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巡逻开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巡逻开始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正常情况下,夜色往往意味着单调枯燥的黑色。

    但对于临钟湖而言,这里的夜色并不单调。

    头顶有皎洁明亮、宛如玉盘的圆月;远处是波光粼粼、仿佛碎玉的湖水;便是湖畔、小路与两侧的树丛间,也被种类丰富多彩的魔法生物点缀出诸多奇异光彩。

    夜光苔发出绿色的光芒,像被一个拙劣的画手,零碎的涂抹在湖畔的青石与大树脚下;蜡烛木举起自己的花朵,任凭花蕊在夜风中绽放,摇曳着温暖的橘黄色;还有珍贵的紫光藤,盘绕在树枝上,懒洋洋的搭在半空中,为众多疲惫的飞虫提供休憩的场所。

    灯火虫趴在树干上,吮吸着树汁,肚皮一鼓一鼓,发出青白相间的光芒;荧光蛤蜊悄然卧在浅水区,打开壳蚌,用蓝幽幽的光芒诱惑细小的鱼虾;还有几条成了气候的火赤链,肆无忌惮的闪烁着周身环绕的红芒,丝毫不在意水中那些近在咫尺的危险。

    郑清与林果之间略显沉重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很久。

    好动的小巫师很快找到了新的话题。

    因为知道郑清缺乏许多巫师们的基础常识,所以林果抱着自己的书包,煞有介事的向年轻的公费生讲解湖畔那些闪闪发光的魔法植物们。

    “许多魔法生物都喜欢在蜡烛木周围猎食,比如鬼面蜘蛛、疤背蝎、还有许多长虫。”林果指着不远处一株枝头闪烁着橘黄色光芒的低矮灌木说道:“所以晚上在野地里,最好离蜡烛木远一点……当然,临钟湖附近应该没有那些东西的。”

    一条周身环绕着红芒的长虫顺着蜡烛木攀附而上,最后把脑袋搭在那些闪烁的花朵间。阿尔法学院的小天才飞快的改口,补充了一句:“赤链蛇除外。”

    “学校为什么会让火赤链这种富有攻击性的生物随便呆在湖畔呢?”郑清谨慎的看着那条五十米外的长虫,双手插在口袋里,就差没有给自己身上拍几张铁甲符。

    “学校为什么能让一头女妖摸到入学专机上呢?”一个粗声粗气的反问在他身后响起。

    郑清飞快的回过头,拘谨的看着凡尔纳老人,紧张的摇了摇头。

    老人刚刚从屋子里拿了一件大衣披在身上,腰上还挎了一条粗大的皮带,上面挂着几个厚鼓囊囊的皮包,不知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也许他就是今晚巡逻队的领队,郑清心底有了几分明了。

    “报上都说了,是学校人手不足,被妖魔钻了空子。”林果抱着书包,小声回答着。

    与郑清相比,这个年纪甚小的阿尔法大一新生面对老人时更显不安。。

    “不是管不过来的,就是懒得管的。”老人伸出手中的木杖,把林果头顶那盏气死风灯勾了下来,重新提在手上,慢悠悠的说道:“把摸上岸的河童水鬼踹回水里、把草丛间的长虫毒物捉拿归案,打扫干净院子,让其他学生安安心心。”

    “这就是巡逻队的任务。”

    “这就是你们的任务。”

    郑清还在回味这句话的时候,不远处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

    “快看那边。”

    “有人过来了!”

    郑清循声望去,只见湖畔小路深处隐隐浮现出一点亮光。

    这点光芒在湖畔五颜六色的夜景中非常微弱,毫不起眼,但又仿佛被施加了魔法似的,总会不经意间吸引到人们关注的目光,显得格外出众。

    而且随着时间流逝,这点光芒越来越引人注目。

    开始只是绿豆大小,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熄灭的样子;继而灯光越来越亮大,像花生、像鸡蛋、像菠萝;很快,郑清就判断出那是一盏漂浮在半空中的气死风灯。

    与凡尔纳老人抓在手里的这盏灯几乎一模一样。

    “第一班夜巡队回来了。”

    “他们倒是踩着点回来,一刻也不肯耽搁。”

    “他们的样子很轻松,看来今天晚上的巡逻没有出状况。”

    “他们不出状况,不代表我们能安心。要知道,像河童、鱼妇那些害虫最喜欢后半夜摸上岸四处溜达。”

    周围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听的郑清头昏脑涨。

    随着远处那盏灯亮度越来越高,跟在灯光后的人影也渐渐清晰起来。

    一排穿着各色院袍的年轻巫师,安安静静的跟在那盏灯后,悄无声息的穿过沉睡的树林。

    偶尔有几个调皮的男生,用手中的棍子戳一戳挂在枝条间睡熟的树精子,看着它们咕噜着无神的大眼睛四处张望,低头闷笑不止。

    很快,这排巫师来到小木屋前。

    一位身材高大,黑须银发的老巫师拄着木杖排队而出,来到凡尔纳老人面前。

    “还是老样子,那些抠抠搜搜的家伙一直在等月华最盛的时刻。所以上半夜都挺安静的。”身材高大的老巫师伸手抓向凡尔纳老人的腰间,语速飞快的抱怨道:“早知道这么无聊,就让托马斯那些臭小子带队了,害的我老人家走这么久,渴都渴死掉了……我的琥珀光路上就喝完了,你要给我补一点。”

    凡尔纳老人身手敏捷的躲开那支伸向自家酒壶的大手,抬起木杖,架住对方的胳膊,一脸不耐道:“快走快走,不要在这里聒噪……我还没给新人们培训呢,没的时间听你瞎扯。”

    “培训?”身材高大的老巫师唾沫横飞的喊道:“跟着风灯走,遇到不长眼的一棍子敲死……哪里需要什么培训!”

    郑清一边注意着两位老人的争执,一边细心留意四下那些刚刚巡逻归来年轻巫师们的议论,很快有了一点模糊的概念。

    这位身材高大的老巫师被人称作欧内斯特大师。与凡尔纳老人、司汤达大叔一样,都是学校资历很高的校工。

    只不过与看管药园的司汤达大叔或者看守临钟湖的凡尔纳老人不同,这位欧内斯特大师常年往来沉默森林间,极少与普通学生交流,即便在老生之间,名声也不是很响亮。

    两支巡逻队伍很快交接完毕。

    与郑清想的一样,凡尔纳老人便是第二支巡逻队的领队。

    与欧内斯特大师说的一样,巡逻队的确没有什么培训。

    如果一定要说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大约就是手中的这根木棍了。

    “跟着风灯走,遇到怪物不要慌,上去抽一棍子就好了。”凡尔纳老人大大咧咧的挥着手,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屁大点的临钟湖,没啥大风险……就算湖底躲了一辈子的那头老鱼人,也经不起你们一哄而上,乱棍交加。”

    老人把那盏气死风灯挂在自己手中木杖的顶端,紧了紧腰间的皮带,看着身后惴惴不安的年轻面孔,板起脸:

    “跟上,排成一排,不要掉队!”

    “那个叫林果的臭小子,站到我身后……个子那么矮就不要往高个子里钻。”

    林果满脸不情愿的嘟囔着,抱着书包,磨磨唧唧的向前蹭去。

    “年轻人有梦想是好的,但不要总想着龙啊龙的,容易风大闪了舌头。”老人一手按着林果的肩膀,一边絮絮叨叨的教训着:“就这么大的临钟湖,但凡有条龙种,没被湖里那些鱼人抽筋扒皮,也早被学校那些如狼似虎的教授们捉去配种了……哪有你什么事!”

    “还烧燕……烧包吧你!”

    郑清看着前面那个无奈的矮小身影,忍不住笑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