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姚教授的私人病诊

第二百二十二章 姚教授的私人病诊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四的上午原本有一节魔药课。

    但作为‘病号’的郑清完全不需要在意这件事。

    他今天不需要在上课之前背诵繁杂拗口的药剂配方,也不需要戴着鹿皮手套清理附着在盐乌头上的附子蚁,更没有呆在那栋随时都有实验室爆炸的大楼里的风险。

    这让他清晨睡醒后的心情变的格外愉悦。

    以至于医院为病号们配制的清淡早点,在他嘴里都变得格外香甜。

    早餐非常简单,一碗小米粥、一个鸡蛋、两片香软的面包、再加上一小碟开胃小菜。

    金黄色的粟米颗粒圆润,在文火慢炖之下渗出细稠的米油,白瓷勺子搅在碗中,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米粒从手底滑过震颤;含一口在嘴里,馥郁的浓香在舌尖弥散开来,给人一种非常充实的满足感。

    只不过郑清没有太多心情去欣赏舌尖上的香甜。

    姚教授已经安排一位助教帮他办理了出院手续,吃过早饭后,他就需要立刻前往姚教授的办公室,接受一次私人会诊。

    是的,一次私人会诊。

    在第一次听清这个消息时,郑清是感觉有点荒唐的。

    “为什么不在校医院治疗,”他狐疑的看着张羽,眼睛在这位助教花白的头发与宽宽的额头上稍稍停留片刻,用好奇的语气问道:“我记得学校的大治疗师们都在校医院吧……难道姚教授也精通这些?”

    说着,他下意识的扫视了一圈自己所在的病房。

    清晨是病人们换药与接受治疗的时间,明亮的光线穿过玻璃窗,让整间病房都显得活跃了许多。

    大部分帷帐这时都卷了起来,让病人们享受这美好的时光。

    临近门口的病床上,一个脑袋长满章鱼触角的病人正漂浮在半空中,几位治疗师翻动着手中的法书,用一道道颜色各异的法术为这位病人清理昨夜新长出来的章鱼脚。

    切割、清除、愈合,治疗师们用流畅的节奏向郑清展示他们的专业性。

    “你的情况,并不需要大治疗师们动手,”张羽并没有因为郑清的怀疑而显出任何不耐烦的气色,声音仍旧很温和:“而且,即便是大治疗师们,也不会比姚教授做的更好了……学校里的任何一位资深教授,都精通某种程度的治疗术。”

    虽然心底仍旧有些怀疑,但郑清没有继续在口头表示反对。

    咽下最后一口小米粥后,他脱掉病号服,换上大红色的学生长袍,按照之前约定的地址,前往学府中院的办公楼。

    老姚的办公室位于一层北向走廊的尽头。

    木门非常干净,没有其他办公室门口挂着的门神像,这让郑清敲门时的动作稍稍加重了几分。

    “咚,咚,咚。”

    “请进。”

    隔着木门,姚教授的声音显得有些沉闷。

    郑清推门而进,屋子里并没有他预想中青烟缭绕、死气沉沉的感觉。

    屋子格局非常简洁。

    通体大红的色调在明亮的阳光中显得有些耀眼,仿佛一团团燃烧的火焰。

    巨大的红木书橱占据了整整一面墙,除此之外办公室中只有一张红色书桌算得上是大件家具了——这里的摆设甚至还没有郑清曾经去过的学生办公室或者某些学生社团驻地丰富。

    “先坐,我处理一下今天早上的报告。”姚教授坐在宽大的书桌后,戴着一副金丝框的小圆眼睛,翻动着手头的资料,没有抬头。

    郑清没有吭声,安静的选择了书桌对面的一张红色软皮转椅,悄悄坐了下去。

    教授并没有让郑清等太长时间。

    很快,他便收起桌子上的文档,塞进抽屉里,然后从手边拿出另外一沓资料。

    “知道今天来干什么吗?”教授的抬起眼皮,目光越过眼镜上缘,扫了郑清一眼,然后立刻垂下眼皮,借着屋外灿烂的阳光,细细翻开手边的资料。

    “张老师说,您想帮我看看头疼的毛病……”郑清有些局促的挪了挪身子,小声回答道。

    “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姚教授并没有把太过纠缠郑清言词间的细节,他沉默片刻,慢慢说道:“在具体治疗之前,先跟我谈谈你的幻觉……你是怎么认为的。”

    “幻觉?”郑清迟疑着了一下:“您是指梦魇吗?”

    “阳光、阴影,沙滩、怪石,人鱼、塞壬……在梦境中的种种,皆为虚幻。”老姚抬起眼皮,目光中流露出几许兴趣:“你既然将其称之为梦魇,那么一定是觉得它对你有害。”

    郑清有些不安挺直身子,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魇。”老姚重新把目光落在手下的书本上,嘴角露出一丝笑容,继续询问道:“那么,它们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呃……一周前?”郑清犹豫着回答道:“第一次临钟湖夜巡后,就做了噩梦……但是如果说头疼的话,最近一次明显发作是在来学校的专机上。”

    “最近一次。”老姚若有所思的重复了一遍,问道:“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六七岁?也许更早一点。”郑清对具体时间并不确定,但在他记忆深处,那股剧烈的疼痛似乎贯穿了幼年的全部时光。

    “最后一次发作是什么时候?”

    “大概是我八九岁吧,”郑清感到脸上有些发烫,似乎教授询问的每个问题他都没有办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

    “也就是差不多十年了。”姚教授脸上的笑容愈发明显:“十年了啊。”

    他抓起手边的烟斗,在桌子上的烟灰缸边缘磕了磕。

    几只蓝色的小精灵不知从什么地方飞了出来,将一个水杯放在了书桌上。

    郑清舔了舔干燥的嘴唇。

    水杯里的液体荡漾出诱人的波纹,没有一丝色彩,看上去就像一杯白开水。

    姚教授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空白的黄色符纸,手指蘸着朱砂,飞快的画出一道符。

    然后他将符纸点燃,丢进水杯中。

    符纸遇水就沉,一直沉到水底。

    淡蓝色的火焰在水底缓慢的燃烧着,蒸腾起几串乳白色的小气泡,看上去就像一颗炫彩的泡腾片。

    “噩梦是个小毛病。”姚教授再次开口,声音显得很温和:“也许是你哪个朋友给你开了个小玩笑,下了个‘魇咒’……就在你的手心,校医院的人一眨眼就看出来了。”

    郑清抬起手,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但是,”他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我是怎么中了这个咒语呢?”

    “这道魇咒与甘霖咒混杂在一起……巫师界能在甘霖咒里嵌入魇咒的符箓大师并不多见。”

    郑清想起那位泰勒家的小少爷,心底恍然。

    “喝了它。”老姚指了指书桌上的水杯。

    杯子里的符纸已经燃烧殆尽,原本清澈的水,也变的有些灰扑扑的。

    郑清没有犹豫,接过杯子一饮而尽。

    与他预想的干涩感不同,这杯符水喝起来香甜可口。

    “这是什么?”他喝完才想起这个问题。

    姚教授脸上的皱纹飞快的展开,露出满意的笑容,不知是感到郑清的这个问题很有趣,还是对年轻公费生的态度表示赞赏。

    “拔出魇咒的符水。”

    “校医院不能处理吗?”郑清愈发迷惑了:“我一位那位马医师已经帮我镇压魇咒了。”

    “噩梦不能镇压,只能清除,而整个第一大学制作这种符咒最权威的人,就坐在你面前。”语气一转,姚教授的神态变得有些凝重起来:“你的情况比较复杂……你又是我的学生,在联系上你的家长之前,校医院也不敢随便下手。”

    “要跟家长联系?”郑清的声音陡然提高了许多。

    “既然我已经给你烧了符水,自然不需要了。”

    “那就好,那就好。”郑清轻嘘一口气,神态轻松了许多。

    “噩梦是个小毛病。”姚教授又重复了一遍:“喝了符水,就没问题了。”

    郑清感激的点点头。

    “但是你的头疼是个大麻烦。”教授抬起头,郑重其事的说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