看见释缘在哪里?”郑清很大声的打着招呼,两手插在袍子里,手中攥满了刚刚撕下来的符箓,很是随意的走到那个高大白袍老生的斜后方,四处环顾,似乎在找人的样子。

    林果开心的看着郑清。

    蓝雀瞟了郑清一眼,嘴唇动了动,最终只扯出一丝微笑。

    郑清神态淡定,心底却在疯狂吐槽,脑补自己待会儿鼻青脸肿的模样。

    “哦,我见到了。”一个身材中等,身形结实,脸膛发红,皮肤却有些黝黑,头上留着寸发的男生拨开身边的人,走到另一个白袍身后,很随意的冲郑清挥挥手,露出手掌间黑色的拳套:“小和尚好像去吃素斋去了。”

    是张季信。

    郑清脸上绽出灿烂的笑容:“真巧!”

    “真倒霉!”张季信紧了紧拳套,一脸纠结,嘟囔道:“为什么每次遇到你都没好事。”

    “什么?”郑清没听清。

    “我是说,遇到这事不管,被老哥知道,会被打断腿的。”张季信恶狠狠的看着他。

    街上的学生越聚越多,大家都好奇的看着他们。

    红袍、蓝袍与白袍的新生,一起挑战白袍老生?

    看上去挺有意思的!

    “呀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真的没看见你在这里!”一个略有些慌乱的女声响起:“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真不好意思!”

    郑清扭头,眨眨眼,忍不住笑了一下。

    那个刚才消失在空气中的瘦小白袍正抱着腿蹲在地上,龇牙咧嘴的抽冷气。

    而一个身材修长,红色短裙,黑色高筒靴,留着酒红色大波浪,有一对黑色大眼睛的女生正手忙脚乱的站在一边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我正在玩儿牌,没看到前面有人。”女生一脸歉然,但手中那副淡蓝色的纸牌刷刷的响着,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没,没关系。”瘦小的黑袍,咬着牙,抽着气,很没底气的一偏头,盯着女生手中寒芒闪烁的蓝牌。

    “啊!流氓!”玩儿牌的女生一声惊叫,一手挡住自己的短裙,一手抓着自己的牌,飞起一脚,重重的踹了出去。

    瘦小的阿尔法男生捂着自己的下身,鼓着眼珠子,张着嘴,无声的抽着气。

    围观者齐刷刷打了一个寒颤。

    郑清咽了口唾沫,头顶的呆毛飞快的萎靡了下去。

    “是他眼睛乱飘的。”女生嘟着嘴,依旧一脸歉然,只不过那副蓝色纸牌依旧刷刷的在她手中翻飞,好像风车一般。

    “这位同学不要紧吧!”旁边一个有些沉闷的声音响起:“哪位同学搭把手?他似乎摔得挺重!”

    郑清循声望去,一个身材高大的蓝袍男生扶着刚才被蓝雀撞到的干瘦男生,拽着他一条胳膊,架在一边,嘴里不断说着去校医院,眼睛却一个劲瞟向场地中央,脚下丝毫不见动弹。

    几个蓝袍吆喝着,簇拥上去,将那个干瘦的男生围在中间。

    环顾四周,郑清咧着嘴,傻笑着,脑海里一片空白,心底却有种异样的冲动在翻滚,咆哮。

    林果嚎啕大哭。

    蓝雀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

    金发白袍的阿尔法老生嗤然一笑,慢悠悠的晃晃食指,笑道:“虽然很赞叹诸位的举动,但这是阿尔法内部的事情,几位校友是不是有点过界了呢?”

    他在校友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滚你个鳖犊子,要打就打,不打就滚!”张季信微红的脸膛越来越亮,双手一松一紧,很是不耐烦的吼道。

    郑清顿觉大爽。

    这个金发老生脸色一僵,继而一沉。

    虽然长久以来的矜持让他咽下了嘴里的粗话,但那副阴沉的面孔比任何时候都清晰的显出自己的态度。

    静默片刻,他最终缓慢而坚定的询问:“这么说,诸位决意玷污弗里德曼爵士的荣耀了。”

    “谁是弗里德曼?”张季信很不耐烦的嚷道:“不要张口闭口弗里德曼,好像他是你爹一样。”

    围观的学生轰然大笑。

    几个蓝袍甚至唯恐天下不乱,在一旁大声叫好加油。

    这个金发的阿尔法学员完全没料到会在语言上受到这样的侮辱,脸色涨红,浑身气的发抖。

    啪,啪,啪!

    街道上数十米范围内的路灯纷纷炸裂。

    昏暗的天色重新降临。

    围观者惊叫连连。

    金发白袍清晰而低沉的声音在街道上空盘旋:“我,阿瑟·内斯,代表弗里德曼爵士,对你们不友好的行为表示遗憾。”

    身材最粗壮的白袍闻声而动,睁着通红的双眼,怒吼着踏着重步,挥舞着拳头向张季信砸去。

    “好!”张季信嘿然笑着,挥起双拳恶狠狠的迎了上去。

    郑清紧绷的神经一瞬间断掉,手中的符箓不要命向场地中央撒去,向着不远处的阿瑟·内斯砸去。

    另一个高瘦的阿尔法学员摊开双手,凭空浮起,嘴里念念有词。他的手间慢慢浮现出两股烈焰。

    蓝雀皱着眉,手中摩挲几下,最终没有拔出长剑,只是抬起剑身,向前点去。

    旁边,一直将脸埋在笔记本中的萧笑终于抬起头,他叹口气,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别把法书抽出来!用拳头解决问题!”

    西瓜头大叫着,挥舞着手中黑色的硬壳笔记本冲了上去。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