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两百章 偷得浮生半日

第两百章 偷得浮生半日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姚教授并不是一个人走进教室的。

    他的身后还跟了一名身披灰袍、梳着马尾,板着面孔的年轻女校工。

    教授与往常一样,大步流星走上讲台,把怀里的讲义拍在讲桌上,然后习惯性的拍了拍衣袖上的灰尘。

    而那两个校工则安静的站在教室门口,一语不发,仿佛石像一般。

    学生们好奇的目光在教授与校工之间徘徊,许多人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小声交头接耳。教室里的气氛显得有些诡异。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教授摩挲着自己光亮的大背头,忽然咧嘴一笑,露出发黄的牙齿:“我记得上节课下课前提过,这节课开始之前会探讨一下你们对‘元辰守护’的理解。”

    教室里顿时哀鸿遍野。

    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老姚的这个课后作业。

    “完全找不到一点线索,教授!”辛胖子挥舞着胖乎乎的手,努力吸引老姚的注意力:“连我们的萧大博士在图书馆泡了一个星期,都没找到关于这个词的解释。”

    萧笑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

    郑清窃笑不止。

    这已经成为萧笑为数不多的黑历史之一了,为了找到老姚这个词语的出处,他几乎翻遍了一年级巫师所能接触的所有魔咒类书籍,甚至包括《咒源》这种超级大部头的工具书。

    辛胖子的这番言论显然给其他人巨大的鼓舞——连众所公认的萧大博士都无法理解‘元辰守护’,那一定不是自己智商或者努力不够,而是教授的题目过于刁钻了。

    场间的抱怨声愈发理直气壮起来。

    老姚笑眯眯的看着学生们抱怨,脸上没有露出丝毫意外的表情。

    直到教室里的议论声渐渐低下去,他才咳嗽了两声,重新开口。

    “没关系,一个星期找不到,那就两个星期,两个星期找不到,那就三个星期。”他从怀里摸出那个黑乎乎的烟斗,指尖抖出几点火星,一缕青色的烟雾袅袅升起。

    “咳咳……”教室门口原本仿佛雕塑一样的女校工忽然发出清脆的咳嗽声。

    老姚抓着烟斗的手臂顿时僵了僵,然后转头,尴尬的笑了笑,把烟斗熄灭重新塞进怀里。

    “多找一些日子,你们终归能找到那句话的含义。”教授干巴巴的结束了这番演说,然后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把桌子上的讲义重新收起,用力挥了挥胳膊:“至于今天……剩下的时间就交给这位校工委的工作人员了。”

    “你们自由了。”

    “今天上午不上课。”

    教室里安静了几秒钟,然后立刻沸腾起来。

    虽然老姚的魔咒课并没有像天文课那样难熬,但毕竟是正规的魔法课程,每个学生在课堂上都会感到束缚与不自在。

    能够光明正大的不上课,对每个学生来说都是一次难得的享受。

    只有诸如刘菲菲、马修、蒋玉这些好学生才会露出些许失望的表情。

    郑清竭力遏制脸上的笑意,试图在班上同学们面前维持自己公费生的形象。

    但这番努力很快宣告失败。

    “我原本打算下午符箓课之后再去步行街找杜泽姆博士的,”他兴高采烈的看向萧笑:“如果你等会儿没事,就一起去吧……你不是一直想见见那位传说中的天才炼金术师吗?”

    “我要去图书馆。”萧笑黑着脸,仍旧没有从辛胖子不久前的打击中恢复:“如果你有点眼力见,就应该知道虽然老姚不上课,但肯定还有别的安排。”

    一切都在萧大博士的预料之中。

    班上那些兴高采烈的年轻巫师还是too漾。

    仅仅过了几分钟,当那位板着脸的年轻女校工走上讲台后,只用了三言两语,便把上午课程取消的缘故讲的一清二楚。

    还是砂时惹的祸。

    自从校工委确认入侵学府的不明生物是一群‘迷失’的砂时之后,整个第一大学的校园工作委员会都陷入了鸡飞狗跳之中,从上周六晚上,一直到今天上午,校工委的头头脑脑们一直呆在那栋黑色的办公楼里,研究最终处理方案。

    在郑清看来,既然已经抓住砂时之母,捣毁了虫巢,自然就万事大吉了。

    但那些经验丰富的老校工们自然不会如此天真。

    如果郑清在翻读《巫师界大百科全书》时不是一目十行,囫囵吞枣,自然能在砂时栏目的下方发现一些斜体小字说明。

    按许多魔法实验的结论与魔法笔记的记载,当砂时群失去虫巢与母虫之后,便会失控。

    它们会从一种珍贵的魔法药虫变成一种繁殖速度飞快、传播速度迅猛的‘传说’级魔法灾难——这个等级的另一种生物便是巫师们耳熟能详的‘天灾亡灵’。

    因为失去砂时之母后,任何一只砂时都会开始觊觎她的地位,自动从卵生生物转化为有丝分裂的生物,开启变态之路。

    直到最终一只砂时携带它的虫群一统全部迷失的砂时、重新筑巢成为砂时之母后,这种毫无节制的暴兵行为才会告一段落,这种米粒大小的飞虫才会重新恢复巫师们熟悉的‘温驯’‘有趣’‘价值高昂’的模样。

    在这之前,这些小虫子只会疯狂的攫取其他生物的时间,来扩充自己的势力。

    很不幸,临钟湖畔那晚的捕捉行为,虽然最终确认了凶手的身份,也将其最终拿获归案,但非常糟糕的是,莽撞的学生们打碎了虫巢、连带把那头软绵绵、仿佛水蛭一样的母虫给戳成了几段。

    当凡尔纳老人发现那些年轻巫师的举动后,顿足不已,却已经无计可施。

    “按照委员会的计算,目前流落校园中的砂时数量在一千至三千只之间,”女校工的声音很清脆,也很清晰:“此外还有之前被砂时们放养的许多懒虫,数量不明。”

    “我们必须在它们彻底暴动之前,将其一网打尽!”老姚站在教室门口,大手一挥,声音显得非常有力。

    女校工马尾一甩,斜着眼乜了教授一眼。

    老姚嘿嘿一笑,规规矩矩的站回教室门后,不再吭气。

    郑清大为好奇的打量着他们,估量着两人背后那也许会惊人狗血的故事,脑补了许多章回与桥段。

    “这非常困难!”女校工在讲台上强调着。

    郑清赞同的点着头,继续神游天外。

    “……尤其是像第一大学——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宜砂时捕猎,也非常符合懒虫孵化与蜕变……因为这里是整个巫师世界最大规模的年轻巫师聚集地……年轻的巫师魔力已经足够充沛,但自制力却处于低谷……这让他们非常容易被这些虫虿迷惑。”

    巫师们并不畏惧残暴的凶兽、诡异的妖魔、神秘的诅咒。

    但是他们畏惧时间的流逝。

    而砂时,则是许多时间无故流逝的凶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