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十一章 丹哈格

第十一章 丹哈格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调查表格的最后一个问题前打了一个星号,意味着这是一道必答题。

    ‘您是否同意在必要时,前往丹哈格,为了平等与正义,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是’‘否’

    郑清咬了咬笔杆,犹豫了片刻,飞快的勾了‘是’。

    丹哈格是巫盟最高法院的所在地,在巫师世界的通用行文中,常被用来指代最高法院。就像巫师们也用‘布吉岛’指代第一大学,用‘马里亚纳’指代那位沉睡已久的海妖王。

    而最后一道题隐含的意思,旁边的老校工在不久前也提点过——目击者的证词,可以作为最高法院的呈堂证供。

    年轻的公费生对于呈堂证供的概念并不是特别清晰,对这项勾选也没有特别在意。

    他只不过按照自己的心意,选择了一个从道德层面而言‘正确’的选项。

    相比较而言,他更关心另外一个问题。

    “我的头疼会怎么样呢?”在交还那张‘特殊天赋等级表格’的时候,郑清有些局促不安的看着教授,小声问道:“目击者们都会头疼吗?他们一般怎么解决?”

    “这是个比较复杂的问题。”老姚咬着烟斗,声音显得有些含糊不清:“成为目击者只是意味着你的念子力场收缩处于不规律的周期内,精神处于亚健康状态,但并不代表一定会头疼……也有可能是嗜睡、狂躁、或者其他副作用。”

    “头疼只是副作用的一种,不用担心。这里是第一大学,处理过的相似症状没有一千例也有八百例。”

    郑清勉强笑了笑。

    似乎察觉到年轻巫师的不安,旁边的老校工接口道:“你醒过来之前,我跟姚院长已经讨论了几个比较稳妥的想法……”

    “但是还不能确定。”老姚打断老校工的话,声音稍稍提高一点:“稍后我会与易教授见面,对这些想法进一步筛选,毕竟他是专业的占卜师,对这种事情更有经验……你可以先回宿舍……嗯,最迟这周末例会的时候,我会跟你谈谈后续的治疗问题。”

    郑清稍稍有些振奋了,飞快的点着头。

    “先不要着急走。”老校工又从袍子里掏出一沓纸,在郑清面前晃了晃:“如果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描述一下你刚才看到的场景……校工委非常愿意做一个简单的备份。”

    老姚嘴角的烟斗翘了翘,最终没有阻止,只是喷出一大股青烟。

    郑清的肩膀无力的垮了下去。

    “还有吗,先生。”他的语气略微有些粗鲁:“我是说,如果还有其他表格,我可以一次性填完的。”

    “这是最后一份。”老校工笑了笑,敲了敲教授的书桌:“而且你不需要填,只需要回答我的问题。”

    郑清似乎也察觉到自己刚刚的失礼,有些尴尬的低下了脑袋。

    一根绿色孔雀翎的羽毛笔从笔筒里跳出来,欢快的落在那张空白稿纸上,尾梢还风骚的扭了扭。

    老姚晃晃脑袋,身子稍微向后仰了仰,把胳膊抱了起来。

    隔着宽大的书桌,郑清只能看到一股股的青烟从烟斗里冒出来,堆积在他的头顶,仿佛给他戴了一顶变形的草帽。

    “可以开始了。”老校工嘴角扯了扯,试着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不要担心,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对于未经训练的‘目击者’,我们不会有任何苛求……我记得你之前提到梦到的事情与学校安全有关?能不能回忆起是事发是什么时候?”

    “应该是晚上,有月亮。”郑清皱着眉,慢慢开始回忆脑海里残存的破碎片段。

    “能不能回忆起事发地点?”

    “我记得梦里的环境很潮湿,有水声……也许是临钟湖附近?”

    “相关人物呢?印象中的任何身影、形象都可以。”

    郑清的眼睛逐渐睁大:“猫!……有个小白猫……小白猫!我想起来了!”

    他惊慌的站起身,用力挥舞着胳膊,大叫道:“是临钟湖畔死掉的那只小奶猫,蒋玉收养的那只小猫……被挖掉眼睛的那只小猫!”

    老姚与灰袍的校工隐晦的交换了一个眼色,没有打断郑清的描述。

    “我记得它当时在湖边玩儿……然后我跌倒了?不对……是很冷的感觉,好像有股冷风在把我的五脏六腑都冻住了……”

    “然后它就死了……但是我记得它的眼睛没有被抠掉啊。”

    郑清手指绞在一起,喃喃着,不安的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竭力回忆之前的梦境。

    但是越细想,脑子里越是一片空白:

    “……咦,奇怪,刚才还记得很清楚……”

    “应该有个女巫?不对……也许是男巫……很白……长得很白?”

    他用力锤了锤自己的脑袋,却砸不出一丁点儿有用的东西来。

    “不要着急,不要急。”教授把烟斗抓在手里,连声安慰道:“这些信息已经很充分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郑清的声音显得非常沮丧:“明明唾手可及的事实……却被我丢去爪哇国。”

    “作为一个新人,你的表现非常出色。”老姚温和的安慰道:“这是你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接触‘目击现场’,所以难免有些不习惯……新人都这样。事实上,正是因为我们的大脑可以很容易界定梦境与现实,所以它才会毫不在意的抹去那些看上去有些虚幻的记忆。”

    “当你习惯了‘目击现场’,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更有效的信息。”

    ……

    ……

    当郑清跟在老姚身后走出办公室时,仍旧在纠结不久前的事情。

    他的脑子乱糟糟的,一会儿想到那只可爱的小猫,一会儿又想起红着眼的蒋玉,然后又想起伊莲娜,想起那条裙子。

    他用力的晃晃脑袋,重新把思绪收拢回来。

    今天晚上教授提及的目击者、目击现场这些名词,如果细细想来,以前也有过一些端倪。

    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经常会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之前自己做过这些事情。万能的百度告诉他,这种情况叫做‘既视感’、很多人都有的一种正常感觉。因此他也没有探究过了。

    现在细想,这种感觉也许就是自己曾经目击到的场景,又经历了一遍,所以才有熟悉的感觉。

    “拿好你的铜钱。”老姚忽然回过头,叮嘱道:“对于其他人而言,也许那只是一个媒介物,随时都可以更换的。但是对于你们这些有特殊天赋的卜算者而言,每一个媒介物都是非常珍贵的……也许你丢掉这个媒介后,再也找不到替代品了。”

    郑清攥紧铜钱,紧张的连连点头。

    也许应该回去找条结实的红绳子,挂在脖子上,他暗忖着。

    “也不要太紧张。有时候你越注意,东西越容易丢。这是魔法界很常见的一个悖论。”老姚拍拍他的脑袋,哈哈笑着,与年轻巫师在办公楼门口分别。

    郑清摸摸头,脑海中忽然浮现出那只死去的小猫,嘴角的笑容飞快敛去,就这样皱着眉头慢慢溜达回宿舍。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