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巫师从哪里来

第一百六十八章 巫师从哪里来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静默论——魔法的哲学——姚教授。

    郑清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这些关键词,再次打上着重号。

    今天就是周三,下午就有一节魔法的哲学。

    完全可以在上课前向姚教授咨询一下这个问题,郑清思忖着,在那几个关键词下又勾勒了几笔。

    他下意识的忽略了司马先生让他们下周三再去向姚教授咨询这个问题的说法——或许他意识到了,但他认为那只是先生的口误。

    在解答完刘菲菲的问题之后,司马先生示意同学们继续提问。

    郑清瞟见几个阿尔法学生跃跃欲试的表情,连忙举起手,抢下第二个提问者的身份。几乎同时,两名阿尔法学院的学生也把手高高举了起来。

    很显然,作为学校的公费生,郑清在老师那里的印象明显更深刻一点。

    司马先生微笑着,点点头,示意郑清起身提出第二个问题。

    九有学院的新生们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虽然都是大学生,但两所学院的学生经常出现这种孩子气的竞争。

    “我想问的问题是,巫师从哪里来。”郑清努力摒弃阿尔法学院那些挑剔的目光,响亮的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司马先生皱着眉,看了他一眼。

    “就像白丁的历史书中,人是从猿进化而成、猿是从鱼进化而成、鱼是从微生物进化而成的。”郑清发觉司马先生眉宇间的疑惑,连忙补充道:“不知道巫师世界有没有这种说法……类似进化的理论。如果有的话,巫师是从何而来。”

    与之前那个苍白的问题相比,这个解释后的问题就显得丰满了许多。

    司马先生蹙起的眉毛缓缓舒展开。

    “真是一群有野心的孩子。”她抱着胳膊站在讲桌后,嘴角扬起,微微摇了摇头:“我以为你们会问一些比较……比较浅显的问题。”

    “比如十三世纪的妖精叛乱有没有受到妖魔的蛊惑;再比如历史上第一本法书诞生在什么地方;又或者青丘苏氏最强大的九尾狐妲姬是不是还活着。”

    “结果发现,你们的心,一个比一个大。”

    课堂上传来善意的哄笑声。

    对于这些年轻巫师而言,这番似乎责怪的话语反而是一种莫大的肯定——就像嗔怪,语气中总是包含的爱护多一些。

    郑清尴尬的笑了笑,脸色有些涨红,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应该悄悄坐下。

    但司马先生并没有回避他的问题,而是给出了一个简短的答案:

    “从历史记录来看,巫师与白丁同出一源。但在一个久远而不可考的年代,两支智慧生命分道扬镳,踏上了不同的旅途。”

    “如果要从历史角度来解答这个问题,我只能回答到这里。”司马先生抱歉的笑了笑:“巫师也是从微生物发展而来。”

    郑清张了张嘴,但还没出声,便被先生打断:

    “当然,我知道你的问题实质并不在此。”司马先生点点头,双手摩挲着桌子上的讲义,语速稍稍变快了一些:“你想知道为什么巫师会踏上另一条道路、为什么同一片星空下孕育出两个文明、为什么会诞生魔法!”

    郑清狠狠的点点头。

    司马先生的这番引申非常合乎他的心意。

    “这就是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很有野心的原因。”她举起一根手指,晃了晃:“巫师与白丁最显著的差异只有一点——那就是魔法。”

    “所以,如果要理解巫师从哪里来,必须首先了解魔法从何而来。”

    “魔法是什么?”

    “魔法从哪里来?”

    “魔法的归宿在哪里?”

    “你的问题实质是在询问魔法的本质。”

    “而这个问题,即便是我们学校的几位院长、乃至校长大人,都不敢堂而皇之的给你们答案……这是巫师世界的终极问题。”

    “如果理解了魔法的本质,那超越大巫师的境界唾手可及!”

    教室里静悄悄的,似乎所有人都被这个遥不可及的目标吓到了。

    郑清默默咽了口唾沫。

    老实说,他最开始问这个问题的时候,并没有想这么远。他只是单纯好奇,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诞生巫师这样一群不科学的生命。

    当然,司马先生把自己的问题拔的这么高,并没有什么坏处。

    所以郑清继续老老实实站在桌子后面,乖乖听讲。

    “与之前提及的巫师隐匿问题类似……这个问题实际上还是一个魔法哲学范畴内的问题,”司马先生表情略微有些苦恼:“我仍旧建议你们找姚教授来解答这个问题。”

    姚教授就是老姚,是天文08-1班的辅导员,主要负责第一大学的魔咒课,但同时他也兼任天文08-1班的魔法哲学课程。

    “我对这个问题无能为力。”司马先生最后摊摊手,似乎看到郑清有些沮丧,她犹豫了一下,补充道:“因为这个问题并没有令人满意的答案,我允许你补充询问一个问题。”

    “那么……苏妲己还活着吗?”郑清几乎下意识问出了这个问题,然后他立刻在心底哀嚎一声。

    他似乎已经察觉到斜后方两道审视的目光。

    “你确定要问这个问题?”司马杨云眉眼弯弯,表现的非常高兴。

    “不!”郑清毫不犹豫的反悔,立刻低下头,开始翻看自己的笔记本。

    司马先生收敛笑容,悄悄鼓了鼓嘴。

    郑清并没有注意到这点。

    虽然他对苏妲己的生死之谜非常感兴趣,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还需要保留一点公费生的矜持——尤其是伊莲娜也选修了这门课程。

    所幸刚刚在听司马先生解释巫师隐匿的诸多原因时,他记录了许多生僻的词语,当时就有提问题的冲动。

    现在恰好有这样的机会,简直再完美不过了。

    “教授,能不能解释一下你刚才提到的‘顽固巫师’与‘保守巫师’?”郑清捧着笔记本,读出了这两个稍显拗口的词汇:“因为听上去两个词差不多。”

    “这又是一个极度靠近社会学的内容。”司马板着脸,回答道:“我希望下一位同学提一些更具有‘历史性’的问题。”

    郑清尴尬的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

    当然,司马先生也没有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她只是稍稍沉思片刻,便飞快的解释道:

    “就像我之前讲过。”

    “在巫师们漫长的历史中,与白丁的关系一直是一个复杂而又敏感的话题。”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