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章 仍旧以晨练开始

第一章 仍旧以晨练开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九月一日,农历八月初二。

    宜,祭祀、祈福。

    忌,开光。

    郑清躺在床上,打着哈欠,懒洋洋的在被窝里掐着手指计算。

    真不是个开学的好日子。

    他眯着眼,深深吸着一口气。

    今天是星期一。

    上午有一节魔咒课。

    这将是自己在大学生涯的第一节课。

    真令人期待。

    也许昨日的兴奋劲头还没有散去,郑清晚上睡的很不踏实,半夜还被噩梦惊醒一次,但很快就重新睡着了。

    长长呼出胸腔里积郁的浊气,他睁开眼。

    寝室里非常安静。

    天色只是微微放光,透过阳台的玻璃,窗外隐约传来鸟儿聒噪的晨鸣。

    郑清轻手轻脚的爬下床。

    宿舍中央的大书桌上,还摆放着小精灵们的纸箱子。

    他小心地掀起纸箱上覆着的细绒毛毯。

    箱子里,小家伙们仍旧酣睡不已。

    郑清皱皱眉,觉得事情有点棘手。

    也许今天下课后应该去找教授打听一下,问问受到创伤的小精灵应该如何拯救。

    现在,他真的无能为力。

    郑清叹口气,重新将毯子盖在纸箱上。

    窗台上窝着的那只肥猫抖了抖耳朵,张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然后把脑袋埋进前爪更深的地方。

    旁边,辛胖子的床铺上传来轻微的鼾声,郑清注意到他的凉被有一截落在地上,于是轻笑着帮胖子掖回床铺。

    迪伦的床铺倒是很安静。

    不知道是棺材隔绝鼾声,还是他睡觉不打鼾。

    郑清的目光从那紧闭的厚重帐子边缘飞快滑过。

    他可不想一大早就沾染上晦气。

    洗漱后,郑清来到阳台,打算做早课。

    他习惯性的从灰袋子里掏出一把仓鼠粮,准备洒在阳台的窗棱上。

    然后他愣在那里。

    苦笑一下。

    已经太习惯与那只肥仓鼠一起做早课。

    不知道自己离家后,还有没有人喂它吃食。

    怀念的闭上眼,稍稍活动了一下手脚,郑清忍不住皱起眉。

    宿舍的阳台有些狭小,伸展不开。

    “想做早功的话,还是去楼下吧。”萧笑低幽幽的声音飘了过来:“宿舍不是个合适的地方。”

    回过头,萧笑已经换了一身深红色的练功服,正在束紧自己的腰带。

    郑清飞快的溜回宿舍换衣服。

    出门前,他犹豫一下,冲着萧笑指指仍旧酣睡辛胖子,还有悄无声息的迪伦,张开嘴,无声的问道:“他们呢?”

    萧笑没有说话,而是把他拽出宿舍。

    “你觉得狼人喜欢白天,还是吸血鬼喜欢白天?”

    郑清想到月夜狼人与黑暗中的吸血鬼,摇摇头。

    “所以,不要用日行者的观念来观察夜行者。”萧笑手里抓着自己的宽大眼镜,正在琢磨要不要塞进书包。

    “那他怎么上课?”

    “他们不喜欢白天,不代表不能在白昼出没。尤其这里是第一大学。校园里有很多门,还有很多长廊。”

    “这样啊。那辛呢?”

    “那只胖子看上去就不是个做早功的生物。”萧笑最终架上那副宽大的眼镜,同时将黑壳笔记本抱在怀里,长叹道:“而且,蓝巨人什么的,不是你我这样的书生出身。我们只能从书本中汲取力量,他们只需要引导自己的天赋,开发血脉的能力。”

    想到在被窝里打着呼噜的辛胖子,郑清顿感人生不公。

    清晨的校园,学生并不多。

    操场上,郑清留意的观察了一下,黄色面孔的学生居大多数。很少的白色肤系与黑色肤系的学生,也能从他们那粗壮的身材轻松判断出他们的专业。

    “都是些战斗系的狂人啊。”

    看着一个黑皮肤的光头大个子戴着沉重的镣铐练习拳击,郑清连连摇头。

    “吱吱~”一道白色的身影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绕着郑清兴奋的转圈。

    “波塞冬?”郑清惊喜的叫着,揪起狐狸的顶花皮,将它抓到怀里,狠狠地揉了揉:“嘿!你这混蛋!”

    “天要亮了!你是来遛狗的吗?”萧笑斜着眼酸溜溜的哼道。

    他的那只老乌龟还不知缩在哪里。

    “这是狐狸。”郑清捋捋波塞冬的大尾巴,纠正道。

    然后他将翻着白眼的小狐狸丢在地上,眺望着只是微微透出一丝曙光的天色,转到一边开始练拳了。

    世界之上,奠基之法有万千。

    郑清的奠基法门就是先生在他小时传授的引导术。

    这套动作有些像拳法,但并不连贯。每一式、每一招虽然并不拘谨,却无法让人产生行云流水、圆润如意的感觉。

    郑清也曾问过先生这引导术的名字。

    先生非常简洁的回答:“不拳。”

    何谓不拳?是说拳法不够古老?还是拳法不够宏大?或者拳法不是拳法?郑清一直不是很懂,只觉得这套拳就像先生一样,高深莫测。

    几趟动作走下来,郑清渐渐感到身体深处蛰伏起来的力量渐渐清醒、活泼,沿着经络血脉流淌开来。

    只是片刻,他就感到浑身上下都笼罩在一股暖洋洋的热气中。很快便沉浸其间,不闻不问不思不想,顺气自然,自然走道了。

    不远处,波塞冬也像模像样的人立着,曲背弓腰,探爪摆尾,挠来挠去,做着各种不知所谓的动作。

    它粉红色的鼻头在微凉的空气中不时皱一皱,一副认真的模样。

    萧笑坐在树下的青石上,迎着朝阳静静地呼吸吐纳。

    那只赭黄色龟甲的老乌龟不知什么时候爬到他的身边,探着脑袋,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恰如他身下的顽石。

    更远一点。

    宽广的草坪上、粗壮的大树下、静谧的银色湖畔。

    三五成群的学生聚在一起,趁着朝气,安静而热烈的做着早功。

    渐渐地,天色越来越亮。

    赤红色的朝阳努力挣扎在地平线上,还差一丝就会跳出桎梏。

    郑清似有所感,转身迎向朝阳,静气凝神,双拳微阖,吐出一口悠长的浊气,舌绽清音,吐出一个长长地“咄”字。

    与此同时,树下的萧笑双目圆睁,鼓起胸腔,清啸出喉。

    四周其他做早课的学生们也纷纷吐气、发声。

    一时间四周清音、重音、各种吐气声互相呼应,震动清晨的校园,响彻天际,惊散四周云翳。

    蒸腾而起的热气翻滚着,肆意的展示自己的蓬勃与活力。

    远处,山顶,塔下。

    几个身着黑袍的教授正在围在一起说着什么。

    听到这振颤四周的呼喝,他们不由开怀大笑。

    “朝饮日出之流霞兮,夕餐月下之芳华。”一个清瘦矍铄的老教授捻着自己的雪花短须,笑呵呵指点道:“他们这般下苦,却不负我们辛苦操劳。”

    “年轻的朝气啊。”另一个矮胖的老者摇头晃脑感慨着。

    “却不知是朝气成就年轻人,还是年轻人成就朝气啊。”最后一个高大的老人,似有所感,长吁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