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零八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第二百零八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易教授的高大形象只在郑清心底维持了很短的时间。

    从下课开始,他就一个劲儿念叨着死板、不知变通、刚愎自用的‘小老头’是一个噩梦。

    一直到吃午饭的时候,坐在食堂的排座间,他仍在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干枯驼背,看上去就像只大马猴……说话颠三倒四,自我陶醉……上次在巡逻队搜查现场见到他的时候怎么没有发现他这么恶劣呢?”

    “不仅他是个噩梦,他教的占卜课也是个噩梦!”年轻的公费生用勺子搅着面前的鹰嘴豆汤,用勺背把那些淡黄色的豆子一粒粒碾成豆泥,仿佛这样就能平复他心底的愤怒。

    辛胖子一边切着盘子里的板栗饼,一边心有戚戚的连连点头。

    “太可怕了,”他咕哝着,用含混不清的声音叹道:“如果这里不是第一大学,我对学会占卜术完全没有信心……太难了,实在是太难了。”

    “这是重点吗?”郑清手底的勺子一顿,气冲冲的瞪了他一眼。

    “扣分的确有些过分,”段肖剑劝慰般的说道:“但好在只扣了一分……我记得你在符箓课上就拿了不止一分,完全可以补回来的。”

    “这有关系吗!”年轻的公费生痛苦的挖起一大勺淡绿色冰淇淋,一口塞进嘴里。

    刺激的感觉从味蕾一路蔓延,顺着鼻腔、血管直冲而上,仿佛一瞬间扎破了郑清的泪包,让那股郁积在心头的烦恼倾泻而下。

    “怎么好端端哭起来了!”张季信大惊小怪的叫着,把半个食堂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芥末味儿!”郑清糊着眼,吸着气,大声辩解。

    许多人露出会心的笑容,重新转过头。

    “所以,你的重点是……”辛胖子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舍友,眼神中充满了茫然。

    “如果伊莲娜知道我害她被教授扣分了,一定会杀了我!”郑清抱着脑袋,仰天惨叫:“神啊,谁来救救我!”

    “如果你不立刻表现的规矩点,我们就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了。”张季信小声威胁道:“窗户那边坐着两个穿黄袍的亚特拉斯,对你刚才喊的话很感兴趣……一直在往这边看。”

    郑清浑身一个激灵,立刻抬起头。

    果然,不远处的卡座间,两名高年级的亚特拉斯学生友好的对郑清挥挥手。

    年轻的公费生立刻傻眼了。

    “为什么总有其他学院的学生来学府溜达。”他垂下头,沮丧的转回身,嘟囔着:“巡逻的时候这样,上课的时候这样,连吃饭的时候也这样……眼睛就没有一刻清净。”

    “你这种想法非常危险。”张季信忽然板起面孔,语气有些严肃:“第一大学建立的初衷就是团结这个世界上能够团结的绝大部分巫师,即便我们分在了不同学院,但终归是一个学校的,任何鼓励分裂的行为都是不可取的……即便开玩笑也不行,这属于大是大非的问题。”

    郑清被他这番义正言辞的论调吓了一跳。

    “我没有支持分裂啊……”他紧张的环顾左右,唯恐某个角落里钻出一群披着铁甲小精灵,把他打翻拖出学校。

    “倒是那个小老头,就是我们占卜课的教授,讲课用词的时候不是很妥当,”郑清一气灌了半碗鹰嘴豆汤,抹抹嘴:“你们不觉得他对学生有区别对待的行为吗?”

    “就是,就是,完全不明白,学校怎么会招聘这种性格恶劣,还有歧视倾向的巫师做教授。”段肖剑用桌边的小木槌把碗里的薄脆敲成粉末,连连点头,赞同道:“如果不是身上穿的院袍,今天上午我差点以为我们是阿尔法的学生了。”

    “性格恶劣,可以理解,歧视是什么意思。而且教授不是刚刚扣了公费生的分吗?完全没有感觉他对学生区别对待嘛。”说着,辛胖子抬了抬下巴,非常感兴趣的看着段肖剑用热牛奶冲泡那半碗薄脆粉末,好奇的问道:“很有意思的吃法……味道怎么样?”

    段肖剑从牛奶中挖起一大勺黏糊糊的东西,毫不在意的塞进嘴里,满足的闭上眼睛,对胖子伸出一个大拇指。

    郑清看的直咧嘴。

    “提到歧视,易老头子的确有点那方面的倾向。”公费生把头转向另一边,看向萧笑,压低声音问着:“你觉得向教授联席会议匿名控诉他在课堂上的不公正言论怎么样?”

    “你将不得不重新选修这门课,明年。”张季信抖着耳朵,强行加入话题:“而且,从刚才开始我就有点糊涂……你们说教授歧视,是指什么?”

    “没有天赋的人,可以考虑放弃这门课了。”郑清干咳两声,模仿者易教授干巴巴的语气,吭哧道:“没有天赋,即使你们在这门课上浪费再多时间,充其量,也只能比一般人看的稍微高一点、稍微远一点,稍微清楚一点。”

    “完全是事实嘛。”张季信毫不在意的耸耸肩,勺子在面前两碗淡绿色的冰淇淋之间徘徊,最终选择了没有郑清勺子痕迹的另一碗。

    “绿茶味儿,”他满意的点点头,又挖了一大勺:“这种唯天赋至上的论调不就是阿尔法学院的招生准则吗?在那座城堡里,这种想法的人一抓一大把。”

    “但这里是九有的学府。”郑清强调着。

    “易教授是阿尔法学院的毕业生。”萧大博士的声音从另一侧轻飘飘传来。

    “阿尔法毕业的学生!”郑清一脸震惊:“九有没人了吗?!”

    “每个学院都有自己擅长的科目,这是常识。”萧笑叹口气,语气有些无奈:“教授是阿尔法历史上第一位非奥古斯都的学生会主席……那个年代的阿尔法还非常讲究门第,易甲子教授虽然出身巫师家庭,但家境与其他世家子弟比起来,就比较贫寒了。”

    “准确说,是不受待见。”张季信嗤笑着,补充道:“而我们学院从来不在意出身问题的,所以他自然会选择一个呆着比较舒心的地方。”

    这些说辞郑清第一次听说。

    所以他的注意力很快便被那只大马猴的各种八卦所吸引。

    直到去书山馆的路上,他仍旧锲而不舍的缠着萧大博士,试图从他嘴里掏出更多易教授的逸闻,为他日后的复仇小计做打算。

    萧笑不堪其扰,终于扯出其他事,把谈话方向掰向另一个话题。

    “你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吗?”博士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我早上在图书馆查资料的时候看到,有一种小型诅咒会导致噩梦频发……”

    “我这是老毛病了,”郑清连连摆手:“咱又不是什么大佬……‘总有刁民想害朕’是被迫害妄想症,是病,要治。”

    “但你没有头疼,对吧。”萧笑推了推眼镜,郑重其事的看着他:“我记得你说过,你的老毛病是头疼……做噩梦只是附赠品。”

    郑清顿时愣住了。

    “虽然你不是大佬,但你得罪了好几位大佬。”辛胖子阴测测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也许那两位大佬已经跟你达成了某种默契……但这个世界从来不会缺少‘揣摩上意’这种行为,阿尔法学院有一大堆女巫想给卡伦家族生蝠崽呢。”

    “如果你被这些阴损的小手段打翻在地上,那默契自然不存在了……那两位想来也不惮在你脑袋上再跺两脚。”萧笑总结道:“所以,当务之急并不是去找那位大教授的麻烦……而是先想办法把你自己的屁股擦干净。”

    郑清悚然。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