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四十三章 穆尔斯法则

第四十三章 穆尔斯法则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易教授坐在办公桌后。

    一页,又一页,非常有耐心的翻开老姚带去的那沓资料。

    不时还抬起头来,仔细打量坐在他对面的年轻公费生。

    姚教授安静的把自己埋在浓重的烟气里——不知是那根烟斗的特殊效果,还是老姚施展了什么咒语,那团青白色的烟气施展缭绕在他的周身三尺之内,没有一缕逸散。

    郑清双手扶膝,端端正正的坐在椅子上,脊背挺得笔直,挂在胸前的两枚徽章即使在着黯淡的房间内也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维持这种正规的坐姿非常辛苦、非常辛苦。

    但为了给对面那位严厉的占卜课教授留下好印象,他不得不咬着牙坚持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当服侍的小精灵们第三次更换办公桌上的那杯热茶时,易教授终于放下手中的文件,摘下眼镜,揉了揉略微浮肿的双眼。

    小精灵很快端来热腾腾的毛巾,为教授敷面解乏。

    “非常有趣……的确非常有趣。”易教授脸上盖着毛巾,声音显得有些沉闷,但语气中的好奇与兴奋即便隔着毛巾,也非常清晰的传递了出来。

    这让年轻的公费生大惑不解。

    他不知道占卜学教授感到哪里有趣。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带他来找你……我甚至都没跟爱玛提这件事。”老姚咬着烟斗,含混不清的说着,声音里充满了笑意:“话说回来,这个天赋还是很有用的……我记得你在念子力场方面做的不错,所以把他交给你了。”

    易教授扯下脸上的毛巾,丢给小精灵,目光灼灼的盯着老姚,放低声音问道:“不要解释……我知道你只是看上了我那本私人笔记。”

    姚教授立刻剧烈的咳嗽起来,让人觉得他随时会把心肺给咳出来。

    郑清担忧的回过头,看了他一眼。

    老姚连连摆手,示意自己无碍。

    许久,他才喘着粗气,重新坐起身来,嘶哑着嗓子笑道:“关于他的消息……难道你就不好奇吗?”

    “你确定过了吗?”易教授立即反问道。

    “确定了,确定了……确定了好几次。”老姚挥挥手,驱散面前的浓烟,连连摇头:“除了那点熟悉的气息,其他什么都看不到……要不你试试?我之前已经让他目击过自己的梦境了……只有一些似是而非的片段……连他的一片衣角都摸不到。如果不是大巫师会议对吐真剂的管理过于严苛……”

    办公桌后,易教授重重的咳嗽了两声,打断了老姚毫无顾忌的唠叨。

    郑清听着两位教授之间毫无逻辑的对话,只感觉自己脑仁疼。

    他的直觉告诉自己,两位教授的话里有话。

    “片段能告诉我们的只是一些可能……这些可能会被一根线索串在一起。”占卜课的教授转头看向郑清,伸手从抽屉里摸出一副塔罗牌,流畅的清洗着,慢吞吞的警告道:

    “如果找不到线索,看到再多的片段也是虚假的……绝对不要随意去触碰这些片段……嗯,在正式制定治疗方案之前,我们先做一个小测试。”

    郑清茫然的瞪着眼睛。

    教授的话似乎有点哲学道理,然而太过空洞,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抽一张。”

    几十张塔罗牌悬浮在郑清面前,易教授冲他点点头。

    年轻的公费生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终于能听懂教授在说什么了。

    没有犹豫,郑清立刻伸手指了指面前的一张牌。

    易教授没有让他看到牌面,而是径直将这副塔牌收起来,板着脸对老姚说:“既然涉及他的线索……我就多辛苦一些。”

    “好说,好说。”老姚笑眯眯的点头。

    易教授重新把目光转向郑清。

    “我看了老姚提供的一些检测数据了,也认可他的判断。你的确是一名目击者。”与讲课的时候不同,在办公室里,易教授的声音显得有些微弱,一不留神就会飘走。

    郑清不得不努力集中精神,祈祷自己不要错过重点。

    “但是,目击者与目击者也是不同的……就像这个世界不会有两片相同的树叶。”

    “在卜算方面,尤其注重这种细微之间的差别。”

    “你是不是很好奇,你们院长为什么会找我这样一个卜算学的教授来为你制定治疗方案呢?”

    郑清不由自主的点点头,然后立刻醒悟,飞快的摇着头。

    似乎察觉到对面教授脸上挂起的戏谑笑容,他硬着头皮解释道:“姚教授说过,您在念子力场方面是权威……”

    “在这件事上面……已经跟念子力场关系不大了。”易教授打断郑清的解释,反问道:“你对目击者有什么了解?”

    “目击者属于一种特殊的卜算职业……”郑清皱起眉,努力搜刮脑海中零星泛起的一丝半点的可怜记忆,打包重新销售出口:“嗯,他们更擅长获取梦境中的卜算要素……嗯,能够通过梦境得到一些过去,或者现在,或者未来发生的片段……根据能力的强弱,获取片段的丰富程度也各不相同……哦,还有,目击者的梦境片段能够作为法院的呈堂证供。”

    身后传来老姚低沉的笑声。

    郑清脸色立刻涨红了。

    这些信息基本都是他从姚教授那里了解的,有的话他甚至完全照搬了老姚的说辞。

    原著就在身后,的确难免惹人发笑。

    易教授似乎没有察觉到年轻巫师脸上的尴尬,而是补充的解释道:“虽然说的不错,却不够准确……作为呈堂证供的梦境片段必须通过记忆提取,载入特殊的容器中来呈现的。而任何一种记忆提取的咒语,对于巫师精神都有一定的损害。”

    郑清悚然。

    虽然不介意客串一把柯南·福尔摩斯,但如果这点荣誉需要付出损害精神健康的代价,他是决计不肯的。

    易教授的声音变得有些严肃了:“所以,你必须明确一点……收获与付出,或者说成功与代价,是等价的。想要得到真相,就必须付出相同的代价。”

    郑清悄悄咽了一口唾沫。

    “你的头疾其实也是这些代价的一部分。”

    郑清立刻竖起耳朵。

    “就像我之前上课给你们讲到的。卜算,是一种窃取天机的行为。天地万物自然运转,人际往来因果自生。卜算则是要求运转规律,因果缘由。”

    “按照穆尔斯法则,信息的扰动程度与获取信息的容易程度呈正比……也就是说,越容易获取到的信息,信息扰动程度越轻微。”

    “有点难理解?”

    “这么说吧,比如一个火球咒语,它的威力与咒语的反噬力是呈正比的。咒语威力越大,反噬越强;咒语威力越小,反噬越轻微。”

    “在信息大一统理论中,咒语可以近似看做信息获取方式;咒语反噬可以近似看做信息扰动程度……越容易获取到的信息(越弱的咒语),信息扰动程度越轻微(反噬越轻)。”

    “你的头疾就是由于信息扰动引起的机体应激反应。”

    “这样就很容易理解了吧。”

    郑清瞪着一双蚊香眼,努力克制自己彻底昏厥的想法。

    “卜算也是魔法的一种,所以它也是严格遵守穆尔斯法则的……我之前在课堂上不止一次给你们讲过……永远不要随意波动命运的丝线,谁也不知道那根细线后面,是不是悬在你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说到这里,易教授忽然有些意兴阑珊。

    他打了一个响指,头顶的那片细小的星空陡然绽放出灿烂的光芒,将原本暗淡无光的办公室照亮了许多。

    教授从抽屉里拽出一本笔记,放到郑清面前,吩咐道:“这本笔记就是老姚让你来找我的原因了。”

    “占卜者在这个世界攫取了最多的信息,所以他们承受的信息扰动也最为强烈。”

    “每一个占卜流派的传承中都会蕴藏抵抗信息扰动的方法。”

    “在任何巫师眼中,这都是不传之秘。”

    “不过这里是第一大学。这本笔记属于第一大学的全体占卜师……我只不过代为保管……然后选择恰当的人传承下去。”

    “当然,让你看这本笔记并不代表你成为第一大学占卜师们的传承人。”

    “只不过因为你是第一大学的人,是一个很特殊的学生。”

    “有这个资格罢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