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六十一章 夜幕下的校园(二)

第六十一章 夜幕下的校园(二)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月下的临钟湖安静、祥和。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十数艘舴艋舟悄无声息来往穿梭,一道道色彩绚丽的法术从小舟上升起,扩散开来。

    这是第一大学校工委的巡逻队在做拉网式排查。

    校工们释放的大批灯火虫几乎笼罩了整片临钟湖。白、青、蓝、绿等各色灯光汇聚在一起,仿佛极光一样耀眼。

    如果不是属于宵禁时分,这里一定会吸引来大批游览观光的学生。

    而对于一些在湖边讨生活的魔法生物而言,这些密集的灯火虫则是一场难得的盛宴。

    岸边,几只光着脑袋的河童不断蹦跶着粗短的小腿,跳起来,捕捉几只灯火虫塞进嘴里,然后张着满嘴的尖牙,肆无忌惮的嘲弄着那些狼狈的巫师们。

    相比于野外的同类,居住在第一大学里的树精子显然胆子更大一点。它们成群结队挂在垂柳细长的枝条上,好奇的看着这难得一见的光影奇观,偶尔如荡秋千般晃着垂柳的细枝,顺路抓几只灯火虫打打牙祭。

    湖畔树下的阴影中,还有更多隐秘的生物,不断偷袭那漫天飞舞的零食。

    如果在平日,性格活泼一些的助教们也许会掏出自己的法书与工具箱,收集一些难得一见的样本。

    但今天,忙碌的巫师们显然没有在意那些打秋风的小家伙。

    维克多扯破的空间在盖亚之力下缓缓平复,只有偶尔扭曲的光线向所有人诉说刚刚这片时空所遭遇的创伤。

    几只变异灯火虫恰好飞过那片空间的褶皱,悄无声息的化作几道流光。

    希尔达瞟见了这一幕,他的眼角抽了抽,小声嘀咕道:“该死的暴力男。”

    “你说什么?”蒙特利亚教授严厉的扫了他一眼。

    “我是说,这里的确有妖魔的气息。”希尔达忙不迭的补救着。

    他指着自己那些漫天飞舞的变异灯火虫,殷勤的解释道:“看见了吗?灯火虫的颜色以这块假山石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嗯,我的变异灯火虫遇到妖气会发出红光,这与正常灯火虫的颜色有一定区别。”

    周围几位助教纷纷颔首。

    正常的灯火虫散发的光线是白光,偶尔一些吸食其他能量的灯火虫,也许会发出蓝色或者绿色的光芒,但主体均为冷色调。

    对于灯火虫而言,能够发出红光,的确非常特殊。

    “越靠近假山石,颜色越红;离得越远,颜色越淡。到了湖对面,那些灯火虫的颜色与原本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可以断定这只小家伙遭遇了一头妖魔,而且那头妖魔的活跃地点就在这假山附近。”希尔达信心满满的下了论断。

    蒙特利亚教授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继续说话。

    “如果说,那头妖魔是在这里活动,那它现在去哪里了呢?”一个助教捏着下巴,好奇的打量着四周:“总不能平白无故的消失吧。”

    希尔达哑口无言。

    “托马斯。”易教授重新开口。

    “在。”蓝眼睛的面试官安静的走到小猫面前,从怀里掏出自己的工具箱,从里面掏出各种型号的刀具、镊子、骨锯、吸管以及大小不一的瓶瓶罐罐。

    然后他从口袋里掏出那副土黄色的皮手套,准备戴上。

    “不要用它。”蒙特利亚教授生硬的阻止了面试官的举动。

    他从怀里掏出一副薄如蝉翼、几近透明的手套,丢给托马斯。

    “暂时不要彻底解剖这只猫……先取一些样本就好。”蒙特利亚教授看了易教授一眼,补充道:“这是一副冰蚕皮质的手套,更适合你做一些精细的操作。”

    托马斯拿着手术刀的动作顿了顿,然后安静的点点头,将那副土黄色的手套塞回怀里,戴上冰蚕皮手套。

    不知是否错觉,围观者们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轻松的出气声。

    “张羽,你去请一下凡尔纳大叔,湖畔的事情需要与他商量一下。”易教授似乎没有察觉周围气氛的变化,依旧不紧不慢的吩咐着。

    “是。”一个温和的声音答应着,微微颔首。只不过,他的面孔大部分掩盖在高大的衣领下,周围的巫师们只能看到他那头有些花白的头发微微晃了晃。

    “不用请了,我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众人身后慢吞吞的响起:“如果等你们去请我,这片湖都要被拆光了。”

    几个年轻的巫师明显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中的法书已经开始翻动着,猎猎作响了。

    “咳咳!”蒙特利亚教授难堪的咳嗽了两声。

    “一代不如一代,哼。”老人一手拄着木杖,一手提着一盏气死风灯,翻着怪眼,咕哝了一句。他的脚边,那只名叫五月的老狗呼哧呼哧的喘着气,抖动着能夹死人的皱纹,拐啊拐的挪动着脚步。

    那几个年轻巫师羞愧的低下头。

    “他们都还年轻,不要这么轻易下结论。”易教授终于回过头,看向这位临钟湖畔小木屋里的守夜人:“总要给他们一些时间。”

    “对于巫师而言,最宝贵的就是时间了。”凡尔纳老人杵了杵木杖,死死盯着两位领头的教授,若有所指:“总给他们时间,搞出事情来就晚了!”

    易教授回过头,重新看着白石上趴着的小猫,一语不发。

    蒙特利亚教授板着脸,也没有接话。

    湖畔重新陷入安静。

    “它的眼睛已经异化,没有残留影像的可能性。”托马斯用镊子撑开小猫的眼眶,用一根细长的探针小心拨弄着那仿佛绿宝石一眼的眼球,小声向易教授汇报道:“这里的样本还需要采集吗?”

    “要。”易教授言简意赅的表达出自己的意见。

    “不仅要,而且还要彻底。”蒙特利亚严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两颗眼珠都直接取下来,一枚交给校工委留档,一枚交给易教授推衍分析。”

    托马斯沉默的点点头。

    “不要费事了,让大家都回去休息吧。”凡尔纳老人沿着湖岸踱步几个来回,大手一挥,让那些穿梭在湖面的巡逻队撤退。

    “你们采集完样品也回去吧。”老人抬起眼皮,瞅了一眼忙碌的黑袍们,咕哝道:“这只猫就留在这里。”

    “不需要保护物证吗?”希尔达好奇的看着老人。

    “事出反常即为妖,不循规矩就是魔。妖魔做下的案子,用巫师的常规办法处理不了。”老人拄着拐杖,耐心的解释了一句:“如果那头妖魔还在学校,那么明天白天它一定会回到湖边看看自己的战利品……这是妖魔的天性。”

    “但这里是临钟湖呀!”希尔达的声音有点大惊小怪:“九有学院一半以上的学生明天都会经过这里!”

    “也就是说,剩下的一半人可以先排除异常了。”蒙特利亚教授阴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如果我是你,现在就把嘴闭紧,老老实实回监控室!”

    希尔达吐吐舌头,缩着脖子,跟着几位离开的同伴,一溜烟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