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五十章 胖巫师

第一百五十章 胖巫师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鸣虫凄切。

    对大湖晚。

    杨柳岸。

    软风、圆月。

    在郑清被来自湖畔树林深处的咒语击中的时候,两位观战的长者并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

    他们正在讨论与年轻人打架斗殴毫不相关的事情。

    “所以说,你大晚上把我叫出来,就是看两个小孩子打架?”老鱼人枯瘦的手摩挲着光滑的拐杖。

    就着月光,那条杖首雕刻的鲤鱼似乎还惬意的扭了扭身子。

    凡尔纳老人谨慎的看着那条鲤鱼,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

    “当然不是,”老校工扶着自己的木杖,依靠在大柳木一根横向生长的粗大树枝上,语气稍稍缓和了一些:“其实我找你,还想打听一点其他的事情。”

    “如果想问那只猫的事情,就不要说了。学校的每个部门都已经找过湖里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老鱼人语气生硬的回答道。

    “不是猫,不是猫。”凡尔纳老人连连摆手,笑着问道:“就是想问问最近湖畔有没有来什么新邻居……”

    “那几条赤链蛇算不算?”老鱼人浑浊的眼球微微一动。

    “五月能解决的麻烦,就不需要我问了。”

    “要说这个,小家伙们倒是没有汇报过。”老鱼人捻着嘴角粗长的须子,沉吟道:“你知道,小兔崽子们最喜欢背着大人闯祸,就像小伊势尼……除非它们发现捅下的娄子太大堵不住,否则我又能比你多知道什么呢?”

    凡尔纳老人沉默了一下,脸上逐渐浮现出赞叹的表情。

    在两个老头子进行这番毫无营养的对话时,林间两位年轻人的战斗已然接近尾声。

    郑清出乎意料的用藤条与符箓组合,压制了他的对手。

    鱼人落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这令凡尔纳老人非常满意。

    “听说五百年的黑珍珠配七彩珊瑚的干粉能去皱纹?”老校工用一种不经意的语气叹道:“可怜我家五月,辛辛苦苦一辈子,老了,老了,还要每天顶着一身皱纹在校园里到处奔波,唉,实在是太可怜了。”

    “五月是条沙皮狗,皮皱不是年龄的错……”老鱼人耷拉着眼皮,用恼火的声音回答道:“想要我的收藏,下次选个好点的理由。”

    “我说什么了吗?”凡尔纳老人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哼!”老鱼人憋屈的转过头,干枯的背鳍剧烈的抖动了一下。

    就在这时,变故发生了。

    一道橘黄色的咒语从湖畔树林的深处射了出来,落在郑清身上。

    年轻巡逻员缓缓瘫倒在地上。

    失去了他的协调,那些上下翻飞的藤条很快变成了面条,被挣扎而起的鱼人打成死结,挂在了旁边的树枝上。

    “嘶嘶嘶嘶……你们巫师的咒语也有瞄不准的时候啊。”大柳木下,老鱼人笑的上气不接下气,仿佛漏气的气球:“既然小伊势尼犯了错,那我回去以后会把它禁足……你之前提到的黑珍珠跟七彩珊瑚,如果知道哪里有,知会一声。我也想见识见识……嘶嘶嘶嘶嘶。”

    凡尔纳老人面色不虞的看着场间变故,轻哼一声,一跺脚,消失在柳树下。

    老鱼人看着伊势尼趁势跳入临钟湖后,也微微一笑,悄然滑入湖里。

    ……

    郑清终于理解头晕眼花这个词的原始含义了。

    他的耳朵嗡嗡作响,眼前仿佛罩着一层厚厚的毛玻璃,只有微弱的光感。

    看不清、听不清、四肢无力也感触不到。

    整个世界仿佛一瞬间都模糊掉了。

    失去目光指引的藤条仿佛被抽走骨头的蛇,软趴趴的落在了林间草地上。

    那些已经被激发的符箓倒是还在顽强的灼烧着,发出丝丝拉拉的轻响。

    郑清心疼自己那些被浪费的符箓,但是更心疼功亏一篑的胜利。

    他努力压抑自己的怒火与恐惧,强迫自己回忆曾经看过的那些反恶咒的书籍,但耳畔听到的几句争执与个别字眼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这是巫师之间的事……”

    “嘶……交易失败……责任……”

    “……你在陆地呆的太久了………该回去了!”

    “嘶……我会记住……嘶……”

    这是刚才与鱼人交易的那些黑袍巫师?

    郑清心底微微一动。

    也许他们之间会因为交易失败而打起来。

    他默默祈祷着。

    但作为一个无信者,他的祈祷没有获得回应。

    鱼人与黑袍巫师的争吵声越来越大,零碎的字眼与冲鼻的恶臭令郑清愈发头疼。

    他甚至从那不断涌出的疼痛中品味到了一丝很久之前的感觉。

    这令他异常不安。

    他开始在心中念起了《多心经》,努力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

    比如袭击他的那道咒语。

    对于林中飞出的那道咒语‘我马玄黄’,郑清只能隐约猜测这是一条‘非杀伤性咒语’,估计效果只是让自己疲乏、失明。

    以‘我马’打头的咒语郑清只知道一条。

    那是这周五实践课上,希尔达助教为阿尔法学院的新生们做练习演示的时候,阿尔法学院的新生们学到的第一道咒语,名字就叫‘我马虺hui隤tui’。

    郑清记得非常清楚。

    段肖剑——当时他是希尔达老师的陪练——在受到‘我马虺隤’攻击后,立刻瘫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而他现在的表现与段肖剑极其相似。

    也许这道咒语是‘我马虺隤’的升级版,这意味着袭击者极有可能属于阿尔法学院的学生。

    大晚上的,阿尔法学院的人跑到九有学府来干嘛?

    郑清发现自己又要开始头疼了。

    好在这时黑袍巫师与鱼人的争吵声已经渐渐停歇。

    鱼人粗壮的喘气声与沉重的脚步声在周围徘徊片刻后渐渐远去。

    一同慢慢消散的,还有它身上那股浓重的腥臭。

    郑清松了口气,却又忍不住叹了口气。

    松气,是因为这头鱼人最终悄然离去,没有痛揍毫无抵抗力的自己。

    叹气,是因为原本这个时候,自己应该拖着战利品向凡尔纳老人邀功领赏,却因为一道莫名其妙的咒语瘫痪在了地上。

    赏金,哗啦啦,没了。

    浪费的符箓,撕啦撕啦,也没了。

    片刻之后,郑清的视力逐渐恢复。

    淡薄的月光、黑影瞳瞳的树林、凌乱的草坪,这些周围的景色一一清晰了起来。

    与之相伴的,是一道随着月光逐渐拉长的身影。

    一个笼罩在黑袍中的胖巫师慢慢从树林中走了出来。

    “很高兴见到你,”胖巫师嘶哑着声音,彬彬有礼的向他点头:“郑清同学。”

    郑清抬起头,眯着眼,仔细打量着对方。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