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九十九章 懒虫之祸

第一百九十九章 懒虫之祸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砂时王浆,是砂时虫吞噬时间线后在腺囊中积淀下的一种半透明胶质物。

    因为这种物质是砂时之母唯一的食物,因此得名。

    在传统的魔法药剂学中,砂时王浆作为一种延寿药剂,因为其温和的特性、独特的药效,被众多巫师所追捧,奉为圣品。

    捕捉砂时虫群也一度成为巫师界最风靡的消遣——这种活动甚至曾被国际猎队联赛列入的正式赛程安排中,美名其曰锻炼巫师们发现与观察的能力!

    长期没有节制的捕猎,导致能够产出砂时王浆的野生砂时群越来也少,布吉岛的沉默森林逐渐成为魔法世界唯一公开拥有野生砂时群出没的地带。

    以至于现在高阶巫师在实验中需要使用砂时王浆时,都需要高价雇佣高级猎队前往沉默森林深处寻觅采集了。

    因而,当年轻巫师们听说祸害学府的罪魁祸首是一群砂时后,第一反应并不是把这些吓人的小虫子碾碎,而是抓两只过来开开眼界。

    毕竟不是谁都有机会见到活着的砂时虫。

    在这个魔力低落、异兽隐匿的时代,许多传说中的生物都已经成为书山馆藏书上的几张图片了,能够在学校见到活着的砂时虫,对许多年轻巫师来说,都是寒暑假面对亲人时一件值得吹嘘的事情。

    但巫师毕竟是一种理性的生物。

    当心底的好奇逐渐褪去后,隐藏在天性中的计较便开始露头。

    砂时的尸体、砂时的巢穴、砂时巢穴中未孵化的卵、乃至于砂时之母身上的一些小零件,都成为年轻巫师们的目标——没有任何一个巫师会拒绝这种极为难得的实验材料。

    当然,排在所有需求榜首的,必然、也只有砂时王浆。

    因为它不仅是一种珍惜的实验材料,更是一种珍贵的延寿药剂。在特定条件下、砂时王浆甚至等同于一位大巫师的存在——从这种角度来说,不论怎样拔高这种‘胶质物’的地位都不为过。

    郑清就很幸运的获得了一小瓶砂时王浆。

    说他幸运,是因为参与搜索砂时虫巢的上百名巡逻队员中,只有不到十个人得到了这份奖励。如果不是凡尔纳老人让他帮忙照看老猎狗五月大人,他也没有机会在老猎狗便溺的时候看到藏在树丛间、只有拳头大小、仿佛一块碎石的‘大蜗牛’。

    当捕捉结束、老校工当场宣布奖励的时候,即便郑清已经累的快睡着了,也清晰的感受到空气中传来的那股夹杂着羡慕、嫉妒、渴望等诸多情绪的气息。

    虽然参与搜索的所有人都获得了两个学分的奖励,但任何奖励都无法与那一小瓶砂时王浆相媲美。

    许多高年级的学长当场向郑清提出了高昂的收购价格。

    从玉币到学分、再到珍贵的魔法书籍、再到珍惜的炼金材料、甚至还有人愿意以高阶魔咒的完整术式来交换!

    郑清听的口水流了一地。

    如果不是熟人太多,他一定会抱着这些学长的大腿哭穷求施舍。

    好在他虽然有些困,却没有昏了头。思索再三,他最终拒绝了这些看上去‘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

    毕竟,他还有一群快要死掉的小精灵要续命。

    杜泽姆博士之前配置的余元灵散药效越来越差,小精灵们虽然仍旧一副活泼的模样,但郑清已经从她们日常体检的数据中察觉到令人不安的倾向。

    所以面对班上两位同学的求购想法,年轻的公费生只能表示爱莫能助了。

    “不好意思,”郑清抱歉笑着,看了唐顿与马修一眼,指了指黑板上沿乖乖坐成一排的小精灵们,强行挤着眼睛,做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虽然很想把它换成玉币……但这是用来救命的东西,没办法卖。”

    唐顿恍然,点点头,安慰般拍了拍郑清肩膀。

    马修也闭上嘴,重新把目光转向窗外。

    开学这段时间以来,小精灵的故事在某位不良学长的宣扬下,渐渐被许多人知晓,尤其郑清所在的天文08-1班,这些让人怜惜的小东西更是受到女生们的关注。

    所以,听到郑清要用那些砂时王浆为小精灵们续命,连一向对他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李萌,都连连点头,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

    “这才对!”小姑娘老气横秋的揪了揪郑清的衣襟,把刚刚被她拽皱的衣领捋平,赞扬道:“男人,就要有担当!”

    郑清顿时哭笑不得。

    辛胖子站在李萌身后不远处,挤眉弄眼,咧嘴吐舌,露出一副怪样。

    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片欢快的笑声。

    李萌狐疑的转过头,正看到辛胖子端着一副严肃的表情连连点头,似乎在表达对她刚刚那番话的赞同之意。

    蒋玉恰当好处在在这时抛出一个问题,结束了此刻有些混乱的场面。

    “虫巢里真的是空的吗?”女班长手指间翻动着一只青色的纸鹤,言笑晏晏:“听说你们抓住砂时之母后,因为打碎虫巢,逃走了许多懒虫,是真的吗?”

    郑清有些疑惑的扫了一眼那只青色的纸鹤,挠挠头,首先否认了这个指控。

    “砂时虫巢里没有懒虫,只有虫卵……这是常识。”

    “至于学校里有许多懒虫的说法,我想应该是校工委还没有正式下发通知,所以学生会在传达消息的时候有一些误解。”

    “按照教授们的推断,这群砂时在学府中起码呆了一个月左右。”

    “正常情况下,砂时从卵变为幼虫、在最终成熟,也只需要二十一天,按照检验科巫师的说法,我们发现的那个虫巢有反复孵化的痕迹……这意味着虫群在最近一段时间经过大量的繁殖。”

    “而最终在虫巢中捕获的成虫与虫卵数量远远低于计算中的规模。”

    “这表示有一大群懒虫,已经被成虫抛洒在校园中,寄生在其他魔法生物——包括我们巫师——身上,用其他生物的时间,来完成这些幼虫最后的蜕变。”

    说道这里,郑清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自从知道懒虫喜欢藏在巫师耳朵后面之后,他就特别喜欢这个动作。

    也许他的动作提醒了其他学生,许多人都忙不迭的开始抓耳挠腮,互相扒拉头发,试图在他们身上找到那些偷取时间的可恶窃贼。

    “不要紧张,”郑清提高声音,安慰道:“按照校工委的计划,这周会有学校统一安排,帮助我们打虫的……没有人会受伤。”

    “但是,学校里都在传言,说有巡逻队的人被砂时袭击,半边脸都枯了,黑黢黢的。”李萌咬着手指,小脸皱成一团:“我可不想变黑。”

    “你也说了,是传言。”郑清叹口气,把小姑娘向课桌后推去,稍稍提高声音,向其他人解释道:“巡逻队有人脸黑,是因为不小心栽到水坑里,被鱼妇咬了一口……染了点半枯毒素。校医院的人说只要安安分分呆在室内,多吃点白萝卜,用不了一个星期,他的脸就能恢复原样。”

    这番解释让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老师来啦……”教室门后的简笔画小人忽然扯着嗓子嚎了一声。

    自从那个名叫戴利三世的牙买加人教过新生们教训简笔画的方法后,这些用线条勾勒的小人最近安分了许多,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谎报军情的情况了。

    所以人群呼啦一下飞快的散开,向各自的位置跑去。

    很快,教室的大门轰然打开。

    老姚那油光滑亮的大背头一闪一闪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