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七十二章 嚎叫的穿衣镜

第七十二章 嚎叫的穿衣镜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泰瑞·杜泽姆觉得自己刚刚闭上眼睛。

    一秒钟之前,他的脑海里还塞满各种变形的公式与复杂的咒语。

    一秒钟之后,他的意识就已经沉入一片无尽的黑暗。

    一秒与一秒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自己的眼皮太沉了,上下眼睑仿佛被黏连咒粘在了一起。

    前天傍晚在院子里散步,天井外那道绚丽的晚霞带给他无尽的遐想,不知不觉间,久违的灵感重新降临他的大脑。

    于是,他一头扎进书房,抓起自己的羽毛笔,开始漫长的演算。

    提笔就是两天。

    忘记了日出与日落,忘记了吃饭与睡觉。

    老仆在书房来了又去,却只能看着丝毫未动的冷饭叹息不已。

    当公式中的最后一个未知解集被他用咒语解析完毕后,清晨微白的天色已经第二次透过有些肮脏的玻璃窗,落在了他的身上。

    他丢下羽毛笔,满意的笑着,随手扯过衣架上挂着的毯子,靠着身后宽大的圈椅,立刻沉入了深深的睡梦中。

    梦里,康斯坦丁——也就是他忠心的老仆——絮絮叨叨的对着他说话,让他吃饭。

    “我在工作,康斯坦丁!”他烦躁的抓着头发,对着恭谨的仆人喊道:“不要让吃饭这种俗事打扰我!”

    “好的,少爷。”康斯坦丁低眉顺眼的答应着,然后又抬起头,一脸迷惑的看着他:“所以,您什么时候吃点东西呢?”

    杜泽姆博士无力的把脑袋砸在书桌上,默默对自己说:

    我不生气。

    我不生气。

    我不生气……

    后面就一片空白了。

    当他的意识重新回归身体的时候,感到自己的胳膊正被人抓住用力的晃着。

    “少爷……”

    “少爷!”康斯坦丁的话语仿佛从遥远的天边飘来,就像那天傍晚的彩霞一样遥远。

    博士终于费力的抬起一只眼皮,咕哝着‘我不吃饭’,然后翻个身,打算继续睡下去。

    老仆人摇晃着他的胳膊,阻止他再次沉沦。

    “少爷,请醒一醒,少爷。”康斯坦丁苍老的声音里充满急切:“少爷,蒋小姐在外面。”

    杜泽姆博士仍旧闭着眼,但他漂浮的思绪努力去抓取这句话的重点。

    蒋小姐?

    迟钝的大脑无法有效读取信息,而老仆人锲而不舍的摇晃让他无法再次入睡。

    “她是谁?!”杜泽姆博士终于睁开惺忪的睡眼,语气中难掩疲倦与不悦:“不知道上午是我休息的时间吗?”

    没有比被人从梦乡中拽出来更糟糕的事情了。

    如果有,那就是被人反复从睡梦中晃醒。

    “你必须有个好理由,否则……”即便带着一肚子起床气,杜泽姆博士依然没有想到如何处置自己莽撞的仆人。

    “蒋小姐,少爷。”老仆恭恭敬敬为他递上热毛巾,让他敷脸:“钟山蒋家的大小姐,她上周末已经送来了拜帖,您已经应允了这次会面。”

    杜泽姆博士接过毛巾,用力擦拭着眼眶与太阳穴,混沌的思绪也一点点从黑暗中苏醒过来。

    钟山蒋家?

    自己现在唯一的大金主?!

    “蒋小姐!”他跃然而起,脸上挂满了不安:“你怎么不早说,快,请她进来,快请。”

    对于这位蒋小姐,他知之甚少。

    但钟山蒋家却是他数年来魔法实验的最大支持者。

    或者说,唯一支持者。

    于他而言,这位蒋小姐更像是一位视察工作的领导。

    老仆应喏,抬腿便向门外走去。

    “站直身子,康斯坦丁!”杜泽姆博士在他身后压低声音喊道:“走稳一点,你现在看上去像只狒狒。”

    老仆停下脚步,挺直了脊背,抻了抻衣服,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向门外走去。

    杜泽姆博士胡乱的收拾了一下桌上散落的草稿纸,把几根秃头的羽毛笔拨拉进脚边的废篓中。然后他冲到高大的穿衣镜前,用力拢了拢头发,扯着嘴角,尝试露出一个完美的笑脸。

    “您需要换条新领结,先生。”镜子忽然张开嘴,嘶哑着嗓子,抱怨道:“恕我直言,您脖子上挂的那根油乎乎的东西更像一条抹布。”

    博士犹豫了一下,把脖子上那条挂了许久的领结解了下来,塞进身后的橱柜深处。

    “还有您的袍子!先生。”镜子看到自己的建议得到一定程度的采纳,语气变得有些兴高采烈起来:“您衣襟上第三枚纽扣开始错位,您前襟上似乎有些油渍,还有您的兜帽,它已经不能称为帽子了,它看上去就像被大脚怪拿去擤过鼻涕一样……”

    “闭嘴!”杜泽姆博士黑着脸,语气生硬的阻止了自己的穿衣镜继续大发厥词:“客人要来了,你唯一的能做的就是闭上你的臭嘴!”

    一边说着,他一边飞快的纠正了衣襟上那几枚错位的纽扣。

    “镜子如果不能说话,与咸鱼有什么区别!”穿衣镜嚎叫着,努力引起自家主人的注意。

    博士冷酷的抓起圈椅上那条紫红色的绒毯,盖在了镜子上。

    然后,镜子悄无声息的睡着了。

    “少爷,客人来了。”

    书房的门再一次打开,老仆人康斯坦丁腰板挺直的走在前面,向博士行了一个毫无瑕疵的参见礼,用古老贵族家庭那些仆人一贯使用的矜持语调补充道:“蒋玉小姐与她的男伴前来拜会。”

    博士还没来得及说话,老仆身后的客人就毫不客气的走了过来。

    “杜泽姆博士。”蒋玉一个手臂上挂着坤包,抱在腹前,一手探出,递给笑着迎过来的研究院主人:“不知道影响了您休息,很抱歉这么早打扰您。”

    博士注意到她的身后跟着一位抱着纸箱子的红袍书呆子。

    对于出身阿尔法学院的人而言,他对九有的学生倒是没有太多偏见。

    “蒋小姐,”杜泽姆博士扶着蒋玉的手,轻轻吻了吻,然后抬起头,用夸张的声音大声说道:“真的是你。上一次见到你还是六年前,我去钟山拜会老夫人……恰逢你十二周岁的生日。我记得巫盟一半以上的大巫师都去了,临末了,在合影中我只能呆在最边角……连脑袋都没照全。这次您一定要给我个机会,让我与您有个真正的合影。”

    “这是我的荣幸。”蒋玉矜持的笑了笑,向主人介绍身边的男伴:“这是郑清,我的同学,也是我的朋友……九有学院今年的公费生。”

    “幸会幸会。”杜泽姆博士伸出手,抓住郑清的胳膊,简单晃了晃。

    看得出,他对郑清的态度就冷淡多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