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零七章 大卫的钥匙

第二百零七章 大卫的钥匙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现在是周二上午十点钟。

    主教楼东附1001的教室里一片安静。

    所有的学生都静悄悄的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用余光小心打量着讲台上那位瘦削的占卜课教授。

    虽然这并不是天文08-1班的学生第一次被老师在课堂上扣掉学分。

    但这是天文08-1班的公费生,第一次被教授在课堂上扣分。

    易教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打破了笼罩在公费生身上的某层神秘光环。

    这让许多人感到新奇。

    要知道,在注重考试成绩的九有学院,教授们对成绩优秀的学生总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优待——所有人都觉得理所应当,几乎没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歧视。

    而现在,教授用他的权力为他在课堂上的权威做了一条强有力的注解。

    郑清把脑袋埋在课本上,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如果不是教室内禁止学生戴兜帽,他甚至想把整个脑袋都蒙的严严实实。

    他敢打赌,自己的耳朵红的快要冒烟了。

    易教授似乎非常满意自己对课堂纪律的掌控程度。

    他清清嗓子,喝了一口茶水,满意的对小精灵校工竖起大拇指。

    “在继续深入了解占卜体系之前,你们还有一点小小的准备工作要做。”

    易教授翻了翻讲义,屈指在讲桌上扣了扣,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郑清低着脑袋,没有抬头。

    他打定主意,从现在开始,易甲子教授的课堂上他再也不说话了。

    不回答问题。

    也不再提出疑惑。

    他恶狠狠的抓着笔,咬牙切齿的做着笔记,手下的每个字都浸透着他的愤怒,一笔一划间的力道能够把讲台上那只‘大马猴’戳出七八个窟窿。

    “当你们试图用魔法攫取他人信息之前,需要提前考虑命运之河的反噬。毕竟那条河流里的每一朵浪花,都代表一个生命最灿烂的光辉。”

    “没有人能随随便便亵渎这种光辉。”

    “如果说,在第一大学正式成立之前,魔药、魔文、符箓、炼金等等这些凭借经验积累的学科已经有了一定发展,那么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预言类魔法,仍旧停留在荒古浑沌年代,巫师们只能凭借天赋与直觉窥探命运的一鳞半爪。”

    “阻止这门学科发展的唯一障碍,就是天谴。”

    “……我又看见地大震动。日头变黑像毛布,满月变红像血。天上的星辰坠落于地,如同无花果树被大风摇动,落下未熟的果子一样。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山岭海岛都被挪移离开本位……”

    这番恐怖的描述令所有人坐立不安,虽然占卜术的威力很客观,但没道理为了那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去触怒无所不在的盖亚。

    易教授话锋一转,语气变得轻快了许多:

    “值得庆幸的是,你们生活在新世纪。”

    “在第一大学成立后,无数大巫师摒弃前嫌,互相交流心得,成功拿到了‘大卫的钥匙’,打开了命运卡在巫师脖子上的枷锁,冲破了亘古的迷雾。”

    “那圣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没有人能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的。”

    最后一句话,他说的如此欢快,以至于郑清都忍不住抬起头看了这个‘小老头’一眼。

    更多人则是伸长脖子,想要努力看清易教授拿着的‘大卫的钥匙’到底是什么东西。

    “这就是‘钥匙’。”

    易教授把手高高举起,手指间捏着一粒被磨得发亮的木珠。

    “这把钥匙是我的。”

    “每个人都应该寻找真正切合自己心意的钥匙……每个人都被命运的枷锁束缚了,你脖子上的锁链,并不是随便一把钥匙就能打开的。”

    “也许有人会问,这把钥匙该怎么使用呢?”

    易教授睁大眼睛,询问的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最后点起了坐在教室第一排中间的刘菲菲同学。

    “介质,教授。”九有学院的首席生细声细气的解释道:“在使用魔法提取他人信息的时候,需要被占卜者的某些介质。比如头发、衣服之类包含宿主气息的物品,当然,最有些的介质是血液。而这些‘钥匙’是用来承载介质的工具。”

    “非常完美。”教授满意的点着头,手中枯黄的竹鞭用力挥了挥,把空气抽的咻咻作响:“刘菲菲同学加一分……这是你应得的。”

    女首席生害羞的坐了下去。

    郑清的心情愈发沮丧。

    “就像刘菲菲刚刚提到的,只有找到你们自己的‘钥匙’,才能避开天谴,通过魔法正确描绘出那些介质中所蕴含的信息。”

    “那么,钥匙在哪里?”

    “钥匙无处不在。”

    “你们在占卜术中使用的‘钥匙’可以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事物。”

    “比如一块烤黑的骨头、一片枯叶、一朵鲜花、甚至一段棉线、一块破瓷,任何事物。我记得曾经有位大占卜师,他的钥匙是一头蜣螂滚出的牛粪球。”

    教室里响起几声轻笑,然后在教授巡视的目光下迅速消失不见。

    就连一向喜欢吐槽的辛胖子都鼓着嘴,一本正经的看着教授,完全没有开口的冲动。

    易教授满意的点点头。

    “寻找属于你们的钥匙……这是涉足占卜术的第一步,也是最困难的一步。”

    “因为这个世界如此广阔,谁能从苍茫万物中找出那枚契合自己心意的承受物呢?有的占卜学徒终其一生,都没办法找到适合自己能力发挥的钥匙。”

    许多人都露出为难的表情。

    对于这些生活在象牙塔中的大学生而言,想要满世界去找自己的钥匙,就像在沙漠里筛选一粒特殊的沙子、大海中提取一滴特殊的水珠一样不可能。

    不仅没有时间,而且也没有能力。

    “但是,这也是你们的优势!”易教授昂着脑袋,眉毛抬的高高的,似乎想要每个人都记住这一刻。

    “这里是哪里?”

    “第一大学!”

    “我是谁?”

    “你们的占卜课教授!”

    他自问自答着,手中竹鞭的鞭尾用力顿在讲桌上,发出‘咚咚’的声响,竹梢随之一颤一颤,显得非常激动:

    “作为你们的教授!”

    “作为你们占卜课的教授!”

    “知道了你们的名字、给你们上了三节占卜课,如果还不足告诉你们点什么,那简直是第一大学的耻辱!”

    说到这里,他放下手中的竹鞭,端起水杯,咕嘟咕嘟连灌几大口。

    当教授重新开口时,已经不那么激动,语气平静了许多:

    “就像我以前的占卜老师,对自己的学生总会简单看一看,算一算,不仅仅为了给你们惊喜,也为了让我们安心。”

    “现在……你们每个人轮流到讲台上,我告诉每个人,属于你们的‘钥匙’到底是什么。”

    刘菲菲的手高高举起。

    几乎戳到易教授的脸上。

    “有什么问题吗?”教授温和的看着她。

    “我记得您说过,”女首席站起身,局促不安的问道:“占卜是有反噬的……教科书也写了‘解挂有风险,占卜需谨慎’……您为这么多人卜算,没关系吗?”

    教授感动的笑了笑,用力擤了擤鼻子。

    “哦,就像我之前提过的,在触摸命运之线的时候,你必须小心翼翼。”他晃了晃自己枯瘦的手指,眼睛闪闪发亮:“但这也需要看对象。”

    “如果你们试图偷窥我们那位伟大的老校长藏在命运之河里的暗淡印记,很可能会被他不自觉的反噬镇杀。”

    “但是,如果作为教授的我,如果只是简单的看看你们下节课使用什么承受物,顺便对你们做出一点点提示,顶多会打个喷嚏罢了。”

    几句轻描淡写的话,让每个人都敬畏的看着这位苛刻的教授。

    就连郑清也不例外。

    在阳光下,他那矮小瘦削的身影,仿佛一下子高大了许多。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