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十章 小精灵的命运与大人物的方案

第二十章 小精灵的命运与大人物的方案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黄白条纹的肥胖花猫嚎叫着,挥舞着肉嘟嘟的猫掌,重重糊在辛胖子脸上。

    蓝巨人不甘示弱,探出一双肥硕的大手挥舞着,喉咙里发出恐吓的声音。

    书桌上的纸箱里传来轻微的碰撞。

    噪音惊动了纸箱内的居民。

    “轻点!”郑清伸出手,制止了闹腾的团团与辛。

    微弱的兮兮声从箱子里传出来,很快消散在宿舍安静的空气里。

    几个脑袋小心的凑到箱口。

    “她们醒了?”辛胖子压低声音问道。

    “也许吧。”郑清不安的看着箱子里熟睡的小精灵,用胳膊推了推旁边的萧笑。他也不清楚这些小家伙现在的情况。

    “应该只是梦呓。”萧笑扶了扶眼镜,伸长脖子,脑袋几乎埋进箱子里:“李教授之前提到过这种情况。”

    花猫用爪子将萧笑的脑袋拨到一旁,收起胡须与耳朵,也将脑袋拱进箱子里。

    它的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抚慰那些熟睡的小精灵。

    从专机事故到现在已经将近一周的时间了。

    小精灵们仍旧沉睡不醒。

    她们原本透亮的翅膀变得有些干枯,细若发丝的触角也早已无力耷在额头两侧。

    郑清忍不住叹口气。

    小精灵们周身那些动人的绿色光晕已经很久没有亮起过了。

    如果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口,郑清都怀疑这些小家伙已经彻底投入死神怀抱中了。

    正式上课已经接近一周,郑清已经见过每一位授课老师。

    每堂课后,他都私下咨询过这些经验丰富的导师,询问有没有拯救这些小精灵的办法。

    但老师们都表示爱莫能助。

    “这是小精灵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炼金课的教授特拉斯在课后曾向郑清解释道:“当饲主意外死亡,与其有特殊契约的小精灵会自动感应到这种‘灾难’。失去饲主调配的药水意味着她们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

    “这个时候,为了延缓死亡的来临,降低机体消耗,小精灵会自动进入休眠状态直至死亡。大部分小精灵会在睡梦中死去。”

    “这也是巫师对小精灵的仁慈与怜悯。”

    郑清对这种说法不置可否。

    那些大巫师只是给予小精灵选择死亡的方式,并没有赋予她们选择生死的权利。

    没有人喜欢这种廉价的仁慈。

    在所有的导师中,只有药剂课教授李奇黄提到了一种可能性:

    “有一种名叫‘砂时’的魔法昆虫,能够分泌一种延长魔法生物寿命的液体。也许能够维持这些小精灵的生机。”

    似乎看到男孩儿眼中绽放的希望,李教授皱着眉补充道:

    “只是有可能,你还是不要抱太大希望。”

    “这种魔法昆虫只有沉默森林深处能看到它们的踪迹。你们只是大一新生,我不希望你去做无谓的冒险。”

    “另外,魔法界对小精灵的定义仍旧有很大分歧。巫师们依旧无法判断这些小精灵属于生物,还是单纯的炼金产品。所以,‘砂时’分泌物的效果并不确定。”

    “学校实验室有这种分泌物的样品吗?”郑清自动忽略谈话中提及的诸多条件,一脸热切的看向李教授。

    “砂时分泌物时效很短,实验室需要时会委托猎队进入沉默森林限时采集。”李奇黄教授看上去有些后悔告诉郑清这些信息,他干巴巴的补充道:“只有高级猎队才有能力进入沉默森林深处,而且这项任务的完成率一直很低。”

    头顶的日光灯闪了闪,唤醒了陷入沉默的403宿舍。

    “所以,你到底是不是昆仑传人?”辛胖子头上顶着摊成一片的团团,换回原来的话题。他与团团重新达成了和解。

    肥猫眯着眼,毛茸茸的尾巴在辛胖子脑袋后面一甩一甩,显得非常惬意。

    郑清无力的揉了揉太阳穴。

    他竭力想让朋友们知道,自己并不是什么昆仑的传人;这些流言跟自己丝毫没有关系。

    但没人关心他的解释。

    屋角,迪伦六柱床的帐子忽然掀了起来。

    吸血狼人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他对现在讨论的这个问题很感兴趣。

    “昆仑传人的事情我也听几个朋友提过。”迪伦整个身子藏在床上的大棺材里,只露出一个脑袋:“据说,这些消息是阿瑟·内斯那帮人传出去的。”

    辛胖子伸长脖子,探着头,想看清迪伦床上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吸血狼人瞟了他一眼,拢了拢帷帐的缝隙,挡住胖子的视线。

    团团舔了舔粉嫩的鼻子,眨了眨天蓝色的眼睛,喉咙里发出呼噜噜的笑声。

    “阿瑟·内斯?”郑清对此完全没有印象。

    “步行街上喝酒的阿尔法老生。”萧笑在一旁提点道。

    郑清想起了那个捏碎红酒杯的家伙。他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在那家伙身上拍了四十多张镇压符——足足是他一个多月的产量。

    “那个家伙干嘛乱说话!”郑清有些气愤,也有些开始心疼自己的镇压符。

    “因为我们胜之不武。”萧笑撇撇嘴:“如果我们用咒语让阿瑟先生趴在尘土中,也许他们现在就闭嘴了。”

    郑清觉得那个阿尔法的大二老生脑子有点秀逗。

    “为什么?”

    “败在连咒语都不会的新生手中,会让所有人怀疑他能否成为一个真正的巫师。”

    “只会使用咒语的巫师不是一个好巫师。”郑清搜肠刮肚,想起这句自己最近隐约见过的话。

    “这句话本意是指巫师应该擅长药剂、符文、炼金术、占卜等多种技能,并不意味着鼓励巫师用拳头解决问题。”萧笑在旁边面无表情的提示道。

    “你到底站在哪一边!”郑清气急败坏,对着萧笑怒目而视。

    萧笑则托着自己的黑壳笔记本,若无其事的写写画画。

    “就像你们说的。”六柱床上的吸血狼人重新开口:“尊贵的阿瑟·内斯先生显然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被一个普通的大一的新生用符箓镇压了。”

    迪伦嘴角露出一丝讥诮,暗红色的眸子在床上一闪一闪,显得格外渗人:“而且,他在那次冲突中,借用了弗里德曼的名义……也许弗里德曼爵士不是很高兴自己的名义被玷污了呢。”

    “弗里德曼是谁?”郑清忍不住问道:“那天那个阿瑟就一个劲叫唤这个名字。”

    “弗里德曼·布莱克·卡伦爵士,布莱克家族与卡伦家族的优秀继承人,月下议会未来的上议员。虽然刚成年不久,但已经有足够的声音在月下议会发表自己的意见了。我们班的马修·卡伦跟他就有血缘关系。”萧笑严肃的说:“不得不说,这位内斯先生有些麻烦。”

    “既然如此,那我们不如把这个事情弄得更有意思一些。”迪伦暗红色的瞳孔闪闪发亮,似乎这件事引起他极大地兴趣。

    “它的确挺中我意的。”辛胖子站在书桌旁,团团四只猫爪扣着他的头发死死扒在他的头顶,好像一顶绒毛帽子,显得很滑稽:

    “我们完全可以推波助澜嘛。我以为,别人给你送来了邀请函,如果你不去对方那里回个礼,显得很没有礼貌啊。再者说,大学要呆四年,提前认识一些大人物对你今后的大学生涯不会有坏处的。以后有麻烦也能找朋友帮忙。”

    “所以你需要做出一些细小的改变。比如你那轻佻的举动,不符合真正古老传承的传人们所有的举动。走路不要蹦蹦跳跳,眼光不要四处乱瞄。”迪伦给出了自己的建议:“服饰倒是不需要补充,反正在大学都是这么一套袍子,不过我建议你在自己校袍上别个神秘点的标志。一个八卦袖扣怎么样?”

    “圆环标志上面别一个小八卦的袖口的确不错!不愧是暗夜贵族,就是有文化。”辛胖子点点头,煞有介事。

    “最后,你应该大气一些。”萧笑重重的合上自己的黑壳笔记本,一脸赞叹:“不要太小家子气,每天下课后,不妨多在人流多的地方走走,让大家熟悉熟悉。至于决斗什么的,哪个大人物会有这种闲工夫?”

    几个人三言两语决定了郑清今后几天的举动。

    郑清目瞪口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