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马虺隤

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马虺隤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希尔达·唐·阿方索心神不宁的站在学生们面前。

    刚刚那个小女巫晕倒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的心脏都要从嘴里跳出来了。

    幸亏贝拉夫人经验丰富,只用了几分钟就稳定了那位小灵巫的情况。

    即便如此,他仍被那位严厉的护士长责怪了一番——几年前,他还在学校读书的时候,就没少被这位夫人训斥。

    希尔达抬起头,忧郁的看了一眼山坡上那片紫竹林。

    黑紫色的竹竿看上去仿佛熟透了的甘蔗,然而那些青翠的竹叶清晰的标明着这些禾本植物的真实身份。

    就像他一样。

    虽然平日在朋友们面前表现的有些懒散、甚至可以说叛逆,但在他内心深处,自认为是一个非常具有责任心的老师。

    也许我不应该对他们苛求太多吧,助教先生轻吁了一口气,重新打起精神。

    “按照我拿到的教学大纲。”他翻了翻手头的教案,然后抬起头,随意的扫了一眼两队新生,用轻快的语气询问道:“九有天文08-1班已经掌握的咒语是‘葛之覃兮’,阿尔法学院掌握的是‘我马虺hui隤tui’……大家有什么异议吗?”

    人群中传来低低的应答声。

    没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

    如果助教先生能够耐心观察一下这些新生,大约能够注意到两侧队伍间弥漫的紧张气氛以及新生们互相交错的诡异眼神。

    但不久前那个小小的事故让希尔达忽然有种身心疲惫的感觉。

    这让他对这节课的信心衰减了许多,连带着学生们的表现也被他忽视了。

    “那么,上节课指定的那位陪练同学呢?”他抬起头,四处张望。

    段肖剑哭丧着脸磨磨蹭蹭的挤出队伍。

    辛胖子在他背后挥着双手,小幅度的打着节拍,鼻子里哼着低沉的‘丧礼进行曲’。

    “下面,我与这位九有学院的段肖剑同学做一个简单的示范。”希尔达拽着段肖剑的肩膀,急急忙忙把他拉到众人面前。

    “首先是‘葛之覃兮’,”助教先生干脆利落的翻开法书,稍稍加重了语气:“注意看两个人的安全距离,还有施法者的目光……‘葛之覃兮,施于此处’!”

    墨绿色的藤蔓再一次凭空出现。

    这些蜿蜒着,仿佛游蛇一样的植物舒缓着筋骨,从容不迫的束缚住段肖剑的手脚,慢条斯理的挽出几朵蝴蝶结。甚至它们还非常贴心的用剩余藤条给猎物搭了一个简陋的圈椅。

    这个举动让一脸紧张的陪练生表情舒缓了许多。

    “安全距离是三米!施展咒语的时候一定要注视着自己的对手。”希尔达提高声音,向所有人强调道:“如果你们念咒的时候,视线出现偏离,就像这样……”

    说着,他的眼神瞟了一眼草地边缘。

    组成圈椅的藤蔓轰然散架,拖着自己的战利品,一窝蜂的挤向那片空地。

    段肖剑在地上滚了两圈,很快发现绑在自己手脚上的藤条只剩下手指粗细。

    他缩着骨头,连蹦带跳,死命挣脱开这些抽风的藤蔓。

    “念咒时分神,不仅会让你们咒语的威力大打折扣,有可能使你们的猎物逃脱。情况严重的时候,甚至会造成咒语的失控!”

    希尔达表情严肃的看着天文08-1班的新生们,大声说道:“如果任何人,我是指任何人,打算在入校第一个月就躺进校医院,那么完全可以忽视我的警告!”

    新生们战战兢兢的看着那条在草坪上翻滚挣扎的粗壮藤条——现在它看上去仿佛一条发狂的巨蟒——纷纷摇头。

    “另一个咒语。”

    希尔达将刚刚站稳的段肖剑拖到阿尔法新生面前。

    “这个咒语相对而言就安全了许多。”助教先生显然想一鼓作气完成这个展示的环节。

    仍旧与刚才一样。

    安全距离三米,目光锁定咒语目标。

    “我马虺hui隤tui!”希尔达左手托着法书书脊,右手按着书页,念动咒语。

    刚刚站直身子的段肖剑双腿一软,重新滚在了草坪上。

    未几,草地上鼾声大起。

    郑清探着脑袋看向段肖剑,发现他已经完全睡死过去了。

    甚至他的嘴角都已经垂下了一丝透明的液体。

    “这个咒语有意思!”郑清连连点头。

    “可怜的孩子。”辛胖子抱着肚子,一脸悲悯的看着蜷在地上睡着的段肖剑,连连摇头。

    “这条咒语本意只是让人疲惫腿软。”萧笑扶了扶眼镜,皱起眉头:“现在这个情况有些不对头。”

    似乎为了回应他的疑惑,希尔达的声音重新响起。

    “你们练习这条咒语的时候一定要注意吐字清晰。”助教先生张大嘴,缓慢发音道:“虺hui……隤tui!不是黑推,也不是灰堆!虺隤,来跟着我年一遍……虺hui隤tui!”

    “虺……隤……”阿尔法的新生拖着长长的嗓音跟着助教先生重复了一遍咒语。

    “你们的魔咒课教授一定已经提醒过你们这条咒语的禁忌了吧。”希尔达用探究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白袍学生们。

    众人纷纷点头。

    郑清注意到安德鲁与他的小伙伴们点头点的格外夸张,这让他忍不住嗤笑一声。

    然而,希尔达似乎对那些夸张的表现非常高兴,甚至还对着他们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条咒语如果发音不清晰,很容易造成各种意外情况。比如受术者昏睡不醒、或者腿脚抽搐、甚至上几届的老生,还有人在这条咒语下瘫痪了整整一个月!”

    “整整一个月!那个可怜的学生连一根手指头都动不了……全身麻痹,躺在校医院里。连吃饭都是吃的流食。”

    众生悚然,抽气连连。

    辛胖子终于收敛了自己嬉笑的表情。

    他想起自己被那朵打碗花诅咒的情况,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可怜的孩子。”郑清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示范到此结束!”希尔达打了一个响指,惊醒睡梦中的段肖剑。

    驼背的年轻巫师迷茫的擦着口水,在一群损友的嬉笑声中拐着腿走回队伍里。

    “段肖剑同学因为陪练中的优秀表现,得到一个学分的奖励。”助教先生显然没有过河拆桥,非常痛快的给了年轻巫师一枚大枣。

    这让刚刚清醒过来的段某人喜上眉梢。

    他甚至丝毫不在意辛胖子在旁边模仿刚刚他睡着后流口水的模样。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