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何谓道德

第一百六十九章 何谓道德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毋庸置疑,巫师世界拥有高度发达的文明。

    他们的足迹跨越星河的阻碍,他们的目光穿透时光的迷障。伟大的巫师端坐虚空,垂钓诸天;弱小的巫师调制魔药,延年益寿。

    相比之下,同在一颗蓝星上的白丁文明,就显得逊色了许多。

    他们没有能够砸碎虚空的强悍肉体,没有能够看透虚幻的清醒目光;他们的寿命只有短短百年,而且他们的世界也只有这颗蓝星这么大。

    虽然同出一源,但终究已经分道扬镳。

    司马先生的声音在空旷的教室里显得有些清冷:

    “经历了多次失败的尝试之后,巫师们逐渐放弃了重新与白丁们合二为一的选择,开始隐匿自己的行踪。”

    “这个时候,在对待白丁的态度方面,巫师世界逐渐形成了三个主要的派别。”

    “顽固巫师、保守巫师、激进巫师。”

    “顽固派提倡巫师应该与‘凡人’彻底隔绝,认为凡人们属于‘不可接触者’。”

    “这个派别的巫师中有很多血统至上论的支持者,他们认为人类与巫师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生命,过多的接触会导致巫师力量的流失;当然,也有部分学者认为,一些顽固巫师纯粹是怠于与凡人打交道,希望把有限的时间投入到无尽的魔法探索之中。”

    “这一派别的拥趸主要集中在一些传承悠久的古老势力中,比如血族中的密党、东海的蓬莱,等等。他们在当前巫师界并不是主流——事实上,这些顽固派的巫师甚至多次在巫师联盟的大巫师会议中提案,希望能够解散第一大学,彻底回归中古世纪的封闭传承体系中。”

    看得出,司马先生并不喜欢这个派别的巫师,语气中充满了浓浓的嘲讽。

    郑清非常理解这种不满。

    在他看来,顽固巫师们的选择无异于闭关锁国、自戮双目。

    即便在普通人的历史课本里,这种落后的选择也被认为是历史的倒退,何况更加发达的巫师世界呢?

    “保守派认为巫师可以与‘白丁’保持有限接触。”

    “他们认为白丁与巫师同出一源,作为更发达文明代表的巫师世界,有责任与义务指导白丁世界向更文明的阶段进步。”

    “当然,根据立场不同,保守派中也有许多不同的声音,但无论如何,保守派的观点属于当今巫师世界的主流。包括第一大学、月下议会、巫师议会等巫师世界主要力量,都属于这个派别。”

    “激进派的巫师则希望巫师世界能够重新开放,再次尝试与白丁文明融合。”

    “这个派别认为,白丁与巫师作为双子文明,冥冥中自然可以互相促进,共同进步;隔离政策是一种落后的歧视性政策。”

    “那么……你怎么认为?”司马先生停止解说,按着自己的讲义,目光紧紧盯住郑清。

    “听上去,似乎激进派对普通人更友好一点。”郑清犹豫着回答道。

    “错!”

    司马教授重重拍了一下手中的讲义,将教室里的学生们都吓了一跳:

    “这就是我要让你们记住的——在探究历史的过程中,永远不能武断、尽量不要下结论!”

    “不要用你们小脑瓜里那种简单的逻辑来思考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关系!”

    “实际上,许多顽固派巫师希望保护人类文明的独特性,他们认为巫师的介入会导致人类文明丧失进取性;而也有许多激进派的巫师在憧憬着诸神时代的荣光。”

    所以,所谓保守派巫师,就是在顽固派巫师与激进派巫师之间和稀泥罢了。

    郑清暗暗吐槽着,颇为不齿——难怪这个派别的力量最为庞大。

    说到底,只是角度不同罢了。

    这样想着,他的思绪又忍不住飘回巫师隐匿那个问题中去了。

    从白丁的角度来看,巫师们的确从这个世界中隐匿了自己的行踪。

    而在大多数巫师看来,他们只不过扎紧了自家院落的篱笆,掩上了院落前的大门,阻止门外不速之客的访问而已。

    就像一个村子的两户人家。

    一个富家大户,自然会高筑围墙、紧锁院门,不喜欢与另一家穷酸打交道。

    角度不同,看问题的方式就不同,结论自然不是同一个意思。

    郑清心底明悟着,手指不由自主拂过一小段话。

    那是《世界近现代史》中引用的巫师界著名通俗读本《文明的道德》中的一些句子。

    “这个世界是巫师的,也是白丁的,但归根结底,还是属于巫师的。”

    “巫师拥有更加更加广阔的视野、更加丰富的资源。我们的世界,从广度与深度上,都囊括了这颗小小的蓝星。”

    “各甘其食,各美其服,各安其居,各乐其俗。”

    “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此乃道德也。”

    他终于明白,这本书为何被称为‘文明的道德’——对于有巨大代差的文明而言,保持距离,就是最美的道德。

    当郑清回过神,司马先生仍在讲台前侃侃而谈,却不知把话题已经延伸到哪里去了:

    “理念不同,想法各异,自然会诞生许多不同的派别。”

    “在今天的巫师世界,这种事情相当普遍。”

    “比如针对银河议会态度不一就有银河巫师与本土巫师的区别;针对巫师教育的方式又有学院派、血缘派、师承派的区别;针对巫师出身又有贵族巫师与平民巫师的区别。”

    “在学校这个简单的小社会中,如果你们细心体会,就能感受到不同群体之间方方面面的矛盾与妥协——这也是大学教育的一重含义。”

    “我希望我的学生们,每个人身上都有自己独特、自由的烙印,而不是被这些笼统繁杂的派系所影响。”

    “我思,故我在。”

    “没有自己思考的人生,不是独立、完整的人生。”

    “这个问题到此结束,下一个同学。”

    司马老师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扣了扣讲桌,将教室里神游的学生们唤了回来:

    “我希望后面同学提的问题能够更契合我们这门课。”

    郑清微微叹口气,揉揉眼睛,将发散的思绪收了回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