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五十一章 坏消息与好消息

第五十一章 坏消息与好消息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郑清再一次见到萧笑等人的时候,是在晚上八九点钟的宿舍。

    中午社团联合会的面试,几位团里的‘骑士’并没有露面,只是飞来几只纸鹤,通过纸面对年轻的公费生表达了某种程度的鼓励。

    好在面试官所提出的各种疑问大家都已经做了针对性的分析,年轻的公费生都能对答如流,所以并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缺席。

    因为自我感觉良好,郑清心底已经认定自家的骑士团成立在即,下午回到宿舍后便迫不及待的开始筹备骑士团第一次团建活动——在一张大大的白纸上罗列需要延请的观礼嘉宾——他甚至狠下心来为这第一次团建‘自筹’了一枚玉币的活动经费。

    伊莲娜是一定要请的。郑清一想到吉普赛女巫临走前的话,脸上总会遏制不住露出一副傻笑的模样。

    蒋玉,嗯,作为朋友,也需要让她知道这个消息。

    班上的其他学生,像尼古拉斯、刘菲菲、段肖剑等关系较好的人要请;类似马修·卡伦这样一个月说不了三句话的同学,请来也是徒增尴尬。

    还有姚教授、李教授、易教授,以及托马斯、希尔达这些助教先生,不论他们是不是时间前来捧场,请柬一定是要发过去的。

    哦,对了,还有校工委的凡尔纳老人。在巡逻队呆的这段时间,老人给了他与林果很多照顾。只不过这几天没看到这位老人在湖边遛狗,不知道他最近忙不忙。

    思忖片刻,郑清仍旧将凡尔纳老人的名字列在了白纸上,只不过名字前面打个一个问号。他拿定主意,明天下课后去湖畔的小木屋转一圈,如果遇到老人,那就先口头邀请一下;如果老校工不在家,那就先放一放。

    一直到萧笑回来之前,年轻的公费生都保持着这种愉悦的心情,哼着小曲,在那张巨大的白纸上涂涂画画——他甚至怀疑有人在自己的早饭里浇了一点福灵剂,否则今天不可能诸事皆顺利到如此地步。

    听到开门声,郑清飞快的把这张白纸塞进抽屉里,转身挥挥手,把橘猫招进怀里。

    门后的铰链发出咔啦咔啦的噪音,天花板上挂着的铜镜仿佛收到了什么讯息,开始缓缓转动,将明晃晃的镜面对准门口——这块铜镜还是前段时间砂时在校园里折腾的时候迪伦挂上去的,虽然谣言已经终结,但谁也没想着再把它摘下来,权当一个小装饰。

    很快,宿舍门被打开。

    萧笑推开门,习惯性的遮住眼睛,阻挡头顶那块铜镜投下的刺眼光芒。

    “哟,我们的大博士终于回来了。”郑清瘫在宽大的座椅中,怀里抱着橘猫,对刚刚进门的萧笑阴阳怪气的笑了一声。

    然后他注意到萧笑身后的几个身影,不由挑了挑眉毛。

    “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把那块破镜子摘下来!”张季信进门时又忘了遮住眼睛,连声抱怨着。

    年轻的公费生没有搭理他。

    “很好……很好,该来的都来了。”他稍稍坐起身子,把怀里的肥猫堆到头顶,同时伸出手,在书桌上排开一列整齐的符箓:“那么,让我们梳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有没有什么想辩解的?”

    对于这几个家伙今天上午三番五次的‘出卖’,郑清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说道说道。

    镇压符、束缚符、软腿符、五色符、五音符等等。

    鲜红的朱砂在光线暗淡的宿舍里泛着红光,橘猫团团非常应景的‘嗷’了一声,愈发加重了某种恐怖的气氛。

    这些威力不大,但是非常让人头痛的小符箓是年轻的公费生趁着晚饭前的空隙勾画出来的——当然,那些珍贵的可以换钱的标准符箓,郑清已经塞进了自家的灰布袋里,排在书桌上的都是一些劣质符箓。

    即便只是劣质符箓,也够折腾这些魂淡的了。

    郑清对刚进门的几个家伙露出阴森森的笑脸。

    但出乎他的意料。

    不论是萧笑,还是辛胖子,亦或是张季信,都没有对他这番直白的威胁表达出‘惶恐不安’‘战战兢兢’的表情。

    这让他稍稍有点不快——剧本可不是这样的,怎么能不安套路出牌呢?

    “申请失败了。”萧笑扬起手中的一个厚重的牛皮纸信封,用沮丧的表情与语气告诉了郑清一个非常糟糕的消息:“我刚刚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顺便去社联办公室转了一圈……他们的审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不可能!”年轻的公费生大叫一声,从靠椅中一跃而起,伸手抓向那个黄褐色的信封。

    原本趴在他头顶的肥猫一时不察,险些跌了下去。这让它大为不满,举起厚厚的肉垫在年轻巫师的头顶重重拍了几下。

    郑清没有在意肥猫糟糕的脾气,事实上,与之相比,大起大落之下,郑清的心情更为糟糕。他甚至都忘记了半小时前制定好针对几个魂淡的‘折磨方案’,也没有注意到辛胖子趁他不注意,小心翼翼的将书桌上那堆劣质符箓扫进口袋的举动。

    信封不大,但里面似乎塞了很多东西,摸上去有点鼓鼓的。

    封皮左上角用红色宋体字印着“社函111号”,中央用黑色的毛笔字写着“第一大学社团联合会关于(郑清)申请组建社团的复函”。

    信封背面戳着红色的蜡封,上面有社团联合会菱形中带着S的标志。

    “这么正式。”郑清咕哝着,用力撕开信封。

    一张微微发黄的卡片随着信封的倾斜,落进年轻公费生的手中。他侧着头,就着头顶的白色日光灯,一目十行的扫了过去。

    “亲爱的郑清同学:

    您于十月六日提交的组建(宥罪骑士团)社团的申请已收到。

    根据《第一大学校园管理条例》第一十三条第二款,以及《第一大学社团联合会管理办法》第五条第八款的相关规定,您申请的(社团名称)因违背(公序良俗),故不予批准。相关条例已随函寄上。

    您可于三十个自然日后重新提交申请。

    如有异议,请于七个自然日内提请复议。

    谨致好。

    第一大学社团联合会常务理事会十月八日晚十八时二十五分”

    郑清揉了揉眼睛,又读了一遍这张卡片上的内容。

    没有错。

    学生会或者社联这些‘机关部门’一向都使用这种高高在上,看上去无比正规,实际上狗屁不通的制式公文格式。

    即使隔着一张纸,郑清似乎都能嗅到社团联合会那些脑满肠肥的校园官僚们身上散发出的恶臭。

    他又侧了侧手中的牛皮纸信封。

    几叠折起的厚鼓囊囊的文件终于冲破信封的束缚,跌了出来。

    郑清翻开这几叠文件,《第一大学校园管理条例》《第一大学社团联合会管理办法》这些大大的黑体字看上去分外刺眼。

    “好消息是,因为某些不可抗的因素,今年的猎月会整体推迟一个星期。”萧笑注意到年轻公费生抬起头,立刻补充道:“这是图书馆张先生告诉我的,教授联席会议下午刚刚出具的决议……估计明天早上这条消息就能传遍整个学校了。”

    “也就是说,我们还有机会。”辛胖子不知何时已经重新倒在了他宽大的床铺上。

    原本趴在郑清头顶的橘猫掂量了片刻,最终纵身一跃,离开年轻公费生的脑袋,跳回了辛胖子的肚皮上。

    对它来说,温暖舒适的肚皮显然更适合小憩。

    “都是魂淡!”

    郑清愤愤的骂了一句,将手中的信封摔在书桌上。不知是在骂面前这几个毫无义气的同伴,还是社团联合会那些打着官腔的学生干部,亦或是那只正趴在胖子肚皮上悠闲舔爪子的肥猫。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