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吸血鬼与狼人

第一百二十二章 吸血鬼与狼人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作为第一大学的公费生,虽然郑清接触巫师世界的时间并不长,但并不代表他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

    通过阅读《巫师界大百科全书》,郑清可以对许多实际上很陌生的群体了如指掌。

    比如吸血鬼与狼人。

    作为月下议会最著名的两大种族,每位接受过正规教育的巫师都会被要求对这两种生物进行必要的了解。

    一个巫师可以不擅长调配复杂的魔药,或者不精通符文叠加的十三种技巧;但他们一定要知道狼人或者吸血鬼的禁忌与爱好,要熟谙这些月下生物的领地范围。

    这会在很大程度上保证巫师在外行走时的人身安全。

    因为班上有一位著名吸血鬼家族的成员,更因为宿舍里有一位血族与狼人的混血儿。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郑清在前一阵子恶补了这两大种族的相关知识。

    比如,郑清知道,吸血鬼的领地范围主要集中在巴尔干半岛、大不列颠岛以及北美沿海一带;而狼人的领地主要集中在莱茵河畔、蒙古高原以及五大湖-密西西比流域。

    此外,郑清还知道,狼人与吸血鬼都是以家族为单位活跃在巫师界,而且它们族群的组织形式都非常严密。

    正规的吸血鬼家族一般会包括一位家长、几位年纪很大的长老、少量的吸血鬼幼崽以及数目庞大的血仆。

    作为一种将鲜血当做信仰的生物,吸血鬼们通过辨析体内原血的数量以及血脉精纯的程度来决定各自在家族中的地位。原血最充沛、血脉最精纯的一位吸血鬼,便是这个家族天然的族长;原血足够充沛、但血脉不够精纯的吸血鬼,只能充当家族的长老;日常行走在巫师界中的吸血鬼通常便是这两种身份。

    至于年龄幼小、血脉精纯的吸血鬼幼崽,因为自控能力差、往往会被长辈们勒令呆在家族古堡中。事实上,巫师界绝大部分半血族都是这些失控的年轻幼崽惹出的麻烦。

    吸血鬼还拥有独立于月下议会之外的血族议会——根据信史,血族议会的历史比月下议会更加古老——而充当血族议会议员的,便是各个吸血鬼家族的家长。

    通过自上而下的严密组织,使得吸血鬼拥有远超其他月下生物的战斗力,从而奠定了它们月下第一种族的身份。

    而狼人也有着自己独特的组织形式。

    正常情况下,一个狼人家族一般包括一位头狼、几位母狼以及数量不等的狼人幼崽。头狼被称为‘奥尔夫’、负责守护整个狼人家族的安全;母狼都是头狼的配偶,她们充当族群的猎手,负责猎杀妖魔与任何侵犯族群领地的敌人。

    而小狼们在一定年龄以下,会托庇于家族之中;一定年龄以上,则会被头狼驱逐出门。被逐出家门的小狼或者寻找自己的配偶,组建新的狼人家族,或者只能流浪在不同的狼人领地之间,成为一名可耻的独狼。

    独狼不受《狼人法典》的保护。

    因为这种残酷的生存模式,所以狼人在巫师们的心目中往往与残酷无情的形象相关。

    即使在月下议会,许多种族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些喜爱暴力的疯子。

    郑清看着面前这位泰勒家族的狼崽子,脑海里飞快闪过大堆大堆的资料。

    与其他狼人家族相比,泰勒家族的名气在巫师界更响亮一些。

    不是因为这个家族的实力。

    而是因为这个家族试图变更狼人亘古相承的传统。

    在这个位于魁北克某处山谷的狼人领地中,除了头狼、母狼以及小狼之外,还有许多成年的狼人长老!

    泰勒家族的头狼允许成年狼人继续呆在家族之中——甚至传言中,这位特例独行的狼人族长还在家族内推行一夫一妻制。

    种种行为,使得泰勒家族背负起‘叛逆’的称号。

    据说,狼人王庭没有彻底排斥这一家族的唯一原因,就在于三位狼王打算漠视这个家族毁灭在未来的内乱之中。

    许多狼人都坚信,在强大的历史传统压力下,泰勒家族的崩溃是迟早的事情。

    现在,这个叛逆家族的成员被第一大学最讲究血脉传承的阿尔法学院收录进校,是不是意味着第一大学对于狼人们的立场有了新的变动呢?

    郑清心底翻滚着《贝塔镇邮报》上的评论文章,忍不住认真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位泰勒家族的成员。

    黑色的短发、深绿色的眼睛、浅浅的肤色、粗壮的身材。

    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十根手指头。

    每根指头上,都套着一枚闪闪发亮的魔法戒指。

    蛋白石、月长石、青金石、黑曜石、猫眼儿、水晶、祖母绿、欧泊等等,各种名贵璀璨的宝石仿佛不要钱一样,一颗接一颗的嵌在那些戒指上。

    这得要多少钱啊!

    郑清悄悄咽了口唾沫,在心底哀叹一声,恨不得一口咬下这位泰勒家狼崽子的一根手指头。

    一枚,只要一枚戒指。不仅自己一年的生活费能够得到解决,甚至那些绿精灵后续的治疗费用都没有丝毫问题了。

    “你好!”安德鲁并没有意识到他的出现在郑清心底掀起的种种念头,他笑容满面的伸出手,递到年轻的九有公费生面前,非常有礼貌的问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安德鲁·泰勒,来自魁北克,家里在月下议会有张椅子……当然,也许你对这些事情不感兴趣。”

    月下议会的椅子?

    郑清收敛了几秒钟之前心头滑过的种种凶残想法,飞快的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也友好的伸出手。

    “你好,我叫……嘶!”仿佛触电一般,郑清的手与安德鲁的手握在一起后飞快的弹了回来。

    强烈的刺痛感让他惊呼出声。

    “啊!不好意思。”安德鲁似乎刚刚反应过来,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丝毫恶意,同时一脸愧疚的看着他,用充满歉意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家里长辈怕我在外面吃亏,所以给了我许多魔法用具……事实上,我也分不清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

    说着,他抬起双手,向郑清展示十根指头上那绚丽多彩的魔法戒指。

    “没关系。”郑清勉强笑了笑,看了看自己的手心。

    右手中指根部,一个殷红的血点正顺着皮肤间细微的纹路缓缓扩散开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