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十二章 穿睡衣的女巫

第十二章 穿睡衣的女巫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四下午下课后,郑清没有去图书馆。

    他来到步行街的一间咖啡屋里,点了一杯黑咖啡,就着点心盘里的胡桃酥、阿拉棒、还有巧克力豆,津津有味的看着两个健硕的糖人在盘子里摔跤。

    糖人是他在来咖啡店之前,在奶茶店斜对面的糖人铺子里买的。

    开学时,他曾在那家糖人店的橱窗里见识过两支骑兵部队精彩但是短暂的对决,这给他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恰好今天有空,所以他特意去店里转了转,买了两个糖人的摔跤手。

    仍旧是一个蔗糖的、一个麦芽糖的。

    作为第一次光临的新客人,糖人店老板非常贴心的赠送了一只果糖蜻蜓,充当这对摔跤手的裁判。

    “三局两胜!输了的,会被吃掉哦!”蜻蜓精灵挥舞着手杖,在三寸高低的半空中来回飞着8字舞,一边大喊大叫着:“被你们的观众,嚼的粉碎,咽进肚子里!”

    郑清满脸黑线的听着这个裁判的警示语,非常担心这种恐吓影响到两位摔跤手的发挥。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

    也许是基于这些‘专业摔跤手’高尚的职业道德,也许只是它们的智慧过于单纯,听不懂裁判过于复杂的语法。

    盘子上的两位选手并没有被蜻蜓裁判的言语所影响,仍旧一板一眼的抱头、缠腿、勾足、摘桃,摔的糖屑四溅、瓷盘叮当作响。

    郑清看的津津有味,不时用小勺子把盘子里的糖屑刮起,塞进嘴里吮吸着。

    他的手边摞着两本法书。

    一本白色的,是他自己的法书;另一本则是周一魔咒课从姚教授的箱子里领到的旧法书。

    两本书中都已经各自抄录了一道完整的束缚咒——这是老姚魔咒课的课后作业,也是郑清现在呆在咖啡店的原因。

    按照教授的要求,他还需要另外一位同学——优先女生——的法书,同时抄录并使用束缚咒,写一份报告描述使用不同法书施展同一道咒语时的不同感受,并记录其中的细微差别。

    原本他想邀请伊莲娜完成这份作业。

    然而上节魔咒课之后,吉普赛女巫的行踪再次变得有些莫测起来,往往上课铃响起才来,课上到一半就提前离开。

    教授们不知为何,并未对伊莲娜的行为表示过不满。

    无奈,郑清试着向蒋玉发出了邀请。

    很幸运,蒋大班长痛快的答应了他的请求,但有一个条件——他需要为李萌找一个合适的合作者。

    这个条件太容易不过了。

    不论是辛胖子,还是张季信,都对这个名额趋之若鹜。

    ……

    ……

    “如果你不打算吃掉,它们能在你面前摔一晚上。”一个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打断了郑清津津有味的观赛。

    他抬起头,蒋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店里,正拎着手袋、弯着腰,脑袋凑的很近,看着桌子上的糖人摔跤。

    真的很近。

    郑清回头时,险些碰到她的脸颊。

    他甚至能够看清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嗅到那沁人心脾的清香,感受到她飘起的发丝拂到脸庞时的瘙痒。

    “哈?”年轻的公费生脸色肉眼可见的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什……什么?什么一晚上……”

    蒋玉似乎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妥,长长的睫毛抖了抖,鼻翼急促翕动着,猛然站直身子,结结巴巴的回答道:“我……我是说,你打算……打算看一晚上糖人摔跤吗?”

    郑清脑子的反应速度终于跟上了事态的发展。

    他用力晃了晃脑袋,似乎这样就能甩掉心底的旖旎,摇掉脸上的热气。

    “只是有点好奇,”他老老实实承认道:“你知道我以前没见过这种有趣的东西……就是在你来之前看了一小会儿。”

    蒋玉似乎也摆脱了几秒钟之前的慌乱,恢复了平日的落落大方。

    “那我们抓紧时间吧。”她撩了撩耳边的长发,从手袋里抽出几本厚重的大书,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抬起右手,翘起食指。

    一只穿着女仆装的餐侍精灵拍着翅膀,优雅的落在她的指尖,行了一个端庄的见面礼。

    “来一杯黑玫瑰,少冰。”蒋玉偏着头,微微一点,左手掂着一枚金豆子,塞进餐侍精灵裙子后面的口袋里:“点心随意拼,不要太甜的。”

    “梅林保佑您,小姐。”小精灵欢快的抖着翅膀,细声细气的道谢。

    郑清咂咂嘴,看着那粒闪闪发亮的金豆子落进小精灵的口袋,忍不住叹口气。

    然后他的目光落在蒋玉的衣着上,眉毛忍不住翘的愈发高了。

    她穿着短裤体恤,外面罩着一件红底黑格的棉布长衣。

    雪白的长腿与姣好的身姿在宽大的长衣下若隐若现,令人总是忍不住多看两眼。

    “你这是穿的睡衣?”郑清一脸纠结的看着蒋大班长的穿着,语气非常肯定的问道:“你外面是穿了一件睡衣吧!”

    “是啊。”蒋玉若无其事的绾了绾头发,露出一截白净的颈子。

    “这也太……随意了吧。”年轻的公费生绞尽脑汁才想出一个恰当的词语。

    “你懂什么,这是今年的流行搭配……而且穿起来很舒服的。”蒋玉嘴角微微一翘,抽出自己的法书,递到郑清面前,催促道:“快点开始吧。”

    “总给人一种你刚刚起床的样子。”郑清小声嘀咕着。

    “什么?”蒋玉坐在他对面,正在向外掏笔记本、符纸等测试用品,没听清男巫说的话。

    “咳咳,我是说,你下午没课吗?”郑清干咳一声,立刻改变了自己的问题:“我记得上课期间应该穿院袍吧。”

    “我下午的选修课是古典魔法哲学,老师今天请假了,所以下午课程取消。”蒋玉鼓鼓嘴,一副不太满意的模样:“事实上,我今天下午都呆在图书馆。”

    “去图书馆干嘛?写作业吗?”

    “查卷宗。”蒋玉的神色忽然黯淡下来:“你知道,那只小猫……书山馆拥有巫师世界最详尽的案件检索与保管室,也许我能从里面找到凶手的一些痕迹。”

    “你还在调查?”郑清忍不住惊讶道:“我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案了……校工委不是已经公布了调查结果……说因为沉默返潮的原因么?”

    “我不信!”蒋玉昂起头,眼神中满满的倔强。

    郑清张了张嘴,没有继续劝阻。

    他并不是因为看见蒋玉的坚持后放弃了劝阻。

    而是他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在老姚办公室做的那个‘目击者’的梦,想到了他曾经感受到的彻骨的寒意、还有那个白色的身影。

    所以他对校工委的结案报告忽然不是那么有信心了。

    “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他最终点点头,对女巫的坚持表达了自己的支持:“与那些灰袍子相比,我更相信你。”

    蒋玉嘴唇抿了抿,眼皮垂了下来,小声嗯了一下。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