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三个周末

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三个周末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伴随着一阵剧烈的摇晃,刺耳的尖叫声在郑清耳边响起。

    他眯着眼,透过眼皮间漏过的些许光线,判断视线中那个模糊的影子。

    矮个子、西瓜头。

    是萧笑。

    “抽什么疯!”郑清咕哝着,拽过腰间的被单,试图把自己的脑袋重新蒙住。

    昨天被校工委抓了壮丁后,从中午一直忙活到深夜,原本以为能够免除凌晨时分的巡逻任务,却不料手黑心狠的老头子木杖一挥,硬是驱赶着一群手脚酸软的学生沿着平日的巡逻路线绕了一大圈。

    郑清最后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宿舍。

    他脑海中的印象,除了黑黢黢的树林、汩汩的湖水、就剩下此起彼伏的虫子叫声,以及酸痛沉重的腿脚了。

    即便沉入梦乡,这些糟心的事情仍旧没有消失。

    只不过它们换了个身份,以噩梦的名义继续糟蹋着郑清。

    整整一晚上,郑清一直背着沉重的书包,弓着身子,在齐脚踝的烂泥里跋涉。

    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想要到哪里去。

    只是冥冥中知道他需要向前走。

    一直向前走。

    于是,走哇走。

    没完没了。

    即便知道自己在梦里,郑清也忍不住破口大骂。

    不带这么折腾人的!

    周一早上一定要找李教授讨几副安眠药,郑清一边在烂泥塘里跋涉,一边恶狠狠的在心底发誓。

    否则不用小精灵们出状况,恐怕自己会提前因为神经衰弱而长眠不醒。

    就这样,一直在梦里走了不知多久,郑清已经在走路间陷入半睡半醒的状态,终于有了一点休息的感觉时,天已经大亮。

    萧笑那厮不知抽了什么疯,在他耳边聒噪不已,让他再也无法安心入睡。

    “嘎嘎……噗……吱……”

    尖锐的、古怪的、仿佛锅炉烧开后的漏气声,在郑清耳边持续不断回响。

    半睁着眼,努力坐起身。

    郑清感觉自己的眼皮像是被开水烫过,滚热、酸涩。

    一股郁气在他胸口翻滚积聚,随时都会爆发,炸掉,将那个矮个子的男生烧成灰烬。

    “你最好有个好点的理由。”他用模糊的声音嘟囔着,用力眨了眨眼睛,挤出一串滚烫的泪珠。

    视线顿时清晰了许多。

    萧笑站在他面前,手里抓着一只绿皮青蛙,用力捏着它的肚皮。

    青蛙鼓着眼睛,四条短腿用力蹬着空气,嘴巴几乎翻到脑壳上,喉咙里发出了尖锐刺耳的叫声。

    “呱!嘎……蛤蛤……呱!”

    “哪里弄的这种怪物!”

    郑清带着一些起床气,恶狠狠的拽过那只青蛙,用力一握。

    “啪叽!”

    青蛙化作一滩烂泥,从他的指缝间漏了出去。

    “胡克兄弟钟表店的最新产品,号称永远不需要续第二次的闹钟,市场价一个银角八个铜子。”萧笑扶了扶眼镜:“加上我的精神损失费与误工费,承惠两个银角。”

    “你最好有个好点的理由,”郑清重复着自己刚才的话,用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皮,他觉得自己整个脸都是肿的:“否则,我不确定你会不会步那只烂泥青蛙的后尘。”

    简直不可饶恕,他努力做着深呼吸。

    但萧大博士的三言两语,就让他刚刚提起的那点气势泄了个一干二净。

    “这只纸鹤是你的吧!”萧笑抬起食指,在他的指尖,一只耷拉着翅膀的青色纸鹤正有气无力的停在上面:“他叫不醒你,就来缠我……害的我都没办法写字。”

    郑清顿时清醒了过来。

    他接过那只纸鹤,粗暴的把它拆散,看着信纸上那些自己熟悉的字迹,顿时更加清醒了。

    “看上去它无功而返了,”萧大博士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补充道:“又一次。”

    郑清没有搭理他。

    “奇怪!”他喃喃着,瞪大眼睛,翻来覆去打量着那张信纸,仔细对比信纸边缘撰写的符文咒语,大惑不解:“为什么会找不到?”

    这只纸鹤是他飞给伊莲娜的信使。

    因为周日,也就是今天下午三点钟有第一大学学生会的面试,与伊莲娜约定的补习时间有些冲突,所以郑清非常抱歉的表示,希望本周的补习能够换个时间,在信中,他还提议,可以在下周日常课程之后另外安排时间,把这周末的课程补上。

    然而从周六早上,一直到现在,周日中午。

    郑清飞出去的十多只纸鹤全部无功而返。

    没有一只把他的信笺送到伊莲娜手上。

    现在已经是周日中午十二点钟了,距离与伊莲娜约定的时间不足两个小时。而学生会的面试,也肯定不能踩着点去,需要打个提前量。

    “她会不会是生气了?”郑清惶惶然的翻看自己的信笺,抬头看了一眼萧笑。

    “生气?”萧笑诧异的抬起头,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摇摇头:“生气,起码要知道为何而生气……她连纸鹤都没接,信纸也没拆封,都不知道你会取消今天的补习,为什么会生气呢?”

    郑清立刻醒悟,自己有些关心则乱了。

    “那这不科学……不魔法啊。”他举起手中的信纸。

    在阳光下,青色的信笺透露出淡淡的光晕,看上去细腻柔和。

    “为什么纸鹤会找不到她呢?”郑清放下信纸,再一次看向萧笑。

    “很多可能性。”萧大博士不愧他的绰号,简简单单给出了几个答案:“也许是她在某个封闭秘境中、也许她在学校范围之外——说不定我们说话的时候,她正在沉默森林深处快活的剁着妖兽的小崽子……否则的话,即便是使用变形术之后的巫师,纸鹤也能准确找到它们。”

    “她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郑清想到仍旧散落在校园里的许多砂时,顿时坐不住了:“我们要不要向学校报告?你知道女生宿舍怎么进去吗?要不我们一起去找找?”

    “这里是第一大学,笼罩着整个巫师世界最安全的守护法阵,没有任何一个巫师能够在这种守护下无声无息的消失……也许只是她们吉普赛女巫在做某些神秘仪式,这种情况下,巫师们都是禁止与外界联系的。”

    “而且,她是插班生,是吉普赛女巫的使者,”萧笑想了想,又补充道:“她们并不住在女生宿舍中……留学生们有自己单独的宿舍区、食堂、社交圈。”

    “所以,建议你周一老姚的魔咒课上再向她道歉。”

    郑清犹豫了片刻,最终决定还是先去图书馆看看。

    他与伊莲娜约定的补课时间在午后两点钟。

    如果两点钟她仍旧没来,那就把信笺留在那张书桌上。

    然而,一直到两点半,那股迷人的香味仍旧没有出现在图书馆。

    郑清看着怀表,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等下去了。

    还有半个小时学生会的面试会即将开始,他必须前往十一号凉亭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