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午餐时的圆桌会议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午餐时的圆桌会议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如果说,清晨的阳光像香甜的米酒,清新淡雅;中午的阳光像爽口的烈酒,辛辣撩人;那么下午的阳光就像醇厚的老酒,口味绵柔、意境深远。

    当然,这是文青的说辞。

    直白的来说,早上的阳光很亮、但没有那么热;中午的阳光刺眼、晒在人身上火辣辣的疼;下午的阳光经过一天的发酵,已然把大地变成了一个蒸笼,即使太阳的威力在慢慢褪去,无处不在的闷热感仍旧让人喘不过气来。

    尤其在湖边。

    热气裹挟着水汽,沉甸甸的堆积在一起,仿佛一坨蓬松的棉花结结实实捂在头顶,又如一口刚刚开锅的笼屉,蒸汽腾腾。

    而在湖畔辛苦翻检草坪的巫师们,就像蒸笼里的水饺、大虾,被烤的流油、闷的发红。

    郑清喘着气,挺直腰,锤了锤酸痛的脊背。

    远处的湖面隐隐蒸腾起珍珠色的雾气,氤氲袅袅,模糊着他的视线。

    不远处,老猎狗五月大人耷拉着舌头,有气无力的卧在草丛间,眼皮都没抬——虽然郑清也分不清它的眼皮藏在脸上哪条褶子下面。

    近处,几个被他拖下水的小伙伴满头大汗,面皮焦红,看上去很像煞气临头的面相。

    郑清咂咂嘴,琢磨着把自己背上的黑锅丢出去。

    “校工委太小气了,”他小声嘀咕着,用恰好让几个同伴能够听见的声音抱怨道:“大热天让人在空地上干活,也不发几张‘冰霜符箓’或给几服‘清爽药剂’……恁的小气!”

    没有人搭理他。

    郑清尴尬的咳嗽了两声。

    “如果有意见,可以跟凡尔纳老头反馈。”辛胖子晃着一身肥肉,屁股撅的老高,把脑袋藏着自己身子投下的阴影中,哼哼唧唧的说道:“跟我们说也没用呐。”

    郑清呆了呆,乖乖的转身去找凡尔纳老人。

    如果不想晚上回宿舍的路上被几个小伙伴拖到小树林里胖揍一顿,他最好想办法给几个正在当苦力的家伙谋点福利。

    “你想要冰霜符箓?”凡尔纳老人拄着那根长长的木杖,眉毛扬得老高,连带着他脸上的皱纹都被拖的平展了不少。

    “清爽药剂也行。”郑清陪着笑脸,抹了抹额头的汗水。

    “现在的年轻人呐……吃不得一点苦!”老校工咕哝着,重重喘了口气,坚决的摇了摇头:“没有!”

    “这是违反《劳动法》的行为。”郑清小声提醒道。

    “什么法?”老人下巴一抬,瞪着眼睛,粗声粗气的叫道:“你且把那法条拿来让我瞅瞅!这年头,坐椅子的臭小子们不干正事,净整这些歪门邪道。”

    郑清哑然。

    他也只是顺口一说,巫师世界有没有劳动法,他还真是摸不着头脑。

    “记着,清理现场严禁使用任何魔法,包括但不限于咒语、符箓、魔药等手段。”老人把手中的木杖在地上用力戳了戳,教训道:“否则魔法波动会湮灭许多珍贵的线索……你们这些年轻娃娃现在上课都学什么?这也不知道!”

    怪我咯!

    我又不是法医专业的学生。

    郑清一边腹诽,一边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但没走两步,他就转过身,小跑回去。

    “大叔,”他喘着气,飞快的说道:“我们干活,你们该管饭吧!”

    说着,他把自己那枚银色怀表掏了出来,指着上面的时刻抱怨道:“现在都中午一点半了,我们还没吃午饭……皇帝还不差饿兵呢……万一有人在太阳底下累虚脱了,校工委面子上须不好看。”

    “你们还没吃饭?”老校工愣了愣,用木杖勾起树根处的竹篓,从里面摸出几个饭盒,塞到郑清怀里:“这种事情,早点说啊……给你们半个小时吃饭时间,休息休息,我们还有一千米左右的空地需要翻检。”

    郑清大喜过望,抱着几个饭盒,一溜烟向自家同伴处奔去。

    ……

    “这米饭里加了西鲤香吧,闻上去真开胃!”

    “这些红色的果子是不是櫰果……听说吃了能让人变成大力士,是不是真的?”

    “还有虾仁,这些透明的虾仁是什么品种,看上去像水晶一样,博士你知道吗?”

    几个吃货围成一圈,捧着郑清带回的饭盒,用筷子挑拣着里面的吃食,啧啧称叹。

    “这么丰盛,”段肖剑有些惴惴不安的问道:“这顿饭怕不是要一两枚银角子?”

    “一两个银角子?”辛胖子嗤笑一声,用筷子夹起饭盒里的糕点,训斥道:“看到没?甜点就两种!不说他们这个龟苓膏的材料,单单这两块蜂蜜泡芙,在食堂那边标价就要一枚银角……你平常都吃什么?这都不知道!”

    “不要担心,没事。”郑清嘴里塞满吃的,满嘴涂油,囔声囔气的说道:“这几份盒饭是助教们的,刚才凡尔纳大叔说了,他们要去检查学府守护大阵,今天晚上都要熬通宵……我们不吃就浪费了。”

    “万恶的特权阶级啊,”段肖剑喟叹一声,恶狠狠的给嘴里塞了一只肥硕的虾仁,摇头不止:“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如此而已……”

    “拉倒吧!”张季信大大咧咧的撕扯着一块牛肉,愤愤不平的说:“真正的特权阶级,现在正吹着小冷风、盘腿坐在蒲草编的蒲团上、就着冰爽果拼下棋呢。”

    “总觉得你在说一个拿金锄头刨地的皇帝。”郑清咽下嘴里的食物,幽然叹道。

    “提到陛下,”辛胖子把头伸向郑清,认真的看着他:“奥古斯都不是给你送了一套白色的礼服吗?你打算带谁去?”

    “带谁?”郑清傻乎乎的看着他:“只有一套礼服啊,肯定是我自己去了……而且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去呢。”

    “我看你不是公费生,你是注孤生。”辛胖子翻着白眼,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自己饭盒中去了。

    “必须去!”张季信握着拳头,在草坪上重重擂了几拳,叫道:“你不去,显得气量不行……平白让那些口蜜腹剑的阴险小人看扁我们九有人。”

    “而且,这是个礼貌问题,”段肖剑也在一旁连连点头:“必须去!”

    郑清听着有些头晕。

    这哪儿跟哪儿啊,怎么扯着扯着就扯到九有人的自尊自爱上去了。

    “我刚刚想到上午的历史课,”眼瞅着话题向不可预知的方向滑去,郑清努力拽过话头:“在提到那个什么哲学理论的时候,司马先生让我们下周三之前问老姚。”

    “静默论!”段肖剑举起手,纠正道。

    “对,静默论,静默论。”郑清连连点头:“讲道理,我们今天下午就是哲学课,为什么要到下周三再问?你们说,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下午的哲学课要取消!”

    这句话让会谈中的气氛陡然冷却下来。

    每个人都皱着眉,仔细思索这种可能性。

    “只是有这种可能。”萧笑的声音冷不丁响起:“我认为,更主要的原因在于,她不认为你们能够在一下午的时间内理解静默论这种高深理论……也许她只是让你们有充足的时间去图书馆自己查一下资料。”

    郑清偏着脑袋,看着侃侃而谈的萧大博士,目光有些诡异。

    其他问题你不说话,单单在这个问题上发声。

    啧啧。

    他大有深意的看了其他人一眼。

    其他人也都是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

    “我总觉得司马先生回答‘苏妲己是否活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回答的非常详细。”郑清试着又抛出一个问题。

    “那是,”辛胖子一脸鄙夷的看着郑清,但目光却瞟向萧笑:“作为司马大美女的拥趸,你怎么能不知道她在《拨开迷雾看历史》中最著名的论文呢?”

    “啥论文?”郑清真的不知道。

    “《论苏妲己之死的历史依据》,”萧笑平淡的声音重新响起:“这是她在第壹仟叁佰伍拾贰期《拨开迷糊看历史》中,第三版、全文刊发的历史论文。荐稿人是著名的魔法历史学家钱知几……”

    “还有,”萧笑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辛胖子:“我不是她的拥趸……我只是喜欢她而已。”

    “终于说出口了!”其他几人如释重负,齐刷刷长出一口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