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四十一章 鱼人的气息

第一百四十一章 鱼人的气息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巡逻队员手持的木杖是用柞榛木制作而成,杖首或为蛇头、或为鸟形,千奇百怪,俱是灵性生物。

    木杖通体红褐色,色泽温润,手感光滑,仿佛涂了一层蜡一样。即便木杖上那些凸出的节疤,摸上去也毫无滞涩感。

    据说这些木杖是由学校炼金研究所统一制作而成,内里嵌了许多魔纹符咒,在学校守护大阵范围内,威力颇强。不论什么山精鬼怪、魑魅魍魉,在棍子下都无所遁形,只能乖乖服软。

    与学员们手中的木杖相比,凡尔纳老人的手杖更粗、也更长一些。杖首的精灵似是鸟形,却又在翅膀处伸出两条细长的胳膊,很是奇异。

    郑清私下里揣测,老人手里的木杖,怕是更厉害,却不知又有哪些功效,能不能抽飞传说中的大妖。

    风灯挂在杖首,随着凡尔纳老人的走动轻微摇摆,发出细碎的杂音。

    洒在林间小路上的灯光伴随着咯吱咯吱的摇摆声影影绰绰晃动着,平白增添了几分令人不安的气氛。

    行进中的巡逻队里,众人对于刚刚发生的事情论纷纷。

    “河童竟然有自己的语言,我以前单知道它们会吱吱叫。”一个胖乎乎的男生用惊讶的语气赞叹着,似乎刚刚意识到河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属于智慧生物。

    “吱吱叫的是老鼠。”旁边另一位九有学院的大二生嘲笑着,语气颇为不满道:“我只是好奇学校为什么允许这些害虫呆在校园里……它们除了糟蹋食物,什么用也没有。”

    “智慧就是最大的财富。”一个阿尔法学生似乎找到了抨击对手的契机,用一种怜悯的语气说道:“用‘是否有用’来评价一种智慧生物,是不道德的行为……你们平日的考评不包括个人品德吗?”

    这句话隐晦的点燃了九有学生与阿尔法学生之间的战火。

    但这丝战火被凡尔纳老人干脆利落的碾灭了:

    “即使再没用的河童,也是第一大学的河童。要怎么办,第一大学说了算。”

    仅仅一句话,所有人心底的火苗都被拐了个方向,脸上露出了与有荣焉的表情。

    郑清心底大为佩服。

    老校工显然非常熟悉几个学院之间的龃龉,没有给那丝战火死灰复燃的机会,继续说道:

    “学校里的河童虽然仍旧顽劣,却对巫师们非常乖巧,历来没有伤人记录。”

    “平日里,校工委也经常给它们一点活计,雇佣它们帮着在水底拖拽舴艋舟,让它们有一些谋生的手段,不至于为了几口吃的犯忌讳。”

    “我们制定规则,它们遵守规则,那么我们就要维护这道规则。”

    “所以,当这些小家伙遇到麻烦,找上巡逻队,我们不能视而不见。”

    “这里是第一大学,总要给它们一个交代。”

    巡逻队在林间小路上飞快行进着,众人听着老校工的这番话,都沉默不语。

    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巡逻队忽然改变行程的理由,但并不能让所有人都信服。

    “没道理我们大半夜帮它们调查失踪人口啊。”

    “总感觉这是学生会的工作。”

    “也许一些社团还有猎队也对这种事情感兴趣。”

    年轻的新队员们嘀嘀咕咕的交流着自己的看法,讨论的重点转移到这件事交由巡逻队负责是否合理。

    队伍中的气氛重新恢复了正常,开始慢慢活跃起来。

    “噤声!”走在队首的老校工忽然停下脚步,转过头,低声喝止队员们的议论声。

    几名注意力不集中的年轻巫师低声轻呼着,撞在了一起。

    郑清抬起头,发现杖首挂着的那盏气死风灯不知何时已经收敛了罩子里的火光,只余下豆大的火种在灯油中缓缓摇曳。

    凡尔纳老人没有解释,只是抬起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其他人不明所以,但都非常乖巧的学着老人的举动,也深吸了一口气。

    只有队伍中的老猎狗,不知为何匍匐在地上,把脑袋埋在高高的草丛中。甚至还抬起两条前腿,搭在自己的鼻梁上,似乎在努力遏制呼吸。

    巡逻队虽然已经深入湖畔的树林走了很远,却仍未完全脱离临钟湖的笼罩范围。耳畔仍旧可以隐约听到湖水汩汩的流淌声。

    深吸一口气,草木的清香、水汽的腥鲜、泥土的芬芳,种种气息混杂在一起,令人迷醉。

    然而,一股细微的臭气夹杂在空气中,刺激着每个人的鼻腔。

    郑清嗅到这股略显熟悉的味道,倏然睁开眼,压低声音惊叫道:

    “鱼人!”

    几乎同时,队伍中也有数人喊破了其中的玄机。

    凡尔纳老人没有回头,只是缓缓颔首,对年轻巫师们的判断表示赞同。

    “大半夜的,鱼人摸到岸上来干什么!”

    “这里离临钟湖那么远,肯定不能用迷路这种荒唐的借口掩饰。”

    “而且,闻上去,似乎不止一头鱼人。”

    “滑稽!难道它们打算在学府中捣乱?不怕校工委把它们的保留地给收回去吗?”

    巡逻队员们七嘴八舌议论着。

    只不过没有人对鱼人上岸表示过分的担心,更多人只是好奇这些鱼人的目的,还有学校会如何处置它们。

    老人拄着木杖,任凭队员们窃窃私语,许久,才深深叹了一口气,低声吩咐道:

    “林果、郑清,你们两个跟我走一趟。其他人回转湖畔,继续巡逻……你们两个大三的照看着点,遇到情况可以使用紧急信号。我让五月跟着你们。”

    队伍后方袍子上镶着两道黑边的老生沉稳应是。

    老猎狗摆摆尾巴,懒洋洋的哼了一声,算是答应了这番安排。

    虽然有人表达了些许不满,但在老校工严厉的目光中,没有人公开表示出来,纷纷领命应喏。

    老人挥挥手,示意他们离开。

    “为什么要分开?”林果在众人消失在眼前后,终于忍不住,小声问道:“人多不是更安全一点么……湖里的鱼人很厉害吧。”

    郑清没有说话,但也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老人。

    入学时那头鱼人狰狞的面孔与恐怖的膂力历历在目,虽然手持巡逻木杖,但丝毫不能减弱他心底的不安。

    “都是些不让人省心的小娃娃。”老人没有回答林果的问题,只是喃喃着说了一句,便拄着手杖,大步流星向树林深处走去。

    两名大一新生面面相觑,连忙拽起木杖,拔腿就赶,生怕单独一人落在黢黑的树林中。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