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约翰·尼维尔

第一百一十九章 小约翰·尼维尔

作者:郑重骑士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俗话说,打人不打脸,日后好相见;骂人不揭短,人前留一线。

    但‘半张脸’,或者说小约翰·尼维尔显然没有在意这种约定俗成的东西。他当着安德鲁·泰勒的面,大大咧咧的提及不久前某节实践课上,这位泰勒家小少爷对卡伦家的挑衅避而不应,高挂免战牌的事迹,顿时令整间休息室里的气氛变得尴尬起来。

    在阿尔法学院,尤其是诸位世家子弟之间,‘荣誉感’一向拥有非常微妙的地位。两名陌生的巫师既可以因为共同的‘荣誉’惺惺相惜成为至交,也可以因为一点‘脸面’大打出手,终身敌视。

    所以,大部分阿尔法的巫师在第一次见面时都会非常谨慎。

    谨慎说出的每个字、每个词、每句话,谨慎做出的每个动作、甚至每个眼神——毕竟谁也不想平白无故惹出什么麻烦。

    因此,当尼维尔当着众人的面毫不客气的挖苦嘲讽时,这间屋子里的许多人第一反应不是怼回去,而是先小心翼翼的自我反省,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

    在一些不明就里的人眼中,这种谨慎的反应往往会被形容为‘喜怒不形于色’,或者诸如‘世家风度’‘大巫气质’等褒义词。当然,在第一大学其他学院眼中,这自然是阿尔法‘伪君子’们的又一个证据。

    安德鲁·泰勒虽然在阿尔法学院呆的时间还不长,但凭借着相似的家庭背景,他很容易便熟悉了‘阿尔法们’为人处世的这套方式。

    所以这位年轻的狼人在涨红脸之后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只是看上去有点茫然——‘热脸贴上了冷屁股’这句话可以非常形象的描述了他现在的心情。

    他有点搞不懂,为何面前这位血友会的高级干部会对他表示不满。

    他不懂,尼维尔自然也没义务向他明示。

    对尼维尔来说,他有太多理由不满了。

    原本在血友会中独占的‘博彩’事业因为这间屋子的主人异军突起而被迫吐出许多份额,损失了许多收益;连带着他辛辛苦苦开辟的新渠道也被人半路摘桃。

    这让他有种自己渐渐‘没用’了的感觉。

    这是完全不能容忍的。

    尼维尔永远忘不了,在他七岁那年,他那仅仅三岁,却被鉴定出没有丝毫魔法天赋的妹妹,被管家提在篮子里,带出家门,再也没有回来。

    族里老人们对此唯一的解释就是‘她没用了’。

    小尼维尔仍旧记得非常清楚,出门前,妹妹拽着他的指头,一直喊着要‘糖、糖’,而他则攥着手里的‘熊猫奶糖’恋恋不舍。

    所以自从这间屋子的主人迫使他交出许多利益之后,他就一直有种强烈的危机感。唯恐自己什么时候被人提在篮子里丢出去,唯恐自己手中的奶糖被人夺走。

    而现在,这些家伙竟然还想从某种程度上操盘坐庄,控制盘口!

    这愈发令他恼火了。

    作为一个传统的生意人,小约翰·尼维尔一向认为没有什么品质比诚实更重要的了。尤其对‘博彩’事业来说,客人们投下的每一个铜子,都是对他信任的体现。

    而现在,他就要亲手毁掉自己的信誉了——即便那些客人们并不知道,但在他的心底,自己已经快要一文不名了。

    一个一文不名的生意人,自然会有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

    与其说尼维尔在嘲讽泰勒家的小狼人,不如说他在借‘打狗’来向这间屋子的主人表示某种不满。

    “哎呀呀,现在的年轻人,太容易冲动了。”门后传来一个沙哑油滑的声音,打破了屋子里稍显尴尬的气氛。

    这让许多人都松了一口气。

    小约翰·尼维尔回过头,不出所料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年轻人,火气自然会旺一点……况且我们不像你,只是一副挂在墙上的影子。”这个即使在屋子里也戴着帽兜的巫师回头看了一眼挂在门后的相框,嘲讽道:“起码我们还是有一颗‘好心’的。”

    门后木框里的相片上,印着一位瘦高巫师的影子——他也是郑清的一位‘熟人’,那位贝塔镇步行街流浪吧的主人,被学生们私下认定是一位黑巫师的‘流浪巫师’。

    “良心?”流浪巫师嘿然:“真是个令人怀念的词语。”

    也许相框局促的面积令他缺少一些发挥的空间,画像上的流浪巫师在抬了抬胳膊之后,最终放弃拽尖顶帽檐的打算。

    “约翰说的很对……我们都还有一颗不错的心脏。”也许终于注意到屋子里的异常气氛,坐在沙发主位上的背影终于侧着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客人。

    然后他推了推茶几上摆放的茶盘,推荐道:“这是流浪吧刚刚送来的‘熊猫奶糖’,味道很纯正……要不要来一块?”

    小约翰·尼维尔终于抬起头。

    那双蓝绿色的眸子在屋子里显得有些黯淡。

    他的目光在那盘‘熊猫奶糖’上定了定,最终重新没入帽兜下的阴影中。

    “我以为会在逐猎会之后才能见到您,先生。”尼维尔用非常标准的敬语向坐在主位上的那位胖巫师打着招呼。

    胖巫师是血友会的双子星之一,阿尔法学院学生会的副主席,祥祺会的头领。

    “只是一场表演罢了。”瑟普拉诺嘴唇费力的扭曲了一下,声音显得很低沉:“我又不是雷哲或者奥古斯都阁下……没有人会注意到某支排名靠后的猎队是不是派遣了候补队员参加了这次逐猎。”

    “真是件遗憾的事情。”尼维尔夸张的叹口气:“我刚刚还向那几位年轻巫师推荐了祥祺猎队呢……”

    休息室里沉默了一段时间。

    大家都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那片荒原上的景象。

    在猎场中,虽然那只身为猎物的梅花鹿敏捷的穿过了两支猎队交叉的防线,却没有在这间屋子里激起丝毫涟漪。

    “听说你今天出去工作的时候,没有带面具?”半晌,瑟普拉诺终于开口。

    他的目光仍旧紧紧盯着猎场,面无表情,没有人能从他那肥脸上幽深漆黑的小眼睛里读出点什么东西。

    “就这么大的学校,而且我的特征有点太明显了……既然大家迟早都会熟悉,索性也不在折腾那些麻烦事了。”半张脸轻快的回答道,抬起头,露出他那双色彩迥异的眼睛。

    瑟普拉诺终于把目光从窗外收了回来。

    他盯着半张脸。

    直到蓝绿眼儿忐忑不安的挪开视线,这位阿尔法的胖巫师才冷淡的说道:“能不能被人认出来,是一个概率问题……而戴不戴面具,是一个态度问题。”

    “如果你连遮掩的态度都没有,那么下次被学校抓了典型,就不要怪其他人袖手旁观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