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七十五章 张长老的兴趣爱好

第七十五章 张长老的兴趣爱好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博洛尼亚装订本,奢华尽在一书间……”

    一行五颜六色的花体字在巨幅的广告版面上盘旋不止。胖乎乎的小天使们举着喇叭,不时喷出一串灿烂的烟花,缭绕在四周的留白间。

    广告版面的正中央,一位妩媚的女巫搔首弄姿,做了一番莫名其妙的动作之后,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一本华丽的法书中。然后一连串清晰的放大图片不断闪现,展示着那本法书精巧的构造与华丽的装饰。

    因为这些画面的确漂亮,年轻的公费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有美女?”一个声音突兀的在郑清耳边响起,把他吓了一跳。

    抬起头,辛胖子与段肖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座位,正把两颗圆滚滚的大脑袋凑到他手中的报纸前。

    “不要命了你们?!”公费生一脸骇然。

    “这话应该我们对你说才合适吧。”辛胖子满脸鄙夷,晃着粗短的手指:“看报纸看的连老姚说话都听不见,真是模范公费生……”

    “例会结束了?”郑清有点反应过来了。

    “还没有,老姚在给两位班长布置任务呢。”段肖剑非常热心的解释着,顺手抽走郑清手底那张报纸。

    郑清抬起头,果然,讲台上,唐顿与蒋玉站在姚教授身边,三个人正小声议论着什么。

    失去主题的教室慢慢重新恢复了活跃。

    许多人开始交头接耳,做起了自己的事情。

    “真是一道糟糕的广告。”段肖剑翻了半天,始终没有等到那位躲进法书的女巫再飞出来,于是把那张报纸又丢回给郑清,同时抱怨道:“贝塔镇邮报越来越不走心了……对了,我听说今天的报上有女巫百灵的消息,你知道在第几版吗?”

    “娱乐新闻在最后几页上。”郑清翻了翻自己手中的报纸,摇摇头:“你去张长老那边找找……应该在他手里。”

    ‘张长老’是张季信最近流传开的新名字。

    就像提及萧博士,大家都知道是指萧笑一样。

    自从李萌在众人面前说张季信长的老气之后,‘张长老’这个绰号便传扬开来。

    开始只是女巫们在打招呼时会这么称呼他。面对那些明亮的笑靥,张季信除了脸色憋的更红了一点之外,竟然毫无办法。于是渐渐的,男生们也开始使用这个绰号。

    张季信曾经试图报复性的给李萌起了一个‘豆丁’的绰号,但除了他自己之外,并没有任何人响应他的号召。在被小女巫放毛绒熊追了四五次之后,红脸男巫终于放弃了挣扎,接受了自己的新外号。

    不过郑清对于张季信自述的‘反抗’经历颇为怀疑。

    毕竟在流浪吧的包间里,红脸男巫曾经与辛胖子一起高唱过‘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而且郑清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那只连爪子都是绒线的毛熊怎么追打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

    总之,当张季信笑容满面的在403宿舍宣布自己接受新绰号时,年轻的公费生总觉得他的笑容不怀好意。

    听到郑清提及自己的名字,张季信立刻抓着报纸转过身来。

    “百灵在加尔各答的演唱会上被一个黑巫师施法淋了一场‘恒河雨’,”红脸男生满脸厌恶的把一张报纸塞给段肖剑,警告道:“我其实不建议你看照片的……简直是场噩梦。”

    “没关系,没关系。”段肖剑弓着背,毫不在意的翻开报纸,连连点头:“我只想看看号称全联盟最逗比的婆罗门巫师又搞出什么新笑话……我怎么听说那场雨是印度巫师给百灵祈福呢?”

    “《梵天时报》的消息你也相信?!”这次是辛胖子在旁边吐槽了:“我知道你说的这条消息,这完全是印度巫师们在给自己脸上贴金。事实上,就是一个黑巫师搞破坏,捣鼓了一堆恒河水泼在了百灵的演唱会上,水里那些腌臜物把我们的小仙女险些熏的闭过气去。”

    “把一件完全搞砸的事情换一个角度阐释,而且装作万事大吉、无比成功,这也算婆罗门的智慧吧。”

    说完,胖子转过身,对不明所以的公费生解释道:“《梵天时报》是印度巫师中发行量比较高的报纸,布吉岛上很少见……校报编辑部里订了一份。”

    “提到百灵,不知道今年校猎会有没有邀请什么明星。”段肖剑一边翻着报纸,一边摇头晃脑:“连那些婆罗门办个仪式都要请一位当红歌星……”

    “不要奢望太高。”张季信抬起头,嘴巴简直要撇到脖子后面去了:“对任何希望不要抱有期望,这是最健康的想法……我当初还以为‘清泉’组合会在这次的欧冠赛开幕式上献唱呢,谁知道他们连塞壬都没请几只!”

    “这件事怪不到欧冠组委会,听说是月下议会砍了他们今年大半的预算……”

    郑清听着周围几个男巫热火朝天的讨论,有点晕头转向。

    入学已经一个多月了,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彻底融入了巫师世界的生活。但在这一番议论之后,他便清醒的认识到,想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巫师,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于是他清了清嗓子。

    “欧冠?”年轻的公费生用恰到好处的声音插进伙伴们的讨论中:“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我好像听托马斯先生提到过。”

    “欧罗巴范围内的金牌猎队联赛,只有金牌猎队才能参加的盛会……当然,因为商业化运作比较成功,这几年欧冠赛也开始招徕欧罗巴范围外的一些著名猎队参加……去年的欧冠赛上就出现了九支金牌猎队争夺宙斯杯。”

    “宙斯杯?”

    “欧冠赛的最高荣誉……就像它的名字一样,猎队中的王者才能捧起的奖杯。”张季信一脸狂热,挥舞着手中的报纸,脸颊红的发亮:“我个人认为,今年欧冠赛上,金甲壳队赢面非常大,比较他们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主猎手之一,艾伯特·赫特里斯·金,据说他已经不止一次躲过大妖追杀了。”

    “一厢情愿!”段肖剑立刻反唇相讥:“你忘了火烈鸟队了吗?你忘了金棕榈队了吗?一支猎队除了主猎手,辅猎手、游猎手也都非常重要!火烈鸟队的德·弗拉明戈可是拿到今年世界杯最佳辅猎手称号的男人!要知道,他也参加这一届欧冠赛了……”

    “主次不分,亏你敢在鲁班门前弄大斧。”张季信讥嘲道:“主猎手才是一支猎队的灵魂,一个辅猎手而已,哪支猎队没有两个辅猎手?你听说哪支猎队有两个主猎手?”

    眼瞅着话题越来越滑向自己完全听不懂的境地,年轻的公费生连捧哏都不知道怎么捧。

    他翻了翻张长老为之着迷的猎赛版面,很快就丧失了兴趣。

    毕竟他不是一个热衷于追星的人,而且对狩猎活动知之甚少。完全无法理解那位金队长的笑脸上左边比右边多了一道皱纹能说明什么问题。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