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两位副校长

第二百四十二章 两位副校长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庄周有云:

    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

    无名者,天地之始也。

    又有素问云:圣人者,处天地之和,从八风之理,适嗜欲于世俗之间,无恚嗔之心,行不欲离于世,被服章,举不欲观于俗,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以恬愉为务,以自得为功,形体不敝,精神不散。

    意思是,圣人会顺天应人,举止喜好与俗人无异,不嗔不怒,不急不躁,安逸愉悦,悠然自得。

    郑清看着十多米之外的那个高大身影,脑子里飞快的流转过这些念头。

    也许,校长不是没有名字。

    “名无名,实非无名。”年轻的公费生忍不住低声念叨了一句。

    旁边的萧笑眼睛一亮,扶了扶眼镜,抽出毛笔,把这句话攒到了他的笔记本上。

    从正面对比,走下云梯的校长们并不比其他教授高大许多。

    但对长廊后的新生们而言,这些身影仍旧显得那么高不可攀、遥不可及。

    无名校长站在最前方。

    每个人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也许校长刻意控制了自己的气场,郑清终于能够看得清楚一些了——然后他忍不住有些失望。

    校长大人相貌称不上俊美,仪态也谈不上威武。

    虽然身材高大,但他似乎有些发福了,黑色的长袍披在身上,显得稍稍有些紧绷。只不过长久以来养出的气势很好的掩盖了这点,使得新生们在他面前会下意识忽略这些缺憾。

    他的脸膛微黑,额头很宽、很高,长长的头发打理的整齐干净,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堆在脑袋后面。

    他的眼睛很亮,嘴唇发紫,衬着那微黑的脸庞,给人一种雍容自若的感觉。

    郑清觉得,不论是这幅魁梧的身材,还是略显霸气的形象,都与他心底那个睿智慈祥的老头有着很大的差距。

    不论是书山馆的藏书,还是校外的邮报,提及第一大学的校长时总是一副和光同尘、言笑晏晏的模样——因为他的影像无法被普通魔法拓印,所以郑清一直以为自己的校长会是一个笑眯眯的和气小老头。

    但现实终究是现实。

    郑清忍不住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第一大学最权威的人物。

    无名身为第一大学的校长已经很久了。

    久到从建校伊始,除了他,第一大学再也没有第二位校长——当然,按照不同的计算口径,几个学院对于建校时间的说法并不一致,但按照所有学院都认可的时间来计算,无名担任校长也超过六十年了。

    六十年,一个甲子。

    在白丁世界,这段时间足够让一个人从黄发垂髫变成耄耋老人。

    但无名校长一直都是这副模样,从来没有变过。

    入校前的一段时间,郑清曾对第一大学的种种非常感兴趣,包括第一大学的校长,他也翻阅过许多资料。

    越看越纠结。

    且不论所有资料中,这位校长都没有名字——所有资料在论述时都会直接用‘校长’指代他——单单他在担任第一大学校长之前的历史,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他在担任校长之前,就已经活了很久了。

    至于多久,郑清一直都没弄明白。

    不过当他在某本野史的犄角旮旯中看到,无名校长在两千年前曾经收下三千弟子的逸闻之后,他就放弃了继续探索的欲望。

    壕无人性。

    与他的资历相比,无名校长具体的修为法力就是另外一个谜了。

    史书中关于校长的可靠记载,多是一些风花雪月、舞文弄墨、调教弟子的事情。从来没有类似秦皇一怒镇杀上古大妖、奥古斯都沐血连屠巨龙之类的故事。

    以至于许多野史中都流传,无名校长除了活的久一点,并没有什么强大的神通法力。

    只不过从来没有巫师能够验证这些传言。

    因为在他们面对无名校长之前,还需要越过第一大学的诸位资深巫师。

    比如现在的两位副校长,石慧女士与若愚大师。

    建校以来,关于第一大学几乎所有众所周知的冲突,都是副校长们出手解决的。

    若愚副校长主管校工委。

    虽然被称为大师,但他并不是一个光着脑袋、披着袈裟的出家人。相反,这位大师是一位矮个子、干瘦的小老头。

    没有学生知道他为什么被称为大师,许多高年级学生都恶意的猜测,也许因为这个小老头是整人大师——他从来都不讨学生们的喜欢。

    平日里,他总是穿着厚重的、几乎拖到脚底的黑色长袍,大半个脑袋都隐藏在毛茸茸的衣领后面,只露出一双狭小的、宛若蟑螂一样的小眼睛。

    宽大厚重的皮鞋在他脚下显得格外轻巧。他拄着一根银制狼头的金属拐杖,仿佛幽灵一样出没在学校的每一个角落,还经常静悄悄的站在教室后面,默默的盯着那些违法校规与课堂纪律的学生,然后让校工委在月末送去一张鲜红的处罚通知书。

    与他相比,石慧女士就显得更受欢迎一些。

    她是第一大学的教务长,也负责主持教授联席会议。

    与校工委不同,教授联席会议的成员都是在职的教授、讲师、还有助教。他们是学校最强大的法师,是学校最稳当的支柱。他们的地位很超然,除了教学、做研究与实验外,教授联席会议很少会干涉学校日常的事务。

    所以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石慧女士就是一位闻其名而未受其害、其行高远、其人可敬的强大巫师。

    年轻公费生的目光并没有在石慧副校长身上停留多久。

    但仅仅是短暂的打量,他就能够知道,她是一个干练的女人。

    所有人都会得到这么一个结论。

    无论是她干脆的短直发式、还是她干净整洁的衣着打扮,甚至她那细薄的抿成一条细线的嘴唇都显得那么简单、直接,仿佛一条线按照明确的纹理盘整、集束而成。

    她的口碑也很好,一直以公平公正与雷厉果断被诸位年轻助教们称赞。

    如果说若愚大师像一只蟑螂一样,学生们不知其所在但看到又会恶心、恐惧,而且怎么也消灭不干净。

    那么石慧女士就像一柄短刃,简单、直接,锋利、无双,清晰、明白。

    与无名校长不同,第一大学的副校长已经换过数茬。

    卸任的副校长们往往会顶着一个荣誉头衔,继续在教授联席会议上发光发热。参加参加学校的庆典、写一写工作建议、指导一下年轻巫师们的实验工作、然后在冗长的会议上打盹儿。

    比如类似今天的开学典礼。

    在三位校长身后站着的,便是一些早已退休的副校长以及学院院长们。

    这些稀疏的身影与其他的教授们,安静的站在无名校长身后,将那个原本就很高大的身影衬托的更加雄伟。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