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七十一章 泰瑞·杜泽姆

第七十一章 泰瑞·杜泽姆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泰瑞·杜泽姆,第一大学阿尔法学院1980级的公费生。

    在当年阿尔法学院的自主招生中,年仅十七岁的他以超S级的炼金天赋成为第一大学最耀眼的新星。

    一切仿佛理所应当。

    杜泽姆在大一时已经开始旁听大三的课程,大二时就完成注册巫师的全部学业,在大三时便以第一作者的身份与蒙特利亚教授共同提交了T级论文《关于降灵过程中出现的神性物质及其贮存、释放和抑制机理》。

    同年,泰瑞·杜泽姆获邀于国际青年炼金术士大会开幕式中致辞。

    不久之后,他便以二十岁的弱冠之龄,受到炼金研究所的所长的招揽,成为第一大学当时最年轻的特聘研究员,并在阿尔法堡中拥有了一间以他名字命名的专属实验室——杜泽姆炼金实验室。

    一年后,当他的同届同学开始为毕业论文苦恼、或者发愁实习工作单位的时候,杜泽姆已经连续发表了多篇高因子论文,并成功在姓氏前方加上了‘dr.’的前缀。

    第一大学的评论性刊物《魔杖》一度为其破例,将毫无社团或组织工作经验,也没有深厚人脉背景的杜泽姆列入大阿卡那序列,代号‘星’,意思是希望。

    这意味着《魔杖》将其看做巫师界未来的希望。

    在推介理由中,《魔杖》的主编断言,杜泽姆会在十年内拿到逻辑奖,而且能够成为大巫师会议最年轻的委员。

    而这句话,也成为了《魔杖》发刊以来最大的污点。

    仅仅五年后,第一大学就发布了一条令整个巫师界震惊的消息:因为部分特殊原因,第一大学将解除与泰瑞·杜泽姆博士的聘任关系,并将禁止杜泽姆博士参加任何第一大学参与的魔法研究活动。

    这不啻于一道封杀令。

    所有人都为此错愕,巫师界的舆论也为此沸沸扬扬,巫师联盟的炼金术士委员会甚至为此发函至第一大学,咨询相关事宜。

    但令人意外的是,当事双方,包括第一大学与杜泽姆博士,都对此保持了缄默。

    于是,一颗万众瞩目的超新星,巫师界未来的希望,在封杀令后黯然退场,从公众视野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再也没有了消息。

    在第一大学的校园里,关于这颗新星陨落的原因众说纷纭。

    有人说,杜泽姆博士主持的实验室发生了严重的安全事故,对第一大学造成了重大损失,因此被彻底封杀。

    也有人说,杜泽姆博士只是接受了第一大学的秘密研究计划,为此不得不隐姓埋名,成为一名传说中的‘无名者’——据说,这个所谓的‘无名者计划’直属第一大学的校长管辖。

    还有人说,杜泽姆博士在实验室被妖魔侵蚀,堕落成一头巫妖,被关押在神秘的黑狱之中,终身不得假释。

    但不论传言如何令人信服,唯一的事实是,那位被《魔杖》当做巫师界希望的天才男巫,有可能获得‘逻辑奖’的天才男巫,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的一干二净。

    仿佛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没有人会想到,这位天才的男巫,就住在与第一大学一墙之隔的贝塔镇西区;也没有人会相信,这位传说中的天才,现在困居于自己的祖屋之内,与一位年迈的老仆相依为命,见天为食物与实验品发愁。

    “但是你为什么会知道呢?”郑清忍不住好奇的看着蒋玉。

    在等候那位老仆通报的间隙,蒋玉三言两语将前来拜访的这位博士曲折离奇的身份向郑清做了简单介绍。

    这让郑清大为惊奇:“另外,他当初为什么会被第一大学封杀?”

    “为什么会被封杀,我也不太清楚。”蒋玉看上去也有些迷惑:“但我知道应该与他的实验室发生的实验事故有关。当年与他一起消失的还有几位第一大学的研究员与教授,其他人什么情况我不了解,但我知道这位传说中的天才魔法师已经终身无望突破注册巫师的枷锁,永远没办法成为一位大巫师了。”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蒋玉微微一笑:“凡是有些底蕴的巫师家族都知道这条消息。但是第一大学当年发布了关于此事的封锁令,是由学校的三位校长一起施展的咒语,因此公众场合没人再谈及这件事……蒋家与杜泽姆博士有一些研究上的往来,因而能够勉强突破这道封锁令。”

    郑清舔了舔嘴唇,平复着内心的震惊。

    “他为什么无法突破成大巫师呢?”

    “因为他的灵魂受到了损害。”蒋玉脸上充满了惋惜之情:“真正的天妒英才。普通人受到那样的伤害,估计生活都无法自理了。而杜泽姆博士还可以进行研究,追逐他的梦想。”

    “他的梦想?”

    “……造神。”

    且不提黑色的铁门外,一个年轻的巫师被杜泽姆博士的伟大梦想所震惊。

    铁门内。

    三层的灰色小楼里。

    陈旧的书房中。

    杜泽姆博士正躺在躺椅上,双腿搭在宽大是书桌上,身上盖着一层薄薄的绒毯,轻轻打着鼾。

    晌午时分,正是他每日休息的时候。

    作为一个几乎丧失所有天赋的巫师,他唯一拥有的,就是那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

    为此,他整日整夜的坐在书桌后,用羽毛笔与墨汁,在草稿纸上计算那似乎永远也计算不完的公式。

    为了那似乎已经遥不可及的梦想。

    他书桌旁的墙壁上,挂着一句意境优美的诗句:

    “不一样的烟花,一样的灿烂”

    这句话已经成为支撑他研究的最大动力。

    “即便没有原来的天赋,我依然是泰瑞·杜泽姆。我一样能让我的生命,绽放出最美丽的烟花。”

    他不止一次向自己的老仆说过这句话。

    对此,年迈的仆人总是憨厚的笑着,坚定的点着头:

    “没问题,少爷。”

    “肯定行,少爷。”

    “你是对的,少爷。”

    现在,处在梦乡中的杜泽姆博士,似乎又听到了老仆单调而重复的称呼:

    “少爷?……少爷!”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