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八章 林果的烧燕与时间

第一百三十八章 林果的烧燕与时间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北宋大巫师姓钱讳易字希白者,曾著一游学笔记,名为《南部新书》,记录了唐宋年代巫师界的诸多风俗。

    在这本笔记《辛》字卷中提及开元年间的一桩旧闻,言及‘…龙之性粗猛,而畏蝎,爱玉及空青,而嗜烧燕肉。故食燕肉人,不可渡海…’,其中便隐晦的指出龙性喜食烧燕肉,就算是吃了烧燕肉的人,因为身上沾染了烧燕的气息,都很容易被馋涎的龙兽所伤,因而不建议食烧燕后渡海。

    又有唐代巫师名为张说者,著《梁公四记》,载东海龙王之女掌管龙王宝珠,梁武帝以烧燕献龙女,龙女报之以各种珠宝,其间更有‘…烧燕五百入龙宫…守门小蛟闻蜡气,俯伏不敢动。乃以烧燕百事赂之…’的趣事。

    诸多巫师流传的笔记与手稿间,都不约而同的提到龙喜欢吃烧燕这一特点。

    烧燕,就是烤熟的燕肉。

    燕者,宴也,安也,古人之重言也。因其仙姿风韵于鸟雀中独领风骚,故而向来为巫师们喜爱,被称为‘雀中精灵’——当今流传甚广的咒语‘燕燕于飞’,传言便脱胎于此。

    大多数巫师都知道龙兽喜食烧燕,但如何烤制烧燕却很少有人知道了。索性巫师界类似流浪吧这样的灰市并不在少数,巫师们总能在付出大笔玉币之后有所收获。

    只不过,郑清觉得身为孤儿的林果不应该,也不会拿着大笔金钱去购买这种保质期极短,用途又非常单一的东西。

    “哪里的烧燕!”郑清端详着手中的纸包,最终没敢随意拆开,只能转头询问这块烤肉的主人:“你就这么确认今天晚上能碰到某条迷路的龙?我记得《巫师界大百科全书》中提到这玩意儿的保质期只有三十六个时辰,超过期限,不要说那些挑剔的龙种,便是草蟒、柴犬都不喜欢吃了。”

    草蟒、柴犬作为拥有稀薄龙兽血脉的生物,爱好与血统纯正的龙种几乎一模一样。连它们都不喜欢保质期之后的烧燕,可见这种食物对于时间的要求何等苛刻。

    “我自己烤的。”林果小心的左右张望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从上周末就开始准备了,烤了一个星期,差点烤坏了。”

    “你!”郑清的声音猛然提高,音调都有些扭曲了。

    “嘘!”林果飞快的摆动着自己的小手,脑瓜四处乱转,急的跳脚:“声音低一点!”

    不远处,正在闲聊的几位年轻巫师好奇的看了两人一眼,又很快收回了目光。倒是凡尔纳大叔脚下那条老猎狗抖了抖耳朵。

    自从林果的烧燕拿出书包后,这条老猎狗便张开嘴、吐出舌头开始流涎,只不过它的这番小动作很快被老人察觉。

    “多大年纪了!”老人挥起棍子作势欲打。

    老猎狗呜咽了两声,咂咂嘴,有气无力的瘫倒在地上。

    郑清重重吸了一口气,缓缓吐出,反复再三,心情终于平缓了一些。

    烧燕的烤制方法在巫师界一直很少有人知道。

    也许书山馆深处珍藏了这方面的书籍,但不要说入学时间还不长的大一新生,便是入校四年的老生,想在数以百万计的书籍中找到烤制烧燕的菜谱,都非常困难。

    用天方夜谭来形容丝毫不夸张。

    “柳刃凉太写的《龙の食》,”林果一脸骄傲的看着郑清:“我第一次进图书馆就找到了。上面详细描述了如何为龙兽烹制烧燕……我学了一个暑假呢!”

    “你以后可以卖烧燕赚钱了。”郑清羡慕的捏了捏手里的牛皮纸包裹。

    “不可以。”林果闷闷不乐的说道:“那是书山馆深处的一本魔法书,虽然我学会了,但每月只能做一只烧燕,还不能用来交易……不要想着我教你怎么做,那个名叫柳刃凉太的作者似乎在书里附加了一个强大的契约,你懂的。”

    “那本书在什么图书馆什么位置?”郑清仍旧不死心。

    “我第二次去就找不到了。”林果不好意思的瞟了他一眼,小声说道:“我问过书架迷廊里的张教授了,他没搭理我。”

    “那头小气的章鱼?”郑清惋惜的叹口气,终于放弃了新的赚钱计划。

    “叫张教授,或者张先生!”凡尔纳老人虎着脸,手中的木杖重重在地上戳了戳。

    郑清吐了吐舌头,没敢吱声。

    “虽然所有的龙都喜欢烧燕,但并不是所有的龙都能被烧燕所诱惑。”凡尔纳老人转头看向林果,曲起粗大的手指,敲了敲他的小脑瓜,笑骂道:“这么聪明的小脑瓜,怎么就想不透这么浅显的道理呢?”

    林果眼泪汪汪的摸着后脑勺,噘着嘴也没有说话。

    “你们准备准备,估计前一班巡逻队马上就要回来了。”老人似乎也没有耐心继续为他们解释,只是吩咐了一句,便径直向自家小木屋走去。

    老猎狗拖着尾巴,懒洋洋的跟在他身后。路过两个年轻人身边是,郑清似乎看到这条猎狗重重的抽了几下鼻子。

    待老人走远,林果才拍拍胸脯,小声抱怨道:“凡尔纳老人好凶!每次看到他,总有种已经被教训了一辈子的感觉。”

    郑清怜悯的看着面前的小男孩儿,摇摇头,没有说话。

    他无话可说。

    虽然他与林果同时存在于这片星空下,但实际上两个人并不在同一个世界。

    换句话说,两个人拥有着完全不同的时间线。

    林果是一个很特殊的学生。这个特殊并不是指林果小小年纪就进入第一大学读书,而是指林果所拥有奇特的时间观念。

    按照林果的解释,他的时间观念,已经经过了意识的二次加工。

    在他心目中,越重要的事情,时间序列越靠前,体现在意识中,这件事发生的时间也越早。

    以郑清模糊的理解,林果是把自己的经历加以标记,并按照重要程度重新排列了一遍。

    所以,在林果意识里,他认识蓝雀已经很久了。

    甚至他认识郑清也超过三年了。

    天地良心,三年前郑清还在苦逼的高中生活中挣扎呢。

    “你这种时间线不算扭曲了自己的意识吗?”郑清想起不久前萧笑的警告,好奇的询问道:“我记得对于巫师而言,扭曲意识属于非常危险的行为。”

    “但是我的意识没有扭曲啊。”林果兴致勃勃的整理着装备,回答道:“只不过我们的时间线不同罢了。”

    “你不能永远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郑清犹豫片刻终于忍不住劝道:“过去的事情终究已经过去了,胡乱调整自己的时间线,对你的小脑瓜不好。”

    “难道你不是生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吗?”小男孩儿生硬的反驳了一句,便重新低头开始在自己是书包里掏摸起来。

    他的书包上,那只原本已经睡着的米老鼠不知什么时候又抬起脑袋,龇牙咧嘴的看向年轻的公费生。

    郑清叹口气,放弃讨论这个略显混乱的话题。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