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六十三章 醒酒药

第六十三章 醒酒药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天刚蒙蒙亮,郑清就被一阵剧烈的摇晃吵醒。

    他勉强眯起一只眼睛,借着窗外的微光,看到了萧笑模糊的身影。

    “干嘛。”他咕哝着,翻了个身,向被窝更深处缩去。

    昨夜狂欢的余韵仍未消散,宿醉带来的头痛与口苦在睡梦里被极大的削弱了。

    他不想费力的睁开眼,去面对现实中更大的痛苦。

    “晨练,以及你昨天与蒋玉约好在图书馆见面。”萧笑手里叮叮当当的搅拌着什么,用轻飘飘的语气说道:“是你昨晚睡觉前让我想办法叫你起床的。”

    “我后悔了。”郑清藏在被窝里,有气无力的呻吟着。

    萧笑似乎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呓语,手底的家伙什撞击的更加起劲儿了。

    “咣、咣、咣、咣。”

    “他……俩……呢……”郑清拉着嗓子,毫无生气的询问。

    借着刚刚睁眼的瞬间,他瞟见辛胖子的被窝已经掀开,吸血狼人的帷帐也高高挂起。

    这让他对现实世界有了一丢丢的兴趣。

    “迪伦不知道去哪里了,昨晚彻夜未归……辛胖子一大早就黑着脸溜走了……我猜他想起昨晚上签的契约了。”萧笑喋喋不休的说话声与药杵叮叮咣咣的敲击声混杂在一起,汇成一个强力闹钟。

    六柱床上,缩成一团的被窝随着呼吸有节奏的起伏着,躲在里面的郑清似乎完全没有受到这个闹钟的影响。

    但宿舍里的另一个睡客则不堪其扰,最终爬起身来。

    萧笑站在书桌前,面前摆满了瓶瓶罐罐,他不时从这些容器里抓出一撮草药或辅料,丢进手中的药臼里。

    “叮叮当当。”铜制药杵与玉石药臼碰撞,发出刺耳的磕碰声。

    被噪音吵醒的肥猫团团迷瞪着眼睛,拖着沉重的步伐,凑到药臼前嗅了嗅,然后厌恶的喵了一声,扭身窜出阳台。

    窗外,太阳还没有升起来,薄薄的雾气均匀的流淌着,微微放光的世界仿佛加了柔焦镜,格外的细腻丰润。

    但这片充满生机的世界对肥猫团团而言同样不够温柔。

    晨起的鸟雀们在窗外叽叽喳喳、吵吵闹闹,就像在进行一场热闹的相亲大会。

    让猫完全找不到一块补觉的清净地儿。

    团团抖了抖耳朵,杀气腾腾的盯着那些扑棱乱飞的小鸟们,用目光警告它们安静会儿。

    但没有鸟会在意一只不能飞的胖猫。

    盯了一会儿,毫无结果。

    肥猫只好垂头丧气滚回宿舍,重新把自己埋进辛胖子的被窝里。

    这一次,它努力把自己埋的更深一点。

    斜对面,另一个被窝也开始扭动。

    “十,九,八,七……”被窝蠕动着,越来越拱,从里面传来闷声闷气的吆喝。

    萧笑瞟了一眼,叹口气,将药臼里捣出的汁液倒进一盏白瓷口杯里,墨绿色的汁液与白色的瓷壁对映,显得格外深沉。

    “……三,二,一!”被窝猛然掀开,郑清一脸苦色,半眯着眼从床上爬了起来。

    “去图书馆跟蒋玉碰面的时候,留意打听一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临钟湖半夜又是焰火、又是大放光明……总感觉出现不得了的事情了。”萧笑面无表情的将白瓷口杯递到郑清面前,补充道:“晚上还有班级例会……这是入学以来的第一次,绝对不能缺席。”

    “第一次,第一次,什么都是第一次。”郑清打了个哈欠,眯着眼看着口杯里颜色可疑的液体,闷声嘟哝着:“这是啥东西。”

    墨绿色的药汁闻上去有股青草的鲜香,汁液上漂浮着一层细碎的气泡,看上去像是一杯刚刚出锅奶茶,并没有什么危险的样子。

    “醒酒药,帮你缓解宿醉后遗症的偏方。”萧笑将口杯塞到他手里,开始收拾桌上的瓶瓶罐罐。

    药臼里的渣滓被他倒进一个纸袋里,郑清探着脑袋瞅了一眼,在萧笑发火前把头缩了回来,一气灌掉了口杯里的药汁。

    “好清爽啊!”他砸着嘴,一连打了几个哆嗦,眼神迅速清明了。

    “好东西!”他补充着评价了一句。

    放下口杯,他顺口问道:“这服药叫什么名字?效果不错的样子啊。”

    “没名字,我随手丢进去一些草药捣的。”萧笑冲洗完药臼,漫不经心的擦擦手,毫不经意的回答道:“早上看历史故事,灵机一动,顺便配制的……倒掉太可惜,所以让你喝了。”

    郑清瞪着眼,一根手指头已经探向喉咙,用模糊的嗓音吼道:“哥又不是树精子……你怎么随便拿人试药…会死人的好不好…你这是报复!红果果的报复!”

    在巫师草药学的发展历史中,树精子作为各种草药的实验对象,对魔法药剂学的不断进步产生了巨大的推动作用。于是在巫师们眼中,新药的试用对象便被冠上了‘树精子’的称号。

    郑清对这些历史非常感兴趣。

    他一直非常好奇,在文明非常发达的巫师世界,对低智慧生物的这种‘不人道’行为,为何没有得到彻底的禁绝。

    当然,现在他没有心思关心试药的树精子。

    他的头脑已经彻底清醒,宿醉前的记忆也越来越清晰。

    萧笑昨天晚上离开流浪吧前,曾被他恶狠狠的威胁了一次。

    好像威胁要让西瓜头‘面朝大地,菊花绽开’来着。

    当时郑清满脑子都是伊莲娜的靓影,虽然有过短暂的不安,却很快被他抛到脑后了。

    现在,这个小个子的报复来了。

    “你都加了什么东西?!”郑清干呕半天,却只吐出一堆清水,只好苦着脸,可怜兮兮的看向萧笑:“真的不用吃点解毒剂吗?”

    “柠檬片、薄荷草、柚子油、田七、当归、陈皮、青梅、山楂、桂花。”萧笑打开刚刚装药渣的纸袋,指点着。

    听着这些性情温和的草药,郑清悬着的心慢慢平复下来,原本有些发青的脸色也渐渐恢复了正常。

    “还有三钱冰蚕粪做的药引,五两童子尿调的药汁。其中童子尿最正宗,是百草堂前段时间打折卖的窖藏,如果你想自己配药,我这里还有几斤剩余。”

    郑清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绿了。

    被窝里,团团探出半个脑袋,干嚎一嗓子,一脸嘲讽的看着乱作一团的宿舍。

    然后心满意足的裹紧被子,继续与周公会面。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