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中文网 > 猎妖高校 >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吃尾巴的蛇纹身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吃尾巴的蛇纹身

一秒记住【69中文网 www.69zw.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秒记住【69中文网www.69zw.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不死,循环,无限大。

    这是衔尾蛇在魔法领域作为一个符号所象征的内容。

    但是在第一大学,衔尾蛇还有另外一重含义。

    那就是祥祺会。

    众所周知,祥祺会脱胎于血友会,许多核心成员曾经都是血友会的高级干部。

    麦克·金·瑟普拉诺在创办这个社团的时候,从来没有向其他人掩饰过他的野心。恰恰相反,他总在伙伴们面前重复着‘血友会源于3A’的典故,以及‘裁决与意志’合并的旧事。再加上祥祺会特有的‘衔尾蛇’标志,由不得许多人不联想点什么。

    每一个新加入祥祺会的成员,都会获赠一道衔尾蛇的纹身。

    根据性别、年龄、能力、职务等不同情况,这道纹身可以在脖子上、大臂间、或者手腕间、指根处。

    比如安德鲁·泰勒,作为刚刚加入祥祺会的低级干事,他的衔尾蛇就纹在了脖子上。蛇头在左肩,蛇身绕脖子一圈,尾巴重新搭回左肩,被蛇头咬在嘴里后,还有一小截垂在外面。粗看上去,仿佛带了一条五彩丝线编织的辟邪颈环。

    再比如瑟普拉诺,作为祥祺会的创办者与唯一的首领,他的衔尾蛇就纹在了左手无名指的指根处。细小、精致,但一样的色彩艳丽。

    而此刻,跪坐在地毯上的那名瘦小男巫,虽然比安德鲁的资历要深一些,但他的衔尾蛇与这位刚刚加入祥祺会的泰勒家小少爷一样,都挂在脖子上。

    很显然,他在这个社团的地位有些尴尬。

    小约翰·尼维尔微微眯起他那双蓝绿色的眼睛,默默打量着屋子里的这群年轻巫师,若有所思。这些阿尔法学院的人虽然叫嚣着自由,却并不避讳换了形式的另一种桎梏。

    “我们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因为一个共同的梦想才聚集在了一起。”瑟普拉诺张开左手,打量着无名指上的纹身,喃喃着,低声说道:“在这所大学,可以有人不知道我对生命的尊重……但是你,北野雾,你不应该不知道……所以,你在恐惧什么?”

    胖巫师的声音并不大。

    但是在这间静悄悄的休息室里,却非常清晰。

    尼维尔眨了下眼睛。瑟普拉诺从不杀生的说法在第一大学广为流传,但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听这位祥祺会的首领亲口确认。

    “我只是跟家里人聊了聊校猎会的事情,先生!求求您……”那名瘦小男巫挣扎着,抬起头,面色惨白的叫道:“您一定要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你,北野雾。就像你相信你的那位堂弟,北野源一样…”瑟普拉诺张开的手掌重新缓缓收拢,他的语气也变的有些冷酷:“我听说,大脑在窒息的时候,思维反而会更加活跃……也许在那种情况下,你能想起一点别的事情。”

    那名瘦小巫师惊恐的睁大双眼。

    他的脖子用力向后拗去,露出苍白的、瘦削的脖颈。

    颈子上,那条鲜艳的衔尾蛇在阳光中似乎显得愈发艳丽——简直像活过来一样。

    不,不是简直。

    那条衔尾蛇已经活了。

    小约翰·尼维尔震惊的看着瘦小巫师脖子上纹的那条衔尾蛇忽然睁开眼睛,嘴巴蠕动着,开始吞噬它的尾巴——那条同样被纹在脖子上的尾巴。

    虽然以前听说过有些黑暗向的巫师会用某些禁锢的手法对待他们的手下,但尼维尔从来没想过他竟然在第一大学见到了这种手段。

    而且使用这种手段的人,还是第一大学一位非常优秀,口碑很好的巫师。

    男巫的双手绝望的抓挠着脖子上的衔尾蛇,嘴里发出‘嗬嗬’的声音,似乎想要制止那条蛇吞咽尾巴的行为。

    但即便他把脖子上抓满血道,仍旧无法阻止那条衔尾蛇贪婪的吞噬。它仿佛永远不会停止似的,一点一点的吃短它的身子。

    相应的,那条衔尾蛇的纹身也在渐渐缩短。

    仿佛一条慢慢收紧的绳索。

    “哦……不……求求……”北野雾跪倒在地上,挣扎着,抓挠脖颈间那条看不见的长虫,用漏气的声音乞求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

    他的脸色被憋得发紫。

    “有没有想起什么事情?”瑟普拉诺最终松开自己的手掌。

    北野雾大口的喘着气,但仍旧飞快的抬起头。

    尼维尔注意到他的眼睛里布满血丝。

    “他,他与阿瑟的关系很好!北野源向我炫耀过,他被邀请进入内斯家族的休息室!”北野雾用力喊道:“阿瑟·内斯!我想起来了……司马易是阿瑟·内斯推荐给弗里德曼那只吸血鬼的!”

    “你们看,魔法总能创造奇迹。”胖巫师咧开嘴笑了笑,得意的看了一眼周围的其他巫师们。

    休息室里顿时响起一片附和的轻笑声与赞叹声。

    “到目前为止,我们损失了多少钱?”瑟普拉诺忽然转头看向休息室里的客人。

    “三百枚玉币左右。”尼维尔对于这些数字非常熟悉,开口便条理清晰的解释了一遍:“……截至目前,阿尔法学院下注总额约合五百三十二枚玉币,其中司马易的投注金额在六十一枚……按照先前的估算,这六十一枚玉币会带给我们五倍的损失……这还是在司马易后续几天不会追加投资的基础上。”

    北野雾瘫坐在地上,喉咙里发出一声呜咽。

    三百枚玉币,如果这些损失全部算在他的头上,即便他现在就是注册巫师,没有十年他都还不清。

    更别提他还不是注册巫师,过两年还需要这么多钱来购买资源筹划进阶的事情。

    家族绝对不会为他的愚蠢掏一个子儿。

    想想就是一个令人绝望的数字。

    瑟普拉诺瞥了一眼瘫坐在地上的瘦小男巫,叹口气。

    “先想办法调整盘口……降低司马易手中的筹码,把预期损失降下来。”胖巫师重新捡起一块奶糖,揉搓着糖纸,慢吞吞的说道:“至于后面的事情……我会跟奥古斯都阁下聊聊这件事。”

    北野雾感激的抽噎了一声。

    顿了顿,瑟普拉诺低声抱怨道:“那头吸血鬼的爪子伸的太长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69zw.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