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零九章 新人的任务

第一百零九章 新人的任务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顺着田间的阡陌小路行走不远,队伍便转入了一条稍微宽阔一些的木桩石子路上。

    这条路以木桩为基,木篱为堤。木桩与木桩之间用细碎的石子填充,压的平平整整。桩子高出地面几公分上下,行人走在期间需要格外注意,稍有不慎便会被这些木桩绊倒。

    也许这就是百草园铺设这条路的用意,郑清看着周围小心翼翼的同学,对铺路的人大为佩服。

    木桩石子路环绕着一处独立的药园。

    与之前环境百变的药田相比,这座药园上空并没有魔法作用下的独特气候,反而如同一座农家小院一般,用歪歪扭扭的木栅栏随意围着。栅栏上攀附了许多藤本植物,异常茂盛,为园子平添了几许优雅。

    司汤达老人带着学生们绕着木桩石子路走了不远,便来到这处药园的门口。

    药园的大门与园墙类似,都显得比较简陋。

    大门以井字形木棍为骨,辅以柳条与酸枣枝扎成,透过枝条编制的门板,能够清晰的看到园子里郁郁葱葱的景色。

    “看手!”司汤达老人忽然大吼一声,将郑清吓了一个激灵。

    回过头,他看见几名正在揪门上柳条残留嫩芽的学生似乎也被吓了一跳,正飞快的撒开手,向人群里退去。

    “这个门虽然没有挂门神,看上去很破旧,却也被园子里的巫师附加了许多诅咒。”老人瞪着眼睛,看着面前的小年轻们,大着嗓门训斥道:“之前没有警告过你们在园子里不要随便拉扯吗?嗯?”

    众生讷讷无语。

    学生被训斥,教授面子上也不好看。

    李奇黄教授拉着脸,附和司汤达老人的话,跟着教训道:“从进园子到现在,一路上说过多少次了!再有犯错的人,自己去校工委领一个星期的义务劳动,让你们在园子里摸个够!”

    众学生默默无语,噤若寒蝉。

    司汤达老人又瞪了众人片刻,方才徐徐转身,伸手指了指挂在栅栏上的一块木板。

    郑清定睛望去。

    这块木板应该是药园的地图,上面按植物功效,刻画了不同的分区,诸如养阴润燥植物区、理血植物区、补气植物区、解表植物区等等。

    老人指向的是舒缓神经植物区。

    “你们的任务,就在这里。”他拄着鹤嘴锄,仰着脑袋,目光从面前诸多学生脸上扫过,似乎在等待他们的意见。

    没有人有异议。

    老人满意的点点头,拉开枝条编的大门,示意其他人跟上。

    “我跟你们讲!”

    “这种草种花,都是大学问。”

    “就说这日头,就有许多门道。”

    “有些药草,每隔十二个时辰要曝晒一个时辰;有些药草,要时刻沐浴在夕阳那有气无力、软绵绵的光线里;还有些药材要长在朝阳中,吸收早晨那些蓬勃的生气。”

    说的兴起,老园丁拄着自己的锄头,晃着脑袋很是自豪,脸上纵横的皱纹显得异常深邃。

    “有些草药,必须隔着云雾触摸阳光的存在;有些草药,必须站在水底吸收阳气;还有些草药必须站在其他植株的阴影下,感受太阳的阴暗之处。”

    “草药之气不同,所要阳气也不尽一。”

    语罢,队伍停在一片开阔的药田前面。

    “这就是你们的任务!”司汤达大叔举起手中一株墨绿色的小草,让大家传看:“你们的任务是拔草。”

    拔草?

    同学们松了一口气,然后立刻又陷入乱哄哄的讨论中。

    郑清捏了捏手中那根纤细的小草,颇感无语。

    就像李萌刚刚说的,原以为在园子里走这么深,交给他们的任务会高大上一点。

    即便不是大战食人花,捉几头地龙的幼崽也能拿出去跟其他班的人炫耀呀!

    哪像现在,拔草!

    只是听上去格调就下降了许多档次。

    “这种草叫‘味荆棘’,草色墨绿、上面有淡绿色的波状花纹,内叶边侧有锯齿状凸出。”李教授在一旁开口解释起来:“这种草也属于药草的一种,药性猛烈,可以抑制某些狂躁类的症状。”

    “分辨这种草的方法有两种:一种是司汤达老师刚才提到的外形分辨方法;再有就是气味。你们将这种草的叶子捏碎,残留的汁液会散发出一种非常强烈的刺激性气味。”李教授捏碎手中的小草,示意般的抬起手递到身前几位同学面前。

    几个人立刻露出一副要死要活的表情。

    这激起了许多人的兴趣。

    郑清手里拿着一株味荆棘,看着别人,尝试的用食指与拇指捏住一点叶尖,将它捏碎。然后把那滩染在鹿皮手套指尖的墨绿色凑到面前。

    顿时,一股强烈的刺激性味道顺着鼻腔直冲他的大脑,仿佛吃了一大口芥末一般。

    他抬起头,发现李教授也正在泪眼汪汪的看着大家。

    “这种刺激性的气味持续时间很短,大约五秒钟左右。”李教授吸吸鼻子,囔声囔气的说道:“你们需要注意的是,不要喜欢上这种刺激性的感觉!对于注重精神安全的巫师而言,没有什么比刺激更伤害身体的情况了。”

    “为什么要拔这种草!”李萌吸着鼻子,脸上挂着一串泪珠,大声质疑。

    “因为它不老实!”司汤达大叔手中拄着的鹤嘴锄不知何时又变成了一柄?头。他随意的翻起田边的一块泥土,用?头的背面将土块敲碎。

    泥土里夹杂的一只软体动物随着?头的敲击变成一团泥浆。

    顿了顿,老人抬头看向一众学生,补充道:“味荆棘这种小东西长的太快了。”

    “太快了!”他强调般重复了一遍:“前一刻授粉,后一时开花,半夜三更安静之时蹦籽。这草籽落地生根,一时三刻就能抽芽,等你第二天来看,满药田净是这种小东西。”

    “消耗地力太多,但是药用很有限。除了诸如‘狼毒药剂’等受众很小的药剂需要一点作为辅料外,大约也就是你们这些学生期末考试那几天会冒险用一点。”

    “当然,这里并不推荐大家用这种草药作为镇静提神使用。”站一旁的李教授连忙开口,警告说:“就像我之前提的,激性太大的药草对巫师的精神有害。如果有类似需要,校医院有更好的选择给大家。”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