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二十八章 第六个周一

第二十八章 第六个周一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周一的早上是痛苦的早晨。

    郑清在被窝里听着窗外呼啸的风声,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在抗拒起床的想法。

    但这里是校医院。

    他还躺在学校的病床上。

    那位严厉的贝拉夫人是不会允许一个康复的学生赖在床上不起来的。

    一阵凉风扑面而来,伴随着窸窸窣窣的声音,郑清感觉自己的脸颊仿佛在被针扎一样。

    他倒抽一口气,勉强睁开左眼。

    一只白色的纸鹤正在枕头间上下翻飞,跳跃不止;不时还扑棱着翅膀,凑到他的脸颊,用那棱角分明的尖喙啄他几下。

    年轻的公费生喉咙里咕哝了一声,从被窝里探出一只手,抓住了这个胡乱扑腾的小东西。

    纸鹤象征性的拍了拍翅膀,便驯顺的耷拉下脑袋,摊开了身子。

    郑清闭着一只眼,用一只手胡乱碾平纸鹤,籍着窗外淡淡的白光,瞄到了信纸上那龙飞凤舞的熟悉字迹:

    “清哥儿,江湖救急!突发情况,老姚的课我去不了,帮我撑一下,回头重谢!另,我知道你有办法的……”

    “见鬼!”郑清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一把将那张信纸攥成一团,砸向半空中。

    “兮兮!”一只看护的小精灵风一样窜了出来,接住了那个纸团,抱怨的在郑清面前晃了晃,两根细细的触角像画圈一样打着旋。

    “我错了,”公费生同学从善如流,立刻举起两个手,向辛苦的劳动者表达了最真诚的歉意:“都怪那个胖子……”

    天杀的胖子。

    自己还没出院呢,就丢过来这么一件麻烦事。

    “哪个胖子?胖子怎么了?”病房的另一角传来林果好奇的声音。

    郑清瞥了正在穿袍子的小男巫一眼,深深叹了一口气。

    年轻就是好,觉少,还忘性大。什么糟心的事情,睡一个晚上,第二天起来啥事都没有了。昨天还郁郁寡欢的躺在帐子里一天都没下床,今天大早上就又活蹦乱跳了。

    “辛·班纳,你知道的,那个日耳曼人。”郑清懒洋洋的回答道:“他早上有事不想去上课,让我帮他逃课……你早上有课吗?”

    他忽然想起什么,振奋起精神,撑起上半身,目光紧紧盯着林果。

    小男巫眨眼间就洞悉了他的打算。

    “我们周一早上是占卜课……哦,我终于明白了……易教授上节课下课的时候,就警告我们班的人,下节课如果有人想逃课,要做好写三万字论文的心理准备。”林果恍然大悟般,飞快的摆着手,连声拒绝道:“况且我也没有变形药剂……难道你以为教授眼睛是瞎的?你们周一早上什么课?”

    “魔咒。”郑清重新pia在床上,有气无力的哼道。

    “哼哈!”小男巫发出一声短促刺耳的笑声:“你们九有学院院长的课?那个胖子是想被学校清退吗?”

    郑清吧唧着嘴巴,没有反驳。

    选择周一早上这节课来逃,的确是件非常有风险的事情。

    但是自从胖子加入学校的报社后,就变得有些神神叨叨,不仅经常早出晚归——美名曰‘采风’——还不时搞些很冒险的事情。

    比如偷偷摸摸在书山馆呆一晚上,听徘徊在书山迷廊里的幽灵唱歌赋诗;或者作为特邀嘉宾参加迪伦同伴们举行的‘鲜肉盛宴’。

    前不久,他甚至还打算吃颗辟水丹,去鱼人的老巢做一个街头采访——郑清坚定的认为,如果不是萧笑找来张季信拦住他,这个胖子一定已经变成了鱼人部落过冬时的腌肉了。即便是保留地,鱼人也对那座大湖有着异乎寻常的掌控力。

    相比之下,逃课似乎又不算那么有风险的事情了。

    周一上午的魔咒课,按照之前的计划,老姚会在课上讨论前次布置的作业,分析那个麻烦透顶的‘元辰守护咒’。

    郑清眯着眼,躲在被窝里,享受着起床前最后几分钟的惬意,苦恼着怎么帮胖子蒙混过关。

    他并不是束手无策——就像辛胖子在纸鹤中写的那样,他是有办法的。

    只不过他现在缺少一点要素。

    一只灰色的鸽子被屋外的狂风卷落,踉跄着栽倒在窗外的石台上。鸽子扑腾着翅膀,发出不安而急促的咕咕声。

    病房内,一道橘黄色的身影敏捷的窜到阳台上,拨开窗户,探爪抓向那只落难的鸽子。鸽子惊恐的挣扎着,尖叫着,边跳边飞,很快栽下窗台,逃脱了那只肥硕的爪子。

    橘猫丧气的喵了一声,窗户也不关,耷拉着尾巴滚回病房内,重新爬上郑清的病床。

    团团是昨天晚上跟着那些男巫来到病房的。

    用辛胖子的话来说,郑清一个人呆在医院难免会觉得孤单寂寞冷,403宿舍有义务帮自家伙伴度过这个难关,经过一致协商,决定委派团团代表403全体舍友陪护一晚。

    郑清十分感动,然后把肥猫团成一团,塞到床尾,暖脚。

    对于橘猫来说,在宿舍与在病房区别并不大,只要还有一个被窝让他伸懒腰,那就足够了。

    冷风挤过窗户间的缝隙,钻进病房里,让郑清连续打了好几个寒颤。

    他顿时清醒了许多,脑子里的思路也清晰了几分。

    年轻的公费生歪着头,瞥了一眼床脚窝成一团的肥猫,嘴角忍不住挑了起来。

    直到吃早饭的时候,他才把自己的打算给林果透露了一番。

    “它?”林果指着趴在餐桌上嗅小米粥的肥猫,一副见鬼的模样。

    郑清乐呵呵的点着头,给自己的全麦面包上抹了层花生酱。

    “三个问题,”小巫师一脸认真的竖起三根指头:“第一,辛·班纳知道你要这么做吗?”

    “他知道我有办法……他没有拒绝。”郑清用叉子叉起一颗圣女果,塞进嘴里,心满意足的享受着早晨的清爽与酸甜。

    “这只猫它答应吗?”林果收起一根指头,瞟了一眼眯着眼打呼的肥猫。

    团团的脑袋岿然不动,只有尾巴尖在桌子外面小幅度的扫了扫。

    “一根鸡腿!”郑清转头看向肥猫。这只赖在他们宿舍的灵猫瞟了他一眼,张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露出了满嘴的尖牙。

    “三根鸡腿!一根现在兑现,两根事成之后兑现!”郑清拍了拍桌子,不知从哪个角落摸出了一个饭盒。

    盒子里,一根油汪汪的鸡腿还冒着热气,上面淋着色味浓郁的汤汁。

    “喵!”橘猫立刻把自己的爪子搭在了郑清的手上。

    郑清扭头看向林果,满脸笑容。

    “第三个问题,你哪里来的变形药水!”小男巫瞪大眼睛,露出一副极度困惑的表情:“而且,这只猫它也不会说话吧……”

    “用拟形符!”郑清很自信的拽出自己的灰色小口袋:“这种把戏我初中就拿来看守店铺,完全没有问题。至于团团不会说话,更好办,反正它能听懂别人说话就行。”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