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四十章 落笔封灵

第四十章 落笔封灵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虽然画符对于大部分巫师而言属于一项非常基础的技艺,但绝少有巫师擅长画符。在巫师界,擅长制符的大师一直非常稀少。

    也因此,郑清在符箓课上的惊人表现在学校里迅速传播开来。

    对于能够熟练勾勒全部基础符箓,传言中的‘昆仑传人’,每个学生都充满了好奇。

    平日里,碍于礼貌,大家都将这种好奇压在心底。

    但在今天,郑清成功激发了所有人的好奇心。

    摆在吧台前的书桌,笔墨齐备的文房四宝,焚香祷告的仪式,这架势,分明意味着郑清即将展示自己身为‘昆仑传人’的能力。

    围观者们摩拳擦掌,看上去比书桌前的郑清还要紧张。

    大家都屏住呼吸,死死盯着郑清手里的兔毫紫笔。

    甚至酒吧店主,灰袍的流浪法师也将注意力落在了郑清身上。

    酒吧里的彩光与音乐已经在老板的吩咐下安静了。

    大厅上空漂浮的蜡烛组成圆环状,汇聚在郑清头顶;那些原本淡蓝色的火光不知何时已经变成白色,熊熊燃烧着,在地板上投射出一片无影的明亮世界。

    因为光源都集中到郑清头顶,吧台后面显得有些黯淡,只能看到一排闪烁着的淡绿色光点。那是小精灵们发光的翅膀与触角。这些小家伙安静的坐在酒厨上方,闭着嘴,没有发出一丝噪音。

    郑清闭着眼,感受着这股压抑的静谧,轻缓的呼吸着,肩膀随着呼吸缓慢起伏,但肘腕却仿佛铁铸一般,纹丝不动。

    头顶的白光落在他的头顶。

    落在他的肩膀、手肘。

    落在他的手腕。

    落在吸饱墨汁的笔头。

    墨色顺着缝隙渗出,在笔尖汇聚成珠;

    郑清依旧微丝不动。

    墨珠越聚越大,最终在重力的作用下挣脱兔毫的束缚,自由的落向黄皮纸。

    “呀!”人群里传来几声女生短促的惊叫。

    郑清仍旧闭着眼,但是手中的笔却仿佛受到那滴朱墨的牵引,随之向纸上落去。

    那滴自由的朱墨摔在黄皮纸上,仿佛要将这张纸砸透。

    紫笔随之而至,笔尖在墨滴落纸之前准确的点在这滴墨汁上。

    一顿、一提笔,

    一匀、一渲染。

    笔尖跳舞一般,与那滴自由的墨汁互相牵引着,仿佛脱缰的野马,肆意奔放在黄纸上。

    围观的人群中传来啧啧称叹。

    站在前排的几个学生甚至不由自主做出握笔的姿势,学习郑清落笔运笔的动作。

    一笔尽书成,一气出佳画。

    呼吸之间,一道复杂华丽的符箓呈现在众人面前。

    笔尽收势,郑清将紫毫架回龟背砚,让其重新吸吮砚池中的墨汁。

    而他则抬起左手,将拇指指尖塞进嘴里,用力一咬、一扯,然后将带血的手指按在勾勒完毕的符纸上叉符脚。

    围观者们鸦雀无声。

    谁都没有料到郑清会使用这种激进的封灵方式。

    对于巫师们来说,画符有‘两难一劫’之说。

    两难,一个便是勾画符文。没有名师指引、没有坚实的基础,画符时很容易勾勒错误;也许勾画中的某一撇上下偏差四五度,就会让这张符箓表达出与原版完全不同的效果。

    另一难,便是灌灵。落笔前聚势、落笔时引灵、收笔后回气,不同的传承流派灌灵方式不尽相同,但所有的灌灵之法都讲究身心一致、呼吸配合。许多巫师在勾画符字之时呼吸紊乱、心神不定,便很容易灌灵失败。

    两难之后,一道符便已完成九成九了。

    只不过,行百里者半九十。

    最后零点一成,就让许多巫师栽的灰头土脸。

    这就是画符最后的一劫:封灵。

    封灵,从字面理解就是封住这道符箓的灵机,实际上却也如此。

    每道符箓完成后,灵机都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流失,如果不加以封禁,也许只是眨眼间,符纸上灌注的灵机便会消散一空。

    在漫长的实践中,巫师们摸索出了不同的封灵手法。

    最为常见的,就是‘封灵符’。

    封灵符就是在已经完成的符箓符脚再添一道密文。这道密文仿佛一道枷锁,能够锁住符纸上的灵机。不同流派的密文写法不同,效果也是天差地别。有的密文能将灵机锁住数十年,有的密文几个小时之后就会被灵机冲垮。

    这种办法的缺陷不止如此。每封密文的写法都异常复杂,也许有的时候勾画一道完整的符箓只需要一分钟,但是写完这道符箓的密文就需要半个小时!在狭小的符脚勾画复杂的密文,这对巫师而言是绝大的考验。稍有不慎则前功尽弃。

    此外,还有一种比较少见的封灵方式,就是‘封灵印’。

    封灵印是一种专为封锁灵机打造的法器。当巫师勾画完符箓后,只需执此印,用上朱砂印泥,在符纸上一盖,便大功告成。这种方式成功率极高,只不过因为法器的昂贵与罕见,只有制符大师们才有资本使用封灵印。

    除了前面两种流传甚广的封灵方式,巫师界还有一种粗暴快捷、很有效,但是很少有人用的封灵方式——血封。

    顾名思义,血封,就是以血封灵。

    画符的巫师在符成之后,只需用自己的几滴热血,抹在符脚,涂出几个对勾,便算封灵完毕。

    这种方式封灵简洁高效,而且封灵效果极佳。

    绝大部分血封符箓有效期都在一年以上!

    只不过凡事利弊相伴。

    一方面,这种封灵方式较为野蛮,在日益文明的现代巫师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另一方面,这种方式出品的符纸,很容易泄露巫师的隐秘。

    《巫师界大百科全书》里有数百个例子,是关于巫师不慎落下几滴鲜血,被对手获取后施展诅咒,结局凄惨。

    时至今日,如若不是自己需要紧急使用的符箓,绝少有巫师会使用这种疼痛而且风险极高的封灵方式。

    流浪吧里,围观者们鸦雀无声的看着郑清咬破手指,用血封灵。

    没有人料到他会使用这种激烈的手法。

    一些想要一窥‘昆仑密文’的围观者不免有些失望。

    但更多学生的脸上露出了钦佩的表情。

    不是谁都有勇气咬破自己的手指。

    也不是哪个巫师都有胆量在实验室外洒落自己的血液。

    郑清对周围沉默下去的气氛一无所知。

    他仍旧闭着眼,酝酿下一道符箓的气势。

    已经写完的清心符被他用手指轻轻一点,顺势一运,送到不远处的萧笑手上。

    萧笑接过符纸,掐准时机,释放给沉睡中的李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