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九十一章 砂时与懒虫

第一百九十一章 砂时与懒虫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杀时,也作砂时或沙石。

    魔法生物界、魔法动物门、昆虫纲、双翅目、吸食科、超维属、杀时类昆虫。

    这是一种米粒大小的半透明魔法甲虫,以其他生物的‘时间’为食,最喜欢富含魔力的巫师或其他魔法生物的‘时间’。

    被它盯上的生物,在极短的时间内会被掠夺掉大部分时间,直至老死,所以这种昆虫被巫师们称为‘杀时’,意思是‘杀死时间’。

    在这种魔法昆虫盘踞筑巢的地方,整片区域内的‘时间’都会被‘抽干’。

    在最初阶段,这片土地上的动物纷纷老死,紧接着是植物、微生物、乃至细菌、病毒,当所有生物的时间都被抽走后,便轮到非生物。

    流水被风干、石块被侵蚀、以至于最后除了沙子,整片区域连稍大一点的石子都找不到。

    这种魔法生物导致的区域沙化形态,就是它们被巫师们称为‘沙石’的缘由。

    因为‘杀时’或者‘沙石’的表述不够优美,在一些老派的魔法师手稿中,这种昆虫也被称为‘砂时’。

    砂时是一种群居性生物。

    大部分砂时社会,都是由一只砂时之母与数百至上千只普通砂时构成;在部分极端环境下,砂时群会诞生两只、乃至三只砂时之母,以维持整个族群的生存。

    与普通砂时相比,砂时之母的个体堪称恐怖。在几乎所有魔法著作中,关于砂时之母的记录都有类似‘拳头大小’‘肥硕沉重’‘无翅但行动敏捷’的描述。

    砂时之母负责产卵生殖,同时维持砂时巢穴的稳固——作为一种以时间为食的魔法生物,任何形态的巢穴都难免倾覆的风险,只有砂时之母能够保持巢**时光的相对平衡。

    普通的砂时则负责收集‘时间’。

    作为一种‘伪·超维’生物,砂时仿佛攀附在时间线上的虫子,一口一口把时间线啃掉,吃进肚子里,化作它们生存的养料。

    没有人能够理解时光是如何在这些小虫子的肚子里物质化、变成神秘的‘砂时浆’,就像巫师们至今无法理解砂时是如何把生物们的时间线从三维空间剥离。

    虽然拥有一双轻薄的翅膀,但砂时却不会飞。

    这双翅膀更像是它们进食时的刀叉与餐盘。

    当砂时挂在人的耳垂上时,会分泌一种麻痹素,通过尖锐的口器注射进宿主的血液里。然后震动翅膀,发出悦耳的嗡嗡声。

    它们的翅膀在振动时会产生一种特殊的声波,能够催眠它们的猎物——当然,也有部分巫师猜测,砂时翅膀的振动能够将猎物从三维空间剥离,方便它们抽取时间线。

    无论如何,这些小虫子分泌的麻痹素会抑制人脑的一些功能。

    巫师们只会感到无聊、沮丧、麻木、有气无力,诸如此类较为负面的情绪。

    然后时间就会在这种情绪中飞快流逝。

    被砂时猎食的巫师并不会出现生病、魔力波动等状况,他们只会习惯于发呆、习惯于无聊的盯着笔记本乱写乱画,习惯于盯着一只飞来飞去的小虫子并乐此不疲。

    部分对砂时分泌物过敏的巫师还会有困顿、眼皮干涩沉重的症状。

    当然,也有巫师在砂时猎食过程中睡去——这帮了它们大忙,这些小虫子无需费力的振动翅膀或者分泌大量麻痹素,就能安全的抽取猎物们的时间线了。

    “人类最宝贵的财富就是时间,而杀时,则会让你的时间在不经意间流逝。”

    一个脸色发灰、身材枯瘦的老巫师用轻柔的声音总结道:“许多杀时甲虫的宿主并不会意识到自己被寄生了——他们只会觉得自己又浪费了点时间而已。”

    这位老巫师名叫多拉格·巴顿,来自第一大学的魔法生物研究所,是校工委专门延请来为诸位巡逻生培训捕捉砂时技巧的教授。

    湖畔的人群拥挤在一起,让原本就有些沉闷的气氛更加燥热。

    但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站在草坪上,不敢出声。

    即将面对传说中的魔法生物,令所有人都提起了精神,唯恐错过老教授的只言片语。

    郑清摸着自己的耳垂,担忧的捻了捻,总觉得自己最近写作业精神不足是因为这些小虫子的缘故。

    按照老教授之前的解释,砂时们最喜欢附着在巫师的耳垂后面。

    “也许你们将这些可爱的小虫子叫做‘凶手’,”多拉格教授稍稍提高声音,语气显得有些不安:“但你们应该注意到,它们并没有伤害任何一个巫师……任何一个!”

    “这里是第一大学,”郑清身后有一个声音低低笑道:“也许砂时之母知道伤害巫师的后果。”

    也许这个调笑般的声音比较小,多拉格教授的讲座并没有受到影响。

    “这种神奇的魔法昆虫通过转化其他生物的时间而生存,”老教授加重语气:“在这个过程中,诞生了非常多,非常多,珍贵的衍生品。”

    “比如砂时分泌的麻痹素,这是一种性能优良的惰性添加剂,在许多反应剧烈的生物实验中都可以起到良好的稳定作用。”

    “再比如,懒虫是一种天然的兴奋剂。不需要任何特殊炮制,无论你是生吃、还是蒸熟、煸炒、炖汤、甚至涮锅、熏制……用任何一种你能够接受的办法吃下去,都能让你在一定时间内保持充沛的精力、提高你作业时的专注度。”

    这又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郑清忍不住笑了笑。

    懒虫是砂时的幼虫。

    虽然砂时之母负责产卵,却并不哺育它们。

    当卵里的幼虫咬破胞衣,便需要自食其力了。

    成年的砂时会把这些懒虫丢在其他生物的身上——它们最喜欢把卵丢在巫师的眼角或耳朵后面。

    这些懒虫藏匿在巫师眼角的皱纹间或者耳朵后面浓密的毛发里,偶尔小心翼翼的咬几口巫师的时间线,直至成熟。

    与砂时猎食不同,被懒虫寄生的巫师并不会经常无故发呆、莫名神游。

    他们顶多在平日表现的有些懒洋洋,提不起精神罢了。

    如果教授不加以说明,谁能料到这些致使巫师精神萎靡的凶手,竟然是提神醒脑的良药呢?

    想到这里,郑清忍不住对于第一个烹饪懒虫的巫师有了发自肺腑的敬意。

    “还有最珍贵的!”仍在人群中解释的多拉格教授强调道。

    “砂时之母酿制的‘砂时王浆’,”老教授脖子上青筋暴起,神情亢奋,表情甚至有些狰狞:“这是一种非常温和的续命药,无需任何添加剂!”

    “不需要像贤者之石一样通过复杂高深的魔法加工才能成型;也不需要类似镶星续命七天法阵一样,要大巫师级别的主阵者,还要承受天谴、劫难。”

    “只需要和着露水,用药盅加温,趁热服下便能够温和的延长寿命。”

    “还要比这更珍贵的礼物吗?”

    人群一片哗然。

    诚然,对于这些年轻的巫师们来说,并没有寿元枯竭的隐患。

    但是谁没有个沾亲带故的长辈?

    即便真是孑然一人,也可以拿来换取玉币、乃至学分。

    相信没有人能够拒绝这种交易。

    所有人都在热烈的讨论发现砂时后的处置方案,每个人都在畅想一把把的玉币、一堆堆的实验用品、宝物、美女、学分。

    只有郑清愣在了原地。

    他想到了宿舍里那群重新活过来的小精灵。

    他终于知道从刚刚开始就不断产生的那种强烈既视感原因所在了。

    在开学第一周,魔药课教师李奇黄就曾经向他提及这种小虫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