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章 鹅群里的丑小鸭

第八章 鹅群里的丑小鸭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巫师的等级划分与称呼方式数度变易。

    随着哲学流派‘维度派’成为近现代巫师界的显学,一九四五年的大巫师会议以法律形式确立了现代巫师的等级划分与称呼方式,并在联盟中推广使用。

    任何一个通过联盟中等教育的巫师,都能获得正式的‘巫师’认证。

    这种认证会在巫盟中备案,可以供人查阅,但没有证书。

    作为联盟的基础力量,‘巫师’的数量在联盟内最为庞大。也许他们只能施展出一道耀眼的闪光咒,或者配制一些用来调情的药水,但不可否认,这些平凡的巫师支撑起整个巫师世界的正常运转。

    当然,因为划分的比较粗放,巫师中间也是鱼龙混杂。在联盟法律中,只会几个简单魔术的戏法师被称为巫师;能够用爆裂火球砸毁大楼的巫师也被称为‘巫师’。

    没有通过相关考验,一个巫师只能永远带着与戏法师一样的身份活下去。

    这也是戏法师在巫师界被人深恶痛绝的原因之一。

    没人想与傻瓜平等——即使从法律角度看,傻瓜与普通人并没什么区别。

    当一个巫师从大学毕业,并通过相关考试,便会成为CPW,也就是被承认的持证巫师。有时候他们也会被巫师们简称为‘证巫’或‘正巫’。

    相对于巫师们种种脆弱与不成熟的能力,联盟对注册巫师的水平提出了清晰明确的要求。

    CPW一般都能熟悉掌握三百个以上的魔文、熟练配制一百四十三种常用药剂、精通一般卜算法、擅长注册巫师所必须的三百六十五个魔咒及八十一道符箓,并且能在许可时间内勾勒出七十二套标准法阵。

    最主要的,他们都能充分掌握自己血脉中的力量,而不是像一般巫师,只会被动的承受与使用那些不属于自己的力量。

    在现代巫师理论看来,每一个智慧生物的能力都无比浩瀚,难以计算。

    巫师与白丁的区别就在于对这些能力的开发与掌握程度上。

    大部分白丁,终其一生,只会开发很少的身体潜能,运用不多的脑细胞,完成那些平凡而重复的工作。他们身体僵硬,头脑混沌,很多时候不清楚生与死的区别。

    而一个经过认证的巫师,已经对自己的身体有了一定程度的掌握。他们的肉身强壮富有生气,大脑灵活,心思敏锐。

    巫师联盟在长期实践中开发了一系列标准测试用来判断巫师的水平。

    比如调配某种药剂、卜算某些细节、或者吟唱一段咒语,等等。当巫师能够完成某项测试时,巫师联盟就会默认这名巫师对身体的掌控能力已经达标。

    这套标准最开始由第一大学开发,并在升级考试中推广,一直使用到现在。按照巫师联盟里资深测评员的判断,每个正常晋升大四的第一大学学员,都拥有注册巫师的程度。

    注册巫师是巫师界的中坚力量。

    巫师界百多万人口中,注册巫师数量始终维持在万人左右。

    几乎是百中取一的比例。

    即使排除妖魔袭击与实验事故,这个比例也没有多少提升空间。

    在巫师们看来,注册巫师就意味着更高的社会地位,更丰厚的薪金收入,以及更加漫长的寿命。许多巫师界的高级职位只面向注册巫师开放,比如三叉剑的高级调查专员,第一大学的助教或者讲师。

    也只有获得了这些高级职位,注册巫师才有资源向大巫师的阶层努力奋斗。

    人体的潜能虽然浩瀚无比,却总有一个尽头。

    当一个注册巫师完整掌握自己的肉身与灵魂时,他就触摸到了大巫师的门槛。

    这是一个注册巫师的巅峰时刻。在这段日子,巫师们开发的任何一款药剂他们几乎都能调配,大部分繁杂的阵法都能一挥而就,大段大段复杂拗口的魔咒可以不加练习的吟唱出口。

    这个时候,以当前的身体条件,注册巫师已经无法更进一步了。

    所以他们需要寻找机缘,突破自我。

    也许是一个新咒语、新药方,一次理论的突破;

    也许是时间长河的一次徜徉;

    也许是生死之间的顿悟。

    当注册巫师突破这层桎梏,他们将触摸到一个全新的世界。

    大巫师。

    第一大学的诸位资深教授、院长、乃至副校长,月下议会的上议员,巫师议会的高级委员,等等。这些耀眼的名片是大巫师最好的注脚。

    对于普通巫师而言,大巫师仿佛无处不在,却又无比遥远。

    任何一位大巫师都是巫师界的宝贵财富,都是普通巫师心灵的向导。

    他们的每一点突破,都是巫师界巨大的进步。

    ……

    信纸的末尾是毛笔戳出的一点浓重墨点。

    似乎萧笑写到这里也松了一口气。

    郑清将褶皱的纸页小心翼翼的折好,塞进怀中的灰布袋里。

    他觉得这种概括性的常识非常值得自己抽时间再读几遍。

    一阵热烈的掌声惊动走神的公费生。

    郑清抬起头,最后一个自我介绍的新生正踉踉跄跄的从讲台上走下来。

    翻出怀表,大半节课的时间已经悄无声息的流逝。

    “咚咚咚!”

    指节扣着桌面的声音响起。

    新生们重新抖擞起精神。

    姚教授已经重新站在讲桌后面。他周身缭绕的青烟不知何时消散一空,那双眯着的小眼睛重新露出漆黑锐利的瞳孔。

    “新生的自我介绍到此告一段落,下面我再讲两句。”

    郑清竖起耳朵。

    但姚教授没有继续开口。

    因为在教室第一排,一条短短的胳膊笔直的竖在半空,打断了他的进程。

    是李萌。

    “有什么问题吗?”老姚非常温和的看着小姑娘。

    “老师好!”李萌规规矩矩的站起身,仿佛一个家教良好的淑女:“我们班还有个人没有做自我介绍。就是最后一排靠窗的那个,矮个,西瓜头,戴黑眼镜,叫萧笑!”

    “哦!还有一位新同学。”姚教授恍然大悟般,笑吟吟的看向萧笑:“那位新同学,也上了说两句吗?”

    萧笑黑着脸,挤过吃吃傻笑的几个男生,走上讲台。

    “大家好。我叫萧笑,萧瑟的萧,开心的笑。来自华夏。喜欢四处溜达,最讨厌写笔记。宠物是一头老乌龟。没有什么特长。”

    “我是第一大学的特招生,没有参加过巫师高等教育考试,可以理解为高考成绩是0。”

    点点头,萧笑走下讲台,丝毫没有在意那些异样的眼神。

    教室里响起稀稀拉拉的掌声。

    郑清有些担忧的看了萧笑一眼。

    毕竟,一群参加过高考的新生里,出现一个没有参加过高考的同学。

    就像混进鹅群里的丑小鸭。

    令人抗拒。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