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猎龙之梦

第一百三十七章 猎龙之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时近午夜,月亮越来越明亮,气温也越来越低。

    冷风越过空旷的湖面,拂过稀疏的树林,在湖畔这群年轻巫师身边打了个转。

    郑清忍不住又打了个寒颤。

    “怪哉,”他疑惑的四处打量着:“虽然现在是初秋,但气温也没道理下降这么快吧……我记得中午的太阳还晒的人浑身发麻呢。”

    “因为我们感受到的不是温度,而是阴气。”林果挤在他身边,小声说道:“每月十五号左右月华最盛,阴气也最重。巫师对于阴阳之气的感触异常敏锐,往往会通感为外界的气温。”

    “阴气。”郑清龇着牙,忍不住看向远处。

    在他的印象中,阴气总是与幽灵、鬼怪等负面形象联系在一起。而现在夜黑风高,阴气四溢,难免会让人胡思乱想。

    临钟湖的湖面异常安静,虽然偶尔会漾起几圈可疑的波纹,但又会很快消散。

    草丛里原本使劲儿唱歌的鸣虫也开始有些懈怠,声音渐渐变的有气无力起来。

    “早知道应该画两道祛阴辟邪的符箓,”郑清嘟囔着,把身上的袍子裹得更紧了一些。

    “我这里有多余的玉符,可以借你。”林果在怀里掏了一阵子,摸出一块青白色玉符,塞到郑清的手中。

    这是一块矩形玉符,正面雕琢着一头在灵芝下匍匐的山羊,背面用魔纹篆刻了一个‘符’字;牌头牌尾饰有如意云头,四个倭角打磨的细致流畅,摸上去细腻温润。

    甫一入手,一股温和的气流便从手心涌入,须臾间便流遍周身,让人立刻忘却了四周涌动的阴气。

    “你不要紧吗?”郑清感到异常脸红,闷声问道。

    原本朋友们让他与林果一起夜巡,就是因为他年纪较大,能够照顾这个尚未成年的小巫师。

    孰知,他还没有表现出一丝大人的担当,就已经被林果照顾了好几次。

    “妥妥的!”林果抬起瘦小的胳膊,试着鼓了鼓自己的肱二头肌,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

    就着月光,郑清今晚第一次认真打量了一番林果的穿着。

    看得出,这位阿尔法学院的天才小男孩对今晚的巡逻任务做了充分的准备。

    他的脖子上挂着一个明晃晃的银项圈,上面蚀刻着密密麻麻的符文,在月光下可以清晰看到几道溢光在项圈上流转不息。

    他的手腕上也系着细长的七彩丝缔,其间还编入了许多青莹莹的玉珏,举手投足间佩玉鸣鸾,看上去就比郑清的五彩桃符高端许多。

    甚至林果的脸颊上也用淡金色的油彩绘满了神秘的符号,在月光中隐隐收敛着月华,却不知是用来辟邪还是定神用的。

    郑清悄悄咽了一口唾沫,把自己略显寒酸的黑驴蹄子向怀里更深处塞了塞。

    “看上去你准备的非常充分啊。”他最终开口赞叹了一声。

    林果收敛笑容,脸上浮现出惴惴不安的表情。

    “也许吧。”他扭捏片刻,忽然把那本厚重的笔记本塞到郑清手中,急切的说道:“你帮我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上面罗列的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但总觉得还有些偏差。”

    郑清就着头顶那盏气死风灯的光亮,眯着眼,细细阅读手中的笔记。

    只看了开头几个字,他就忍不住抬起头,重新审视面前的小男孩儿。

    “怎么,”林果不安的看着他,碎碎抱怨着:“是不是还有缺失……我就总觉得准备不充分……”

    “没有没有,”郑清连连摆手,沉默片刻,斟酌道:“我只是没有想到……你真的会准备这些东西。”

    说着,他把目光重新落在了手中的笔记上。

    在纸页最上方的抬头,有一行黑色的粗体字:

    猎龙需知。

    后面的内容用细长的斜体字与工整的宋体字按照不同内容做了标记。

    从当前巫师界龙族的分类,到不同地区特有的龙种,再到这些龙兽的喜好、偏爱,都在这本笔记中被细致的归纳总结了一遍。

    比如长白山赤虬的后面,用斜体字标注了“有角炎龙,其色赤红,谓之‘赤虬’”、“常见于长白山天池一带,喜卧山顶淡黄色浮岩之上,向日而眠”,最后又用工工整整的宋体字备注道“此虬性格温和,血脉纯正,有角,经济价值较高;但天高地远,又处于九州结界之内,不易猎杀,按:三星。”

    “你真的打算今天晚上猎一头龙吗?”郑清飞快的翻动着这本厚厚的笔记,连声赞叹:“太详细了……你该把这个笔记送给书山馆,也许他们会直接送给你需要的龙体材料。”

    “真的吗!”林果惊喜的叫着,看上去非常意动:“这件事的确花费了我很多时间,我十岁那年知道可以进第一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开始收集资料了。”

    “这个三星是什么意思?”郑清指着笔记中末尾的记号,好奇道。

    “代表猎杀难度。”林果非常干脆的回答道:“巫师界允许猎杀的龙种我都罗列出来了,而且根据已知数据做了一个模型,按照它们獠牙的长度、爪子的尖锐度、涎水的腐蚀度、血脉纯净度,以及是否群居、是否豢养仆役、夜行还是日行等诸多维度进行了分析计算。”

    “最难猎杀的龙种,被记做五星,比如唐古拉冰螭,它们既是群居生物,又有着威力巨大的天赋魔法,它们的大部分族群还喜欢豢养冰山雪狼作为仆役为它们打猎,非常难缠。”

    “像米仓萌龙,被记做一星。这种长度只有几尺的小龙虽然长了尖牙利爪,却喜欢躲在农夫们的米仓里,偷米为生,如果不是长了一对漂亮的大眼睛,估计早八百年就被那些暴躁的巫师们猎杀干净了。”

    男孩儿站在月光下,侃侃而谈,令郑清心悦诚服。

    “那么,你知道学校里的龙是哪一种吗?”他终于问到了最关键的一个问题:“你打算怎么猎杀学校里的这头龙?”

    “不知道!”出乎意料,林果回答的非常干脆:“虽然校园里流传了许多关于龙的故事,但据我分析,大部分都是虚构的……一部分也许真实,只不过资料不全,没办法准确判断属于什么龙种。”

    “那你打算怎么猎杀?”

    “诱杀!”林果解下背着的书包,在里面摸了摸,掏出一块牛皮纸包裹的东西,递到郑清面前:“这是烧燕,不管什么龙种都喜欢……用来做诱饵再合适不过了。”

    郑清接过那个包裹,小心的捏了捏。

    牛皮纸里的东西非常酥软,而且即便透过厚厚的纸皮,郑清似乎都闻到了一股异样的香气。

    “真是个聪明的小笨蛋。”凡尔纳老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两人身后,笑骂着给出了这样一个评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