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倒抽了两口冷气

第一百二十一章 倒抽了两口冷气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按照我的分析,九有学院、亚特拉斯学院、星空学院的下注仍旧集中在往年数据的控制范围之内,并没有什么异常波动。”

    尼维尔合上他的笔记本,抬起头,露出那双蓝绿色的眸子,定定的看向瑟普拉诺:

    “只有阿尔法学院……数据异常增长,却没有任何有力的预期。”

    “没有新拔尖的猎队、没有新入学的超级土豪、不是今年校猎会的主办方、我们也并没有为阿尔法量身打造相应的销售策略……说句不好听的话,在我的预期中,因为祥祺会的存在,阿尔法的增长率原本应该是最低的一个。”

    说着,小约翰·尼维尔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胖巫师。

    但胖巫师仍旧盯着窗外的‘漩涡之眼’,一动不动。

    顿了顿,蓝绿眼儿的庄家继续说道:

    “……根据我在事后爬取的数据分析,今年阿尔法学院异常增长的购买力主要来自一个名叫司马易的大二学生……他贡献了几乎15%的增长率,约合六十一枚玉币……这还仅仅是截至目前的投注资金。”

    “按照占卜部门的预期,整个校猎会期间,司马易的投注资本应该会达到300枚玉币上下。”

    三百枚玉币!

    休息室里响起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三百枚玉币!

    几乎可以支撑一名巫师收购全部注册巫师进阶的资源!

    也可以供三十名公费生在第一大学安逸的过一整年!

    甚至在许多不大的巫师家族,三百枚玉币就是他们全部的流动资产!

    “司马易?”瑟普拉诺终于收回投向窗外的目光,咀嚼着这个名字,低下头,若有所思。

    屋子里有些不安的骚动。

    有些新人对这个名字一无所知,但也部分老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作为弗里德曼爵士新进招徕的幕僚,司马易这个突然崛起的名字已经在祥祺会核心成员的心底挂上号了。

    甫一听到他的名字,再联系阿尔法学院异常的数据波动,很难让人不联想什么。

    尼维尔似乎没有察觉其他人的表情,仍旧用那死板的声音说道:“……司马易动用了许多来路不明的资金,在校内与校外的多个投注点,大批量买进了多场比赛的彩券。”

    “……虽然不想面对,但我必须指出,这位巫师资金的流向,与我们按计划安排的盘口几乎一致……换句话说,他基本就是在跟着我们的计划下注。”

    “任凭他继续随意下注,那么可以预估,到校猎会结束的时候,我们将为此损失超过一千五百枚玉币的利润……这只是粗略估算,如果加上他在契约中增加的某些杠杆,损失规模也许会进一步扩大。”

    休息室里一片哗然。

    刚刚预估的两千枚玉币收益还没有落袋为安,似乎就要随着某位巫师莫名其妙的大肆投注而烟消云散。

    这简直是一种令人疯狂的折磨!

    没有任何人能够眼睁睁的看着两千枚玉币化为乌有——即便这些玉币还没落进他们的口袋里。

    小约翰·尼维尔并没有在意屋子里其他人的窃窃私语,他提高声音,补充道:

    “在这里,我必须强调,即便十次里面只有七次买对了,但这显然也不是一个正常的比例……”

    “有没有可能他在买赌券之前喝了福灵剂?”休息室的角落里忽然传出这样的质疑声。

    这个猜测立刻引起许多人的共鸣。

    大家纷纷点头称是。

    还有人补充道:“……即便不是福灵剂,有没有可能是一些幸运类的魔法,或者预言性质的占卜术?这些传统的作弊手段即便在四季坊的大赌坊内也很难完全禁绝。”

    “但是在第一大学,这些手段是可以被禁绝的。”一个突兀的声音在休息室里响起,打断众人的讨论。

    蓝绿眼儿的尼维尔回过头。

    挂在门后画框里的流浪巫师,摇着头,正在非常严肃的否认:“他们没可能作弊,没可能的。”

    说着,他摘下头上的尖顶巫师帽,重复着自己的态度:

    “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以我流浪巫师的名义起誓,任何祝福类、幸运类、甚至是预言类的魔法药剂、道具等,都无法对我的赌券有任何影响效果……即便某些人找到堤喀的袜子,或者福尔图娜的内裤,亦或者大司命少司命的青睐,也没有办法在我……或者说,我们的面前作弊。”

    流浪巫师的一番话,显得郑重其事。

    他话语中隐晦的意思也令所有人深思。

    流浪巫师背后有一个新进崛起的黑暗议会,这件事在阿尔法诸多世家子弟之间并不是一个大秘密。据说那个神秘的议会中不仅有狼人、吸血鬼、幽灵等月下议会生物,也有黑巫师、邪术师、血法师等巫师议会的成员,甚至成员中还包括一些高级妖魔!

    巫师联盟组织了许多次围剿,始终没有抓住这个黑暗议会真正的尾巴。

    所以,当流浪巫师语气中流露出‘他们’为赌券上的协议作公证之后,即便再心疑的人,也不得不收敛了自己的质疑。

    学会质疑是一个聪明人的举动。

    但在不该质疑的事情上胡搅蛮缠,就显得非常愚蠢了。

    很显然,这间屋子里,并没有那样的蠢蛋。

    “堤喀是谁?”安德鲁戳了戳身边的琥珀,小声问道:“我怎么听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希腊的命运女神,”琥珀一脸无奈的解释道:“福尔图娜是罗马的命运女神……至于大司命与少司命,还需要我解释吗?”

    “咳咳。”泰勒家的小狼崽子干咳了一声,转过脑袋,咕哝着:“难怪听起来耳熟……这须不怪我……我家几百年前就搬到魁北克了,早就跟欧罗巴那边的亲戚没什么联系了……”

    安德鲁的话最终没有说完。

    他的话被尼维尔后面的一句话彻底打断了。

    “……在‘司马易事件’之后,我以及我的团队,也做了相关的调查。确实可以排除预言类以及祝福类魔法的效果。”

    说着,蓝绿眼儿的巫师抬起头,重新扫视四周,语气严肃的补充道:“……那么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性——他有我们内部的消息。”

    休息室里的年轻巫师们再次齐刷刷倒抽了一口冷气。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