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八十三章 噩梦与警告

第八十三章 噩梦与警告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辛·班纳·施密特-拜耳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的天气阴沉沉的,天空下着小雨,脚下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泥泞土路。

    在梦里,他变成了蓝巨人,上半身赤裸,下身只系着一块肮脏的破布,没穿鞋,光着的脚板能清晰感触到湿滑的烂泥在重力作用下流淌、变形、发出痛苦的呻吟。

    “啪叽、啪叽!”

    “呼哧、呼哧!”

    沉重的呼吸声与脚步声杂乱的混合在一起。

    他侧过脸,惊讶的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红脸?你在干嘛?”辛惊叫着,四处张望:“我们现在在哪里!”

    灰白色的雾气在两人周围扭曲、无声的流动,遮住了他的视线。

    张季信低着脑袋,身子努力向前倾,一道漆黑的绳索扎在他的脊柱上,延伸到身后朦胧的雾气里。

    “拉纤啊。”红脸膛的男生有气无力的回答着,抬起头,双眼无神:“难道你不知道自己在干嘛吗?”

    这个壮硕的男生憔悴的厉害,原本鲜红的脸膛仿佛被冰水淬过,变成了灰白色。

    辛惊恐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肩膀上挂着一条破旧的绳索。

    “我为什么要拉纤!”他嚷嚷着,用力拽了拽肩膀上的绳索,试图摆脱这道束缚。

    然而一阵刺骨的疼痛从灵魂深处传来,让他忍不住哀嚎起来。

    “还债啊!”张季信的语气里终于有了一丝活力,他怒气冲冲的瞪着辛胖子,咆哮道:“如果不是你跟我打赌,我怎么会签那种卖身的契约!如果被大哥知道了,一定会打断我的腿!”

    冰凉的雨水落在辛胖子的头顶,顺着发丝流淌,在发梢尖汇聚成滴。

    沉重的雨滴在重力牵引下,砸在他的肩头、顺着他赤条条的身子向下滚去。

    辛·班纳打了一个寒颤。

    他隐约回忆起桃符、飞蜈蚣、以及一张闪过火光的羊皮纸。

    “不!”他惊叫着,用力晃着脑袋:“这一定是噩梦!”

    “我的两匹马儿,使劲儿啊!”一个兴奋的声音在他们身后不远处响起,一同传来的还有清脆的皮鞭声。

    “啪!啪!”

    辛惊恐的向后看去。

    雾气适时分开,露出一张舴艋小船,船头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郑清,披着鲜红大氅,穿着皮靴,带着龙皮手套,肩膀上趴着一只奸笑的狐狸,手里挥舞着呼呼作响的皮鞭。

    他的头顶撑着一把油纸大伞,将飘摇的风雨遮挡在船外。

    郑清身旁站着的矮个子是萧笑,他低着头,捧着笔记本,手中的毛笔运转如飞。

    似乎察觉到前方的目光,萧笑抬起头,推了推眼镜,镜片上闪过一道毫光。

    “还有三百六十四天。”冷淡的声音即便隔了很远也清晰的在两位奴隶耳边响起:“你们如果不努力工作,在这一年间,就算被东家打死,最高法院的人也无话可说。”

    “啪啪!”皮鞭划破空气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两个壮汉低下头,开始拼命的拉扯着纤绳。

    “你们尽管偷懒,”嚣张的大笑声从两人身后响起:“打不死你们算我输!”

    “算你输!”

    “算我输!”

    “输!”

    “输!”

    仿佛魔咒一般的声音在辛·班纳的耳畔回荡不休。

    “魔鬼。”他嘟囔着,脚下一滑,重重向下栽去。

    失重的感觉与冒泡的泥浆迎面扑来。

    辛胖子眼前一黑,从梦中醒来过来。

    “只有妖魔才能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情!”段肖剑肯定的声音在宽敞的教室中回荡。

    “就是,妖魔。”辛·班纳沮丧了一小会儿,才从噩梦中舒缓了过来,开始适应教室中有些刺眼的光线。。

    他从来没有觉得魔咒课的教室如此可爱。

    “对吧!”得到别人的认同让段肖剑语气更加得意,连带着驼背也微微挺直了许多。他用力拍着辛胖子的肩膀,兴奋的问道:“你们欧罗巴怪物多,辛,你觉得这种残忍的妖魔会是什么?有没有可能是霍鲁斯!”

    “郑清。”辛胖子揉揉眼,模糊的看到眼前的一个身影,嘟囔着:“撒旦。”

    “什么?”郑清掏了掏耳朵,觉得自己没有听清楚。

    周围几个同学也露出了诧异的目光。

    “我要跟你割袍断交!”辛胖子迅速清醒过来,脸上露出悲愤交加的表情:“你怎么能乘人之危呢!”

    郑清眨眨眼,一脸茫然。

    “我觉得,他在说契约的事情。”身后传来萧笑低低的笑声。

    郑清恍然。

    “别别别,”他陪着笑脸:“大家衣服都是花钱买的,都是兄弟,为了这点事割破不值当,不值当。”

    辛胖子试着努力挤出怒气冲冲的表情,却收效甚微。

    他的表情看上去更像哭丧着脸。

    “不是要当吃破天的男人吗?还有要打破枷锁的男人。”萧笑冷幽幽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辛胖子回过头,恰好看见萧笑从笔记本中抬起头,扶了扶眼镜。

    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是哦,”郑清似乎想起什么,努力回忆道:“还有,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

    “要为雇主卖命!”张季信红色的脸膛已经涨的发黑,他飞快用袍角擦了擦干净的凳子,扶着郑清坐下,一边义正言辞的看向辛胖子:“是男人,一口唾沫一颗钉,说话算话!”

    “就是就是!”辛胖子脸色青白不定,抖着肥厚的嘴唇,哭丧着脸:“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周围其他人看到莫名其妙。

    “老姚又来啦!老姚又来啦!”

    门后的光头小子尖叫着。

    原本有些混乱的教室迅速安静了下来。

    黄脸、黑袍、稀疏发亮的头发,姚教授大步流星走进教室,站在讲台上,轻轻咳嗽了一声。

    教室里鸦雀无声,每个人都端端正正坐在座位上。

    教授满意的点点头。

    郑清注意到,他那平日不离手的烟斗塞在胸前口袋里,手中反而抓了一份报纸。

    “我讲几个事情。”他单刀直入,语气有些严肃:“第一个,就是昨天流浪吧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几位同学处理的不错。”

    他黝黑的小眼神落在郑清身上:“让我们为郑清同学鼓掌。”

    教室里响起热烈的掌声。

    辛胖子也有气无力的拍了拍巴掌。

    “因为并不属于校园内的事件,所以学校不会对此作出直接奖励。”教授抬起手,微微按了按,示意众人安静:“但作为辅导员,我将奖励他五个学分,大家有没有异议?”

    郑清惊喜的看向讲台,老姚鼓励的向他点点头。

    周围同学们羡慕的恭贺声络绎不绝。

    “另外。”姚教授打断教室里有些喧闹的气氛,提高声音说道:“最近学校内外有些不安分,估计你们都有所感受。”

    说着,他挥了挥手上抓着的一份报纸,嘴角挂起一丝嘲讽的笑容:“什么大妖闯进学校的专机了、什么黑狱暴动了、什么乱七八糟的谣言都有。”

    “特别是昨天夜里,学校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二级谋杀事件,有传言说学校进了一头霍鲁斯。”

    教室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都闭紧了嘴巴,紧张的看向讲台。

    “我不希望在学府内听到这些没影儿的谣言。”

    老姚说着,目光在教室里微微一扫,强调道:“一点儿也不想听到!”

    不知是否错觉,郑清觉得那双眼睛似乎在男生圈里顿了顿。

    “不知道,就不要乱猜!知道什么线索,报告给学校,没人会扣你的奖励。”老姚把手中的报纸用力砸在课桌:“你们都是刚刚入校的新生,在这里,我只强调一点。”

    一定要爱护小动物?不允许私下讨论关于谋杀案的细节?亦或者,看管好自己的小宠物?

    郑清脑海里飞快的翻滚着各种念头。

    姚教授表情严肃的扫视教室一周:

    “千万不要自以为是!”

    “你们的法书上甚至连一道完整的咒语都没有记录下来。”

    “千万不要逞英雄,去讨伐那个凶手。”

    “如果有任何线索,第一时间告诉前辈。”

    “高年级的学长、校工、助教、教授,甚至你们宿管老倪也可以。”

    “唯有一点。”

    “一定不要自作主张,擅自冒险。”

    “能够在第一大学这所巫师大学核心地带做下如此丧心病狂的事情,不管凶手是妖魔、还是什么凶虫猛兽,都不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可以应付的。”

    “任何未经允许的擅自行动,都要做好被学校开除的准备!”

    教室里一片哗然。

    周围几个男生沮丧的把脑袋砸在桌子上。

    他们雄心勃勃的猎杀大计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