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零六章 猎歌

第一百零六章 猎歌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断竹,续竹,飞土,逐肉!”

    姚教授吟唱‘猎歌’的声音在猎场上空回荡着。

    这仿佛是一道咒语。

    悠扬的号角声从迷雾中隐约传来,沧桑的曲调令每个人的脊背发凉。

    场上的观众都不由自主的站起身。

    每个人的眼中都有些迷茫,但渐渐的,大家似乎都明白了什么。然后慢慢的,和着那个小世界里传出的号角声,轻声吟唱起来:

    “吉日维戊,既伯既祷。田车既好,四牡孔阜……”

    “吉日庚午,既差我马。兽之所同,猎之所向……”

    “既张我弓,既挟我矢。”

    “发彼小豝,殪此大兕!”

    “以御宾客,且以酌醴!”

    “以御宾客,且以酌醴!!”

    “以御宾客,且以酌醴!!!”

    一遍又一遍,场上众人的声音越来越高昂,越来越虔诚、越来越入神。

    有神则灵。

    伴随着众人的祝祷,猎场中央那道雾气组成的漩涡越来越凝实,越来越清晰,渐渐的,竟然有了固化的倾向。

    仿佛化作了一个巨大的岩石雕琢的塑像。

    而透过中央的‘漩涡之眼’,小世界里的景色也愈来愈鲜活。

    那是一片辽阔而又宽广的大地。

    北方是连绵起伏的山峦。从丘陵至小山,再到高耸如云的险峰,重重叠叠,影影绰绰,在雾气的遮掩下愈发体现出几分瑰丽之色。山脚下的草甸、山坡上的灌木、山巅间皑皑的积雪,种种景象应有尽有。

    南方是赤红色的荒原。粗大的砂砾凌乱的铺洒在大地上,暗红色的玄武岩随意的堆叠在一起,构筑起千奇百怪的造型,有的像塔、有的像墓、还有的在风吹水蚀中化作狰狞的怪兽。

    在南方与北方之间,是一片辽阔的草原。

    还有一道宽广平静的大河纵横南北,从雪山之巅汇聚而出,在草原之间九曲回环,最后没入南方赤红色的荒原,消失在一片深邃的、看不见底的深渊之中。

    在观察这个小世界的时候,郑清发现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当他透过‘漩涡之眼’,盯着那片世界的某一个地方看十秒钟以上,那处世界映入眼帘的景色便会不断放大——仿佛一个自动调整焦距的高倍望远镜——直到眨三下眼睛,这个过程才会停止。

    “太有趣了!”郑清丢开自己的望远镜,轮流闭着左右眼,兴致勃勃的尝试解锁其他效果。

    比如单纯睁开左眼,可以看到那片世界的气运图像——白色的影像代表健康的动物,灰色的影像代表受伤的动物,白色泛红意味着处于猎杀中,灰色迅速变成黑色代表命运的终结,等等。

    “你可以试着睁开两只眼,一直盯着某处景色,一动不动……坚持一分钟。”段肖剑勾着郑清的肩膀,一本正经的建议道。

    郑清琢磨,反正只是看一看,也没有什么恶作剧的风险,便点点头答应了。

    片刻之后,年轻的公费生大叫一声,闭着眼向前栽去。

    段肖剑似乎早有准备,哈哈笑着,一把拉住他的衣领,没有让郑清啪到地上。

    “魔法也要讲基本规则的。”萧笑冷眼看了半天,直到年轻的公费生稍稍清醒一点,他才慢悠悠的解释道:“……我们通过‘世界之眼’旁观的时候,视线会受到重力加速度的影响……所以说,如果你长时间盯着某处一动不动,会有一种从天而降,自由落体的感觉。”

    “这是错觉,习惯了就好。”段肖剑拍着郑清的肩膀安慰道。

    年轻的公费生脸色煞白,半天才把略微混乱的感官调整过来。

    “那猎赛还怎么看?”他缓过神,第一时间质疑道:“如果某个地方正在狩猎……难道我们还要不断转移视线吗?这岂不会错过许多精彩的画面?”

    “你可以轻微晃动眼球,也可以偶尔眨一下眼睛。”段肖剑唯恐郑清稍后找他麻烦,忙不迭的介绍经验:“唐顿说还有一个好办法,就是带一副平面镜……”

    听到这个名字,郑清下意识的四处环顾。

    “唐顿呢?”他看了一眼段肖剑:“我就说今天有点怪怪的……没有他在队伍里唠唠叨叨整顿纪律,真是不太习惯哈……”

    “唐顿被猎委会邀请,担任今年解说员的副手去了。”萧笑在旁边幽幽的说道:“你好歹还是个公费生,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郑清干笑两声,立刻转头,重新看向漩涡之眼。

    习惯了动态的视野之后,那片小世界更深层的美景渐渐被发掘了出来。

    天上,饥饿的秃鹫成群结队的盘旋着,窥视着;聒噪的鸦群仿佛一片片乌云,不时从低空掠过;还有矫健的雄鹰,瞄准低矮草窠里那些飞奔的小兽们,扑击而下,满载而归。

    地上,高大的牧草间,牛羚、蹬羚、野马等食草动物成群结队觅食饮水;在它们四周,伏低身子的狮群在缓慢移动,睁大眼睛的猎豹在磨牙吮爪;小兽在母兽无微不至的照看,在大河的浅水区嬉戏玩耍,狰狞的鳄鱼们恍若枯木,顺水漂移,不时眨动一下眼睛,露出几丝凶残的目光。

    还有盘绕在山腰的巨蛇,吐着信子,冰冷的注视啃食嫩草的野羊。

    还有藏身石缝里的火红色蚂蚁,晃动着触角,站在荒芜的大地上,守候着猎物的降临。

    整个世界杀机四伏,到处都是猎杀与反猎杀的镜头。

    只不过这些景象在郑清看来,似乎总缺少点什么。

    “妖魔呢?”年轻的公费生捅了捅旁边的博士,语气中透露出几分惊讶:“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下面那些动物应该就是一些普通野兽吧。”

    不论是凶残的狮子、豺狼、猎豹、鳄鱼,亦或是坏脾气的山羊、蹬羚、野牛,又或者性格较为温和的大象,都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而不是妖魔们血红色的眼睛。

    即便不看眼睛,郑清也没有从那些野生动物的身上感受到野妖特有的凶戾气息。

    “猎队还没有登场……还没到放出猎物的时候。”萧笑简短的解释道。

    “那猎队什么时候上场!”郑清叹口气,抬头看了看下坠的日头,有些心焦。

    “不要出声……”萧笑忽然抬起手,制止道。

    郑清皱起眉。

    他也隐约听到远处飘来一段熟悉的曲子。

    “去猎场,去猎场……”

    这是那首经典的猎曲《去猎场》,对于巫师们来说,就如同《喀秋莎》与俄罗斯人的关系一样。

    四周观众席间的人们仿佛同一时间听到了那遥远、缥缈的歌声,许多人都跟着和声唱了起来。

    年轻的公费生也忍不住跟着哼了出来:“去猎场,去猎场……”

    “猎队们要入场了。”萧笑深吸一口气,眯起眼,紧紧盯着一号猎场入口处的那座石门。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