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常识少,我不骗你!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常识少,我不骗你!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太阳西斜,倦鸟归巢。

    年轻的大一新生们终于结束泥塘旁的劳作,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湖畔。

    “辛辛苦苦一下午,结果就给一枚学分。”郑清揉着酸痛的肩膀,盯着学生卡上那点鲜红的数字,哀声叹气。

    “怪我们咯?”张季信翻着白眼,哼哼着。

    他那原本就红彤彤的脸膛经过烈日的深度加工,更是红中泛紫,红的发黑。这也让他的脾气愈发暴躁了许多。

    郑清想起自己强行揽下这件事,尴尬的扯了扯嘴角。

    “一枚学分也不错啦,”段肖剑打着圆场,呵呵笑着:“要知道,许多人辛苦上一个星期的课,都赚不到一个学分……我反正非常满意。”

    “而且午饭也不错。”辛胖子意犹未尽的抹抹嘴。

    “如果还想吃那种丰盛的盒饭,那么明天下课后来临钟湖码头,帮个小忙,饭菜管够!”凡尔纳老人粗声粗气的笑声在几个年轻人身后响起,将他们吓了一跳。

    郑清回过头,老校工正拄着木杖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

    五月大人拖着尾巴懒洋洋的跟在他的脚边。

    “怎么样,小胖子,来不来?”老校工嘴角翘了翘:“饭菜管够!”

    辛胖子脸色涨红、继而煞白、然后有些发青,最后变成锅底一样的黑色。

    郑清从来不知道一张脸还能变出这么多颜色出来。

    这让他大为钦佩。

    当然,现在不是佩服胖子变脸速度的时候。

    “您是要去哪儿?”段肖剑满脸堆笑,凑到老人身边。

    “去哪儿?”老校工鼻子重重喷着气:“去后苑找那几个躲在精舍里面睡大觉的教授……大热天的,连一年级的娃娃都在干活,他们倒睡的舒坦!”

    “是找到凶手了吗?”张季信急吼吼的叫道。

    “哪有那么容易,”凡尔纳老人摇摇头,却又点了点头:“不过的确有些眉目了。”

    “是虫子,对吧!”郑清肯定的看着老人。

    其他人顿时把耳朵竖的笔直。

    “哼哼。”老人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们一眼,手杖顿了顿,脚不点地,竟然径直飘然远去。

    只剩下一句话,伴随晚风,缓缓飘进他们耳朵里。

    “不要乱猜、不要乱说、不要信谣传谣……虽然你们在第一大学,但这里终究是九有学府。”

    年轻巫师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老人三两步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全然没有看出他用的什么魔法。

    “这就是传说中的八步赶蝉吧!”张季信一脸叹服:“都说学校的老校工里藏龙卧虎,此话诚不欺我!”

    “什么八步赶蝉、九步飞天,”辛胖子嗤之以鼻:“明明是魔法闪现!非常老派的魔法技巧……只不过现在年轻人很少练习罢了。”

    郑清眼巴巴的瞅着老人消失的背影,咂咂嘴,唯独对他最后一句话的用词大为不解。

    “他说的谣言什么意思,”公费生环顾左右。

    然而周围的小伙伴耸肩摊手,均表示整个下午都在跟着他卖苦力,自然也是摸不着头脑。

    直到推开宿舍门。

    郑清的疑问才得到些许答案。

    一面闪闪发亮的铜镜被细线挂在头顶的吊灯上,明晃晃的垂落在宿舍中央,慢悠悠的旋转着。

    窗外夕日的光线透过玻璃,落在铜镜上,随着它缓慢的转动,扫射着整个屋子。

    郑清一开门,恰好看见铜镜扫过来的光线,顿时把他晃了个睁眼瞎。

    “啥东西!”他眯着眼大叫道:“屋子里是啥东西?”

    “一面辟邪镜罢了。”迪伦和气的声音从阳台上传来:“进门的时候小心点,不要踩坏我的劳动成果!”

    郑清兀自站在门口揉眼睛,身后的辛胖子已经急不可耐的挤开他,蹿了进去。

    “嚯!”胖子的惊叹声接连响起:“太赞了!”

    “这是桃木剑吗?是雷击木削制的吧!我都能看见上面跳跃的电火花了!”

    “那不是电火花,只不过是魔法流溢的波动。”萧笑平静的声音也在宿舍里响起:“另外,如果你继续用手去摸那柄剑,我敢打赌你明天没办法用餐具吃饭了。”

    郑清一脚踩在靛青色的地毯上。

    一股烟灰腾空而起,扑鼻的呛味儿蹂躏着他的嗅觉。

    “这又是啥!”郑清扑腾着胳膊,红着眼,捂着鼻子,眼泪花花。

    “你是说草石灰?”迪伦的脑袋从阳台的推拉门中探了出来,露出一张被晒的通红的面孔:“落脚轻一点就行……不要在屋子里蹦蹦跳跳,容易呛着自己。”

    “草石灰,是菖蒲、艾蒿、桃枝烧成灰,拌以死玉磨粉,制成的祛除巫毒蛊虫的老方子,”辛胖子全然不在意屋子里灰扑扑的气息,一头栽倒在床铺上,卖弄般的解释着:“这是以前巫师家里常备的清洁药剂。”

    郑清屏气凝神,小心翼翼的在地毯上落脚,环顾四周。

    “所以,”他扬起头,看向迪伦:“你在屋子里搞莫子事!”

    迪伦正跪趴在阳台那扇小门前,嘴里咬着铁尺,手里握着刻刀,在门框上一笔一划雕琢着什么东西。

    他身上平日里整整齐齐的蓝色袍子染满了污渍,看上去皱皱巴巴的。

    听到郑清的问话,他并没有立刻回答。

    直到手底的事情告一段落,迪伦才把嘴里的铁尺取下,上下牙齿扣了扣,吸着冷气说道:“就像你看到的……我在给宿舍加点防护。你回来的正好,快画十张八张辟邪符,在屋子里多贴点,准没错!”

    “啥?”郑清一脸懵逼:“为啥!……你是在干嘛!”

    “现妖孽,止恶气,驱鬼邪。”

    “驱鬼?”郑清大为讶异:“哪里有鬼!”

    “你不知道吗?”吸血狼人撅着屁股,把眼睛凑到门框上,仔细查看自己雕琢的符文,头也不回的哼道:“还是你们学府的锅……你们学府跑进来一头无形魔,祸祸了一群魔法生物,害的我们这些寄宿在学府的其他学院学生也跟着担惊受怕。”

    “无形魔?”郑清莫名其妙。

    “寿龟伏尸,河童老朽。这是大凶之兆!意味着一头无形魔降临在了这座学府……”迪伦终于直起身子,转过头,擦擦额头的汗水,郑重其事的看着郑清,警告道:“你常识少,我不骗你!”

    郑清怀疑的点点头,没有吭气。

    他分明记得老校工提过,临钟湖畔的罪魁祸首不是一头妖魔。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