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四十章 灵魂洗礼

第二百四十章 灵魂洗礼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魔法师们的庆典,并没有比白丁世界的庆典更精彩。

    只不过他们总能折腾出许多新鲜玩意儿——比如穿着草裙跳舞的都灵妖精、飘在半空引吭高歌的塞壬女妖;还有漫天飞舞的雪花、落在地上叮咚作响,与纷纷扬扬的花瓣雨一起,合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

    但在郑清眼里,这些并没有什么意思。

    妖精们滑稽的舞蹈不能掩盖它们粗暴无礼的举止,塞壬身上浓烈的香气也掩盖不住那若隐若现的海腥,即便是头顶飘摇的魔法雪花,倘若你用手接住,一样会被手心的热气熏成一滩冷水,顺着指缝消失的干干净净。

    还有那些古板的规矩、老套的说辞、冗杂的规则。

    都是磨掉年轻巫师锐气的不二秘方。

    比起这些,郑清更感兴趣的是第一大学的几位校长。

    入学快一个月了,他与几位校长竟然缘铿一面,便是经常出现报纸头条的几位学院院长,他也闻声而未识人。

    而这些大佬,据说都会在开学典礼上露个面。

    距离庆典开始还有不到半个小时。

    四所学院的高年级学生,几座研究院的研究员,各位助教、讲师、教授,以及那些走起来都颤颤巍巍的老校工们,开始次序入场。

    按照老规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教授们站在礼堂侧面最高层向外突出的露台间,他们披着黑色的长袍,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轻言谈笑,神态轻松。

    助教与讲师们的位置稍微低半层,与研究员们在一起,站在露台下的半封闭环廊中。

    学生们则按照年级高低,从上往下排开。

    大四的老生站在四层的走廊间,大三的老生站在三层走廊间,以此类推,08届的新生们只能老老实实站在第一层的环形长廊中。

    与教工们相比,学生们就显得拘束了许多。

    无论是高年级的学生,还是刚入校的新生,都谨言慎行,唯恐不慎被纠察队的人抓住扣了学分。

    纠察队的人由学生会的干事与部分校工组成,他们安静的巡守在每层走廊之间,怀里抱着硬邦邦的记事板,随时准备把捣乱的小崽子们揪出去,收拾一顿。

    “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郑清忽然抬起头,疑惑的四处张望着,推了推旁边的同伴。

    躲在他怀里的小狐狸也转着耳朵,眼睛瞪得溜圆,蓬松的大尾巴停止了摆动。

    “声音?”辛胖子抓了抓自己毛茸茸的脑袋,用力挤了挤眼睛,表情非常困惑:“除了鸟鸣狗吠之外……我没听到什么别的声音……还有那头小猪的哼哼声。”

    其他几个人也露出了迷惑的眼神。

    “好像的确有点奇怪的声音…”李萌皱着眉,努力竖起耳朵,小脸憋的通红:“听上去有点耳熟……”

    “你听到的是什么声音?”萧笑若有所觉,飞快的翻开了他的笔记本,急切的追问道。

    郑清歪着脑袋,发现这种事情还真的是很难描述。

    就像潮起潮落、落雨纷纷,你可以找出许多拟声词、形容句来描述这些场景,但语言终归太贫乏与苍白,没有办法精确的描述其中的内涵。

    “真应该多学点魔文,”郑清嘟囔着,脸上的五官皱成了一团:“我发现魔文在描述与形容方面更精确,也更容易一点……模糊的来说,有点像早晨起来,群鸟鸣叫;也有点像梅雨时节,雨丝砸在树叶上的声响。”

    “你比的完全不是一个声音……这怎么会一样呢?”辛胖子一脸怀疑。

    “就像太阳升起与落下时的声音,还有星星哭泣的声音。”李萌板着手指,嘴里说着风马牛不相及的比喻。

    “太阳升起还有声音?”张季信终于忍不住,吐槽道:“还有星星哭泣,你确定不是自己在被窝里被幽灵吓哭了?”

    李萌黑着脸,没有说话,只是转过身,飞起一脚,踹在了张季信的腿上。

    郑清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发现小女巫现在越来越喜欢踹人了,不知道跟谁学的。

    想到这,他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蒋玉。

    蒋大班长正抱着胳膊,眉头微微蹙起,手指轻轻打着拍子,表情十分专注,让人一眼望去会忍不住多看两眼。

    “噤声。”萧笑竖起毛笔,制止了几位同伴之间的争执,也唤回了走神的公费生。

    郑清回过头,惊讶的发现大厅上空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出缕缕淡白色的雾气。

    原本在大厅中央跳舞唱歌的塞壬、妖精们,此刻已经无影无踪。

    连盘旋在半空中的豆大光团也次第熄灭。

    唯有头顶的漆黑。

    仿佛深邃的宇宙一样,宁静、隽永。

    一点豆大的火焰在这片漆黑中闪烁起来。

    郑清瞪大了眼睛。

    咚。

    咚。

    咚。

    鼓声似乎从他的心底响起来了,豆大的火苗伴随着鼓点一颤一抖。

    只是轻轻几下,便完全攫取了郑清的注意力。

    短促而激烈的一段乐章,清晰标明开始的断点。

    那些稀薄的雾气,伴着明快的鼓点,激昂的节奏,飞快的盘绕,振动,扩散,幻化出一个又一个神秘诡异的图案。

    盯着那些图案,听着耳畔开始的缓缓流淌起来的音乐,郑清的眼前忽然浮现一幅幅画面。

    枯寂的宇宙,黑漆漆,没有一丝生机。

    一颗蓝色的,渺小的行星,犹如星辰大海之中的一粒枯沙,安静的盘旋在自己的轨道上。

    一圈,一年,一年又一年。

    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恍若一道闪电破开重重迷雾,生命从这无限死寂之中迸发出一丝火星。

    耳畔的音乐刹那间中断,似乎因为震惊而失音!

    然后犹疑的,小心翼翼的笛声,探了一丝头;

    断断续续,小号、长笛、低音提琴、大鼓,吐出了自己探索的声音。

    视野无限扩大,郑清的感知似乎一瞬间冲进最微小的细胞之中。

    耳畔,叮叮咚咚的钢琴,伴着重重和弦,还有悠长的号角,充分展现了时间飞逝的感觉。

    细胞飞快的分裂,单细胞,多细胞,植物,动物,海里游,爬到地上,只存在于想象中的生物进化史犹如一部快进的无声电影,在郑清面前飞快的展现出来。

    音乐越来越激烈,越来越丰富,郑清眼前的景色也随之越来越丰富。一股生命的感动从他的心底慢慢升腾起来,一种无法形容的满足感充斥他的心田。

    视线忽然拉远,随之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威胁感粉碎刚才的安逸与和平。

    巨大的陨石带着燃烧的火焰擦着郑清的鼻尖重重砸在那颗刚刚孕育了生命的蓝色星球上。升腾而起的烟雾,剧烈震动起来的板块,疯狂逃窜的生灵。

    音乐又一次中断,郑清明确感受到了这暴风雨前的宁静。

    随之,短促而激烈的弦音,刚劲而果断地敲击,一重强过一重,一浪高过一浪,气势狂暴,无可阻挡!

    郑清知道,这是生命在宣泄自己的愤怒。

    直到蓝色的星球慢慢恢复平静,音乐才随之渐渐低沉下来。

    此刻的音乐却不在像之前那样丰富但庞杂,而是明确展现了两三个主题,

    低音提琴、大提琴无可奈何,余音盘旋不止;小提琴、小号,跃跃欲试,不断冲击;钢琴、大鼓、夹杂其他郑清听不出来乐器交织在一起,音域不断扩大,转调越来越变化莫测,节奏越来越复杂多变。

    地上奔跑的动物,海里雀跃的游鱼,天空翱翔的鸟儿,树梢间沙沙爬动的昆虫,草甸里嗡嗡作响的蚊蝇,无数生物挣扎的面孔一瞬间浮现在眼前。

    然后,戛然而止。

    眼前的一切倏然消失,重新回归那个恢弘的大礼堂。

    郑清用力眨眨眼睛,让脑子慢慢适应突然舒缓下来的节奏。然后茫然的看向半空,怎么突然没了?人类呢?后面的生物呢?那三个主题代表了什么?

    礼堂里寂静无声,似乎刚才那激烈的音乐都是他的幻觉。

    片刻之后,嗡嗡声轰然响起,从第一层迅速蔓延到顶层。

    遗憾与意犹未尽的喧嚣充斥其中。

    “终于感受到了,”萧笑重新戴上眼镜,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狂热:“生命之音!灵魂的洗礼!第一大学新生的盛宴!”

    “传说中的,通过音乐与画面的冲击,来净化你的心灵,让你充分感受这个世界的伟大与不凡,让你直接面对那神秘莫测的世界本源。”

    “无与伦比……”郑清着迷的回想着刚才的音乐,回味着,赞叹着。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